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二十一章 修理球拍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修理球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轮的选拔赛是在三天后举行的。

  十月十三号。

  第二轮正式开始,阳城一中网球场,张诚站在其中环顾四周。

  第二轮的人数并不多,细数一下也就在五十人左右,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杜飞动了什么手脚,那些提拔上来的正选好像在第一轮中都没有碰上。

  连同他认识的司徒,也是运气好的没有碰到那些正选成功晋级。

  宣讲台上,杜飞和申教练站在一起,倒是张量最近不知道在干嘛一直没有出现。

  张诚知道,张量肯定在私底下苦练如何对付他,毕竟,他们俩之间的比赛已经不远,打完第二轮和第三轮,最终总是要碰上。

  而且,第二轮比第一轮要结束的快。

  台上,杜飞扶了扶眼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打开笔记本,看着上面记录在册的第二轮选手的姓名和数据,杜飞直接道出第二轮的比赛规则。

  第二轮除了张量和杜飞外还有四十八人,然后这四十八人打乱重新分配在前八个球场,每个球场六位选手,各要打五盘比赛共三十盘,最后,积分最高的前两名选手晋级第三轮。

  杜飞刚说完,旁边就有人给张诚递过来了一张表格,那是他所在的球场和接下来的五位对手的对战时间。

  “记住,我们的比赛是公平,公正,公开,那么,第二轮正式开始。”

  杜飞刚说完,在场的四十八人就全部散开找向了自己的比赛场地。

  “一号球场!”张诚看着自己的对战表单笑了。

  再看看其他球场,张诚惊人的发现那些正选正好错开,甚至连司徒都是分配到了第八号球场,而那个球场没有一个正选。

  好家伙。

  这个杜飞小本本上都记好了是吧。

  这表是你开卷分的吧!

  不过好消息是,张诚今天上午并没有比赛,而下午倒是有三场。

  想到这里,张诚背上网球袋朝着学校外走去。

  他要去修一下球拍,毕竟一只球拍变数太大,而且只有自己的球拍才对网球之心的共振更敏锐。

  ……

  新时代商品街。

  张诚孤身一人走在街道上,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串丸子,小呆萌去上课了,倒是没有这个口福。

  “呀,是张诚,那个最强初中生。”

  “好帅啊,好可爱,我想要个签名。”

  旁边,两个小姐姐停下了脚步,面色红润的看着张诚。

  这两天,他和萧炎对决的那场视频突然在网上发酵起来。

  那个为了热度,脸都不要的阳城报社已经丧心病狂,标题一次比一次过分。

  “最强初中生的霸道回归路。”

  “人帅球好,还能灭火。”

  “张诚,有大帝之资。”

  “不屈的意志,张诚的变形记。”

  反正,阳城报社是怎么吹捧张诚怎么来,堂堂“炎帝”萧炎完全成为了他的背景板。

  当然,人火了自然就有网络喷子来组团黑他,气得小呆萌连夜爬起来开了十几个小号和那群喷子对线。

  甚至小呆萌还给他开了个论坛,标题:张诚,最强高中生,不服来辩!

  当时张诚看到小呆萌每天都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起来的时候还特意找过她谈话。

  “妹妹啊,青春期到了哥哥懂,你要悠着点啊!”

  不过后来知道真相的时候还是把他感动的不行。

  好妹妹。

  于是在私底下教她打网球的时候又打了她个6-0,并语重心长的劝解道:

  妹妹啊,网球不适合你,给哥哥去对线吧!

  为此,张诚还特意从他修球拍的钱中抽了点给小呆萌买了个最新的笔记本电脑,不为了别的,就为了体现哥哥对她的爱。

  当时给小呆萌感动的连饭都没吃就上号开了个新的论坛:

  我诚哥,宇宙第一,在座的各位应该没意见吧!

  想到这里,张诚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倒是让旁边的两位小姐姐激动的跳了起来。

  好帅。

  不愧是大帝张诚。

  “要签名是吧!”

