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二十章 我也有不能输的理由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我也有不能输的理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月十号。

  阳城一中网球部正选选拔赛第一轮的最后一天。

  一号球场,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正在进行。

  “砰。”

  “Game 张诚,6-0,比赛结束,张诚胜。”

  张诚轻轻地握住了对手,脸色平静道:“好兄弟,你差点就打赢我了,好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啊!”

  对手直接挣开张诚的手,脸色铁青的看着记分牌上那血淋淋的6-0。

  好家伙。

  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鬼话。

  张诚,你他么放屁真臭。

  转身,脸色阴沉的离开了球场,丝毫不想和张诚搭一句话。

  张诚朝着高椅上的裁判员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了热切的笑容。

  两天了,每次他的比赛都是这个和蔼可亲的大叔当裁判,还挺有缘分的。

  “大叔,走了,下午见。”说完转身朝着场外走去。

  时隔两天,他的积分终于清零,下午还有一场,到时候直接晋级第二轮。

  不过让他有些可惜的是,这两天小王同学存在感有点低,都没给他触发任务。

  想到这里,张诚准备去买瓶红牛压压惊,没想到刚到自助贩卖机旁,一道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眼前。

  杜飞!

  阳城一中网球部副部长。

  传闻哪里有张量,哪里就有杜飞的基情二人组之一。

  “好巧啊,杜部长。”

  杜飞扶了扶眼镜,看着张诚那副自信慵懒的样子笑了。

  “不巧,我就是来找你的,而且,我是副部长,你可以叫我杜副。”

  我叫你杜皮算了!

  张诚腹黑道。

  “有事?”

  “没事,就是想跟你聊聊。”

  张诚眼睛眯了起来,眼前的杜飞看上去打扮的非常清爽,但是手臂中却夹着一本笔记本。

  这可不是来简单的聊聊,这恐怕是一场交涉。

  场外的交涉。

  杜飞打开了笔记本,翻开了属于张诚的那一页,自顾自的说着:

  “张诚,十二岁,初中二年级学员,小学五年级直接跳级,初中一年级加入阳城一中网球部正选并获得单打三号的席位。”

  “一年前,因为争风吃醋和上京一中的正选选手田中健发生冲突被打断了左手,随之颓废了一年。”

  “上个月一号,因为阳城一中网球部杨永信的挑衅,使用右手宣告自己王者归来。”

  “力量4.0,速度4.0,体力3.8,技巧5.5,精神未知,但猜想不低于5,深藏的球技蓝色格调系列,会一手诡异的不规则发球,对旋转技巧有着很深的了解。”

  “掌握神秘的乳白色气息,还有未知的黑色技之气息。”

  “停,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好家伙,我他么自己都没你了解我的多。

  真的是除了实力外全对。

  然后呢?

  杜飞眼中闪过自信的光芒,看着张诚,嘴角微微上扬。

  “张诚,其实成为网球部正选不一定要使用很激烈的方式,以你的实力,没必要和张量争个你死我活。”

  杜飞拍了拍张诚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张诚,你还年轻,未来是你的,等张量升高中了,部长难道还能不是你的?”

  “哦,如果我说不呢?”

  “啪。”

  杜飞猛然合上了笔记本,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那么,一号球场见,我会让你见识一下属于我的网球。”

  呵呵。

  张诚拿起他的红牛冷笑一声。

  你的网球?

  打数据网球的收集到的全是错误的数据,就这还想翻盘?

  张诚转身就走,冷漠傲然的声音猛然响起:

  “记住,张量我打定了,我说的,耶稣来了也不好使。”

  杜飞面色冰冷的注视着张诚的背影,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道: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网球之道!

  ……

  下午。

  一号球场。

  张诚看着对面的小呆萌有些懵逼。

  我特发科?

  你这小呆萌来这凑什么热闹?

  选拔赛第一轮为了防止那些弃权选手,所有人都是不知道对手是谁,只有来到球场上开始比赛才会公布对手。

  但是张诚万万没想到他被自家妹妹康特了呀!

  还有,这丫头哪来的水平杀到这里?

  张昕看到了张诚眼睛一亮,连忙换上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哥,我分不够了,让让我吧?”

  水灵灵的大眼睛真是我见犹怜,看的张诚爱心泛滥。

  真是。

  我佛慈悲!

  可惜呀,哥哥也有不能输的理由啊,妹妹!

  旁边,铁血裁判吴刚看到小呆萌心都化了,他也有一个和张昕差不多大的女儿。

  想到这里,吴刚看着小呆萌轻柔道:“丫头,腿没事了吧?实在不行就认输吧,不丢人。”

  也不知道是哪个没良心的狗,连这么可爱的丫头都下的了嘴。

  小呆萌一脸疑惑。

  我腿怎么了?

  不是挺白的吗!

  “咳咳,比赛吧。”

  张诚脸色不变,轻轻的看着小呆萌笑道:“放心吧,哥哥心里有数。”

  球权给了小呆萌,吴刚也变得正经起来。

  “Game 张诚vs张昕,一盘终,张昕发球。”

  啪啪啪。

  张昕拍球倒是有模有样,然后屈膝起跳,动作也很标准,一球打过来倒是让张诚有些刮目相看。

  妹妹。

  强啊。

  你让哥哥拿出了真本事。

  三分钟后。

  吴刚无情的宣判道:

  “Game 张诚,6-0,比赛结束,张诚胜。”

  对面,小呆萌都快哭了,她的分数变成负的了,这也是她第一轮的最后一盘比赛,也就是说,她被淘汰了!

  张诚看着可怜兮兮的小呆萌,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弃这次优美的中国话,只能伸出大拇指点了个赞。

  “妹妹,打得不错,哥哥都已经使出了十层的实力。”

  旁边的铁血裁判吴刚也从高椅上走了下来,对着张昕一通安慰:

  “丫头,没关系,不怪你,怪狗子,一条腿能打成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

  小呆萌从地上站了起来,怎么又扯上她的大白腿了?

  而且,看着记分牌上那血淋淋的6-0,她很想问。

  她打成哪样了?

  “走走走,哥哥请你吃大餐。”

  张诚拉着小呆萌走出了球场,然后各种美食诱惑终于让这小呆萌破涕为笑。

  “哥,你哪来的钱啊。”

  “老妈给的。”

  “我怎么没发现?”

  “嗯,塞我枕头下了。”

  “多少?”

  “五万。”

  “五万?为什么我没有?”

  “嗯~~可能是你比较小吧。”

  “rua,咱俩双胞胎。”

  “那也是我屁股先出来。”

  “不行,分点给我。”

  “老妈留给我修球拍呢。”

  “啊,那还吃大餐吗?”

  “吃,补补腿。”

  “怎么又提腿啊?那球拍不修啦?”

  “不修了,一只球拍也能干死张量。”

  “……”

  后方,吴刚看着这副温馨的场面,眼中充满了感动。

  多感人的兄妹情啊!

  一想到自家的独生闺女,吴刚突然狠了狠心。

  不行,得趁着现在还年轻回去拼个二胎。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