第51章 在霍格莫德的约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去霍格莫德那天,森特拉穿了一件很薄的风琴褶灯笼袖白衬衫和露出半截小腿的高腰绑带枫叶红长裙,甚至也不戴帽子,头发只是用发带很随意地系了个低马尾,在一众恨不得裹成球穿着毛皮大氅的学生中间显得非常扎眼。

“……你不冷吗?”

塞德里克收紧了他厚实的羊毛围巾,准备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去。

“嗯?”森特拉转头看向他,微笑着回答,“不会啊。”

她忽然牵过塞德里克的手,用自己戴着玫瑰戒指的无名指蹭了蹭他的掌心。

“你看,我的体温很高的,完全感知不到寒冷哦。”

“……嗯。”

塞德里克默默握紧了那只手。

“话说,我还是第一次来霍格莫德呢,我们要先去哪玩啊?”

森特拉无视了德拉科不时投射过来愤怒的眼神,真的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没看见她现在正在约会吗?

“如果我们现在去蜜蜂公爵的话,那里的人应该会很多。三把扫帚倒是个不错的选择,那里的黄油啤酒味道不错。”塞德里克认真地思考着,“但是,你还太小了,不能喝酒。”

“哈,”这段话让森特拉想起了某个冷冰冰还喜欢拿她当替身的人,这让她觉得有点不舒服,“完全不用担心我。”

“我能把你喝趴下,学长。”

塞德里克最后还是答应了带她去一趟三把扫帚,那是一间温暖、舒适的小酒吧,温暖的橘黄色灯光透过干净的透明玻璃洒落在地上,墨绿色的外墙壁色调朴素清新,大约是受了北欧风格的影响。

堆积在屋顶不曾融化的白雪柔软绵密得好像蛋糕上的雪顶,整个店铺看起来就像一块抹茶慕斯,只是抹茶放的稍微有点多了。

森特拉很喜欢这种配色,这让她觉得宁静舒适。

“我也想开一家这样的店,”她高兴地说,“这个颜色搭配——真漂亮,店主的审美不错。”

“那你想卖什么呢?”

“卖书,卖花,卖小饰品,卖一切美而无用但令人新生欢喜的东西。”

“我不要顾客付钱,我只要他们的故事,把它们整合起来……很浪漫,不是吗?”

“是啊,”塞德里克认真地注视那双笑起来弯弯的月牙一样清澈纯粹的眼睛,此刻它们正在向外溢着欣喜,“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但是下一秒,他就反悔了。

“不行!”他严肃地对着除了黄油啤酒以外还点了一杯火焰威士忌的少女说道,“你太小了,不能喝这种烈性酒。”

“就一杯。”

“不行。”塞德里克坚定地拒绝了。

“哦,好吧,”森特拉把金加隆放在吧台上,“那就——两杯黄油啤酒,两杯火焰威士忌,谢谢。”

“你——”

“学长,如果你不能喝的话,”她把剩下的金加隆都放回布袋里,罗斯默塔女士已经结了账,“我可以把两杯都喝掉。。”

“但是……至少,怎么能让你出钱?”

“不是还有别的店吗,”森特拉满不在乎地说,“到时候你再买单好了。”

饮料上得很快,她尝了一口黄油啤酒,热乎乎的,倒是很驱寒——虽然她不太理解“寒”的含义,这是塞德里克说的话。

至于味道么,只能说英国人真的很喜欢加糖。不过对于一个甜食爱好者来说,noproblem。

塞德里克已经做好了在森特拉喝醉之后把她拖回霍格沃斯的准备,却没想到她居然能面无表情的喝完一整杯,脸一点也没有变红,这让他大为震惊。

开玩笑,她小时候可是在东北曾经不小心把别人的二锅头当成白开水喝过的……威士忌什么的,43度完全没有威慑力好吧。

喝完酒之后森特拉就连忙拉着塞德里克离开了三把扫帚,她不是很理解为什么会有小情侣敢当众接吻……

她替别人尴尬的毛病又犯了。

霍格莫德位于雪线以上,这里温度很低,青石街道两侧还堆着扫起来的雪。森特拉买了一个冰激凌——

“你吃吗?”她问看得目瞪口呆的塞德里克。

“不……”

“我想,我的脑袋可能不太受得了……”

他们又去其他店铺逛了逛,德维斯和班斯商店里的窥镜让森特拉想起了她坏掉的玉坠,她给自己和塞德里克各买了两个,还送了他一些魁地奇比赛用具。

塞德里克对她总是主动结账的事情感到很无奈,他拉着她去了风雅牌巫师服装店,在那里给她定了一件紫色的裙子。

“您的身材非常好,”店主一边测量一边赞叹,“很少有十五六岁的孩子能长得这么——高,而且发育得这么……请容许我这么说,小姐,我很羡慕你。”

