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娇娃 > 第十章 娇女初成(四)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娇女初成(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柳韵雯看陈雅洁这么客气心里很是不好意思,忙道:“阿姨,不用这么客气的。”

  陈雅洁笑着朝她摆了摆手,“你坐吧,”她很快地打通了伍龙的电话。

  伍龙此时正与周天龙在小区附近的一家超市忙,接了她母亲的电话,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妹妹伍兰芸的同学来家里玩这是常事,今天正好来新来了一批螃蟹和龙虾,等下带些回去就是了。

  伍龙在溪州做的生意很多,除了二家歌厅和酒吧,还经营着几家超市和咖啡厅。一般情况下不是非必要的应酬他平日还是回家吃饭的时间多。

  陈雅洁放下电话,更在柳韵雯的对面坐了来,拿起茶几上的一只苹果削了起来,一边与柳韵雯闲聊。这让柳韵雯稍稍有点局促不安,毕竟这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面对的又是一个陌的人。

  陈雅洁的苹果削得很有水平,苹果削好了,果皮却始终没断。她微笑地把苹果递给柳韵雯,道:“来,吃个苹果!”说罢把小刀放进了果盘。

  伍兰芸见状夸张地叫了一声:“哎,老妈,你倒是也给我削一只啊!”

  陈雅洁嗔道:“你吃自己削!人家韵雯是客人,一点待客之道都不懂。”

  伍兰芸朝陈雅洁做了一个鬼脸,朝柳韵雯笑道:“看我妈对你比我还好!你多来我们家几次估计她都不会要我了!呵呵”,说得柳韵雯很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陈雅洁听伍兰芸说过柳韵雯的身世,知道她从小就是一个没有享受过母爱的苦命孩子,所以在与她闲聊吋尽量不往家里的方面谈,深怕伤及到她心灵深处的痛,而是与她聊一些学校和即将高考的事。

  阵雅洁的亲霭让柳韵雯本来拘谨的心松驰了下来。

  陈雅洁是一个心地贤良,善解人意的女人。她出生在陈氏大家族,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滇边的一座县城小学当老师。她的父亲与陈氏家族老家主陈家坤是隔着二支的堂兄弟,也就是说陈雅洁父亲的爷爷和家主陈家坤的爷爷是同一个父亲的两兄弟。陈氏家族是一个大家族,组织严密,辈份长幼有序,族人团结齐心,家主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陈雅洁是在一次当地妇联与驻军联合举办的军地男女联欢会上与伍辉认识的。那年她二十二岁,刚从大学毕业出来参加工作。伍辉当时二十五岁,在边防特战大队任中尉连职。陈雅洁在大学时就有小白灵之誉,歌声甜美,人又漂亮,在联欢会上自是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伍辉在众多的军人中长得也是很出众的,高挺的身材,英俊的面孔,尤其是一首《小白杨》唱下来半点不输阎维文,折服了现场所有的人。接下来与陈雅洁合唱的一首《芦笙恋歌》便是倾倒全场,掌声经久不息,应全场所有人的要求俩人又合唱了一首经典歌曲《九九艳阳天》,把全场气氛推到了高潮,陈雅洁那颗青春的心也彻底地让伍辉折服了,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们俩就正式确定了关系。

  当陈雅洁向父母说起这事,立刻就遭到了父母和家族人的强烈反对!陈氏家族的人怎么能与军人联姻呢?陈雅洁虽是陈氏家族的人,但她从不过问家族里的事,只知道自己是一个老师,自己的婚姻没必要听家族的。

  伍辉也很爱陈雅洁,他没向部队汇报陈雅洁的家庭背景,怕上面通不过,只汇报说陈雅洁是小学教师,如果上面知道了陈雅洁的家庭背景,他想要和她在一起,肯定就不能在部队干了。

  陈家家主陈家坤知道了这件事就把陈雅洁叫了去,问了一下伍辉的情况,又让她把伍辉找了去与伍辉谈了一次话。伍辉本是不想去见陈家坤的,他知道自己与陈家坤和陈氏家族是什么关系。可陈雅洁不知,她很希望伍辉能和自己一起去见陈家坤,只要家主不反对自己和伍辉的事,父母和家族里的人也就再没谁反对了。

  伍辉己经爱陈雅洁很深了,看着她那闪着泪光的眼睛,他的心一下就软了,他不想让她难过,便答应了她的要求,随她去见了陈家坤。但是他没把这事告知大队领导。

  由于有陈家坤的支持,陈雅洁的父母和族里的叔伯们更不再坚持反对她与伍辉在一起。

  第二年在一次战斗中陈家坤受伤毙命,陈氏家族势力退出滇边,远迁马来西亚。陈雅洁与家族没有多大的关系和感情,又因为有伍辉,她没有跟父母随家族去往马来西亚而是留了下来。伍辉退役后她便随他回到了溪州老家。

  陈雅洁看了下时间已是不早,便起身叫伍兰芸帮她去把刚洗好的被子凉好,柳韵雯见状起身要一起去帮忙,被陈雅洁按住了,说有她和伍兰芸够了,就一床被单,让她在客厅看下电视。

  望着陈雅洁搂着伍兰芸出去的背影,柳韵雯的心忽然涌上一丝酸楚,严格地说从她记事起就没见过自己的母亲,虽然自小父亲和哥哥对她都非常疼爱,她还真没享受过一天的母爱,今天她第一次来伍兰芸家里玩,陈雅洁那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看她时那种爱怜的眼神让她感受到了一种完全与父爱不同的温柔和爱意,虽然她们刚刚在一起的时间也才几十分钟的时间,可柳韵雯的心里是确确实实第一次感受到了母爱的那种温情!她好羡慕伍兰芸有这样一个母亲。

  如果说父爱如山,那母爱就是水,能软化每一个人的心。柳韵雯想着眼睛也不觉红了,她埋怨老天爷对她为何如此不公,让她从小就没有了母亲。

  一想到母亲,柳韵雯的心又生出了很多疑问,以前她年纪小,没仔细去想,现在长大了就会就去想,以前父亲和哥哥都和她说在她记事前母亲就去世了,可母亲去世后又埋在哪里呢?懂事后她曾问过父亲和哥哥,他们支吾几声说是坟墓在一次发山洪时被冲走了,当时她还很伤心地哭了。随着年龄的长大,她对父亲和哥哥的这种说法就有点将信将疑。她也曾问过村里的一些老人,莫家湾的人似乎并不关心她们家的事,也只是支吾几声,说法和她父亲说的大致相同。

  正在她坐在客厅胡思乱想时,大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柳韵雯抬头望去,与进来的人俩人都一怔,深感意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