“但是,夫人,我只有十二岁。”森特拉小声地说。

米兰特夫人的手抖了一下,她默默地收回了卷尺,把数据记录在本子上。

“好了……小姐,这件衣服的制作非常繁琐,所以我们需要一些时间……制作好了之后会送到霍格沃茨的,请留下您的名字和学院。”

“森特拉·安娜珑,斯莱特林。”

塞德里克抢先开口,他把一大堆金加隆放在柜台上,森特拉不知道那有多少钱,她只知道他的布袋肉眼可见的瘪了。

她打算再买一只羽毛笔送给他。

文人居羽毛笔店的装饰很古朴,木质的招牌上的英文字母都有一些褪色,不过倒是很适合店铺的风格。

森特拉准备进去的时候,一个及腰金发、淡眉浅瞳的姑娘突然推开门走了出来,她带着戴一串黄油啤酒塞子做的项链和小萝卜耳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很奇怪的气质。

她看起来很失落,不过还是勉强抬头跟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匆匆离开了。——她好像是拉文克劳的卢娜·洛夫古德?

森特拉回忆着,走进店门,店主安特先生正在把一只造型奇特的羽毛笔插回货架。

“好独特的笔。”她感叹道。

“你也这么认为吗?”安特先生说,“刚刚有一个很奇怪的女生看中它了,只不过没带够钱。”

她瞥了一眼下面的标价,的确不便宜。

在塞德里克挑选好羽毛笔之后,森特拉顺便把那支奇怪的笔也打包了。

卢娜是很罕见的在当初她被孤立排挤的时候没有躲避她的,而且在六月的时候还送来了一份生日礼物。

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生。森特拉认为。

从文人居出来之后,塞德里克还带她去逛了一趟佐科的魔法笑话店,不过她对于整人和恶作剧没有什么兴趣,她什么都没有买,但是撞见了罗恩和赫敏。

赫敏意味深长地看着塞德里克,森特拉伸手指了指罗恩——

赫敏跑开了。

瞅着还在啃糖果一脸懵逼不知所措完全没有要上去追的意识的罗恩,森特拉叹了口气。

凭实力单身。

韦斯莱牛/逼。

塞德里克问她要不要去帕笛芙夫人茶馆坐坐,看着那间粉红色的、装饰满了艳俗的蕾丝花边的茶馆,以及进进出出的小情侣们……

“哈哈,”森特拉尴尬地笑着,“不了吧。”

“你不喜欢喝茶吗?”

想了想自己曾经喝过的西湖龙井六安瓜片都匀毛尖恩施玉露庐山云雾永川秀芽正山小种凤凰单丛武夷水仙君山银针福鼎白茶,她坚定地摇了摇头。

以英国人的喜好来讲,里面极有可能是红茶,而不是她更偏好的绿茶和白茶。况且,就算是红茶,如果不是祁红的话,她看都不会看一眼。

但以祁红的价格而言,它不太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咖啡呢?”

“太苦了,喝不惯。”

塞德里克有点失望,他觉得帕笛芙夫人茶馆是个很少女心的、比较适合约会的地方。

但是既然森特拉不喜欢,那他也不勉强。

“我们去蜂蜜公爵吧?现在那里应该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但是却被告知糖果已经全部卖完了。塞德里克低估了新生的购买力,他对此感到很抱歉,森特拉摆摆手表示没关系。

“请问还有存货吗?”她问道。

“在地下室里倒是有几箱,不过我们打算下次上架……”弗鲁姆先生为难地说。

“那就来三箱吧。”

森特拉拿出到现在还是鼓鼓囊囊的布袋,把好多好多金加隆都倒在柜台上。

“多,多少?”

弗鲁姆夫人不可置信地问,这是来进货的?

“三箱。一箱送去赫奇帕奇,塞德里克,一箱送去格兰芬多,哈利,一箱送去斯莱特林,森特拉。”

大客户可不敢怠慢,弗鲁姆夫妇连忙答应了下来。

“你吃那么多不会牙疼吗?”

“不会,但是我不吃会死。”

森特拉平静地回答。

在去霍格莫德邮局的路上,她瞥见了远处的惊叫棚屋。

“听说这里闹鬼?”

“不知道,但是从外面是进不去的。”

塞德里克若有所思地说。

控制不住自己手的森特拉在邮局又买了一只灰蓝色的游隼——店里飞得最快、价格最高的那只。

那只游隼对着自己的新主人倒是很客气,还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但是塞德里克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他整理了一下被啄成鸡窝的头发,幸亏穿了厚实的衣服,只是在手上啄出来了两点血痕。

“它好凶啊。”

“毕竟是中型猛禽。”森特拉揪着那只游隼的后颈皮把它提了起来,蹬了两下腿,它就乖乖的一动不动了。

一路上,她就是这么提着它回的霍格沃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