  心情好起来的张诚整个人变得亲切了许多,看着眼前规模颇为不俗的两位小姐姐,张诚觉得该给她们一个签名。

  “对对对,就签这里。”

  小姐姐挺了挺胸膛,递给了张诚一只签字笔。

  嗯,不错,只是这颜色不对。

  张诚开口道:“衣服颜色太深了……”

  “那我脱?”

  咕咚。

  张诚咽了咽口水。

  您这是在勾引未成年人犯罪啊!

  犯法的,大姐。

  当然,最终还是没脱,张诚虽然觉得可惜,但最终还是给她们在书包上签了名,并问到了一处评价颇高的网球拍修理店。

  “商品街九号楼一层,那位大叔是阳城市修理网球拍最好的。”

  跟着指引,张诚来到了九号楼,一层确实有一家店铺,名字叫做老司机。

  好家伙。

  开车的。

  不过毕竟口碑不错,张诚还是走了进去,入眼的第一感观还不错,店铺很干净,而且东西比较齐全。

  “小伙子要什么服务?”

  马杀鸡。

  张诚心里想想,到嘴的却是:“修理球拍。”

  “哦,小伙子也是打网球的?”中年大叔放下了手上的穿针,看着张诚饶有兴趣道。

  不,我是开车的!

  “嗯,刚打不久。”

  张诚点了点头,随后从网球袋里拿出他的两只银灰色球拍。

  一只被萧炎打破了网,另一只是因为最近的高强度对决,网线有些松动。

  “嘿,小伙子不太老实,就这球拍可不是刚打不久的人能打出来的。”

  大叔把破洞的网球拍放在脸前,透过网球拍看着张诚若有所思。

  张诚道:“那是被人打的。”

  “哦,那就能理解了。”

  “多少钱?”

  “嗯,这只球拍损毁还挺严重,修起来麻烦不少,就收你20001吧,不过看你也是个孩子抹个零头两万块。”

  哟。

  您可真是个算数天才,假以时日诺奖指日可待。

  “便宜点吧。”

  两万块其实已经可以买一只崭新的球拍了,只不过张诚不太愿意。

  而且给小呆萌买了个笔记本电脑花了一万多,张诚那五万块还真不一定能保到他娘亲仙游归来。

  “小伙子,你也是打网球的,应该知道一只相性符合并且和网球之心产生共鸣的网球拍有多难得吧!”

  大叔眼中充满了睿智的光芒,看着面容有些犹豫的张诚再来一句:

  “这样吧,你的那只球拍网线有些松动,老夫免费帮你紧一下如何?”

  “嗯?”

  大叔,你这是在欺我年少轻狂不懂事?

  紧网线本来就不要钱的!

  不行工具给我,我自己来!

  “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方圆百里谁不知道我老司机童叟无欺,是个手艺人。”

  “大叔,您看我眼熟不?”

  “唉,小伙子你别给大叔来这套,你又没有大胸,大叔也不玩击剑,老老实实掏钱算了。”

  大叔挥了挥手,眼中充满了不耐烦。

  嗯?

  张诚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难道我的粉丝都是刚刚那样的大胸~呸,小姐姐?

  “不是,大叔,我是打网球的,很出名的。”

  “那又如何?”

  大叔满脸鄙夷,老夫只对大胸网开一面,其他免谈。

  “刷脸可以不?”张诚觍着脸凑到了大叔面前。

  “滚。”

  “哎,好嘞,两万就两万。”

  张诚直接付了钱,随后开口问道:“大叔,球拍什么时候能拿?”

  大叔先把那只破洞的球拍放在了一旁,拿起了那只网线松的看了看随口道:

  “你先坐一下,这只五分钟给你恢复原样,至于另外一只可能要五天后才能拿,你很急吗?”

  “不急。”

  五天后差不多第三轮刚刚开始,没遇上张量之前一只球拍够用了。

  “小伙子在哪上学啊?”

  闲起来,大叔也是个健谈之人,就和张诚聊了起来。

  “阳城一中。”

  “哦,这么巧,我儿子也在阳城一中,而且今年参加了网球部正选选拔赛,今天还有比赛呢。”

  “我也有。”

  “哦,那你是被淘汰了吗?连球拍都被人打成这样?”

  “额,不是一回事。”

  “嗯,可惜了,我儿子今年肯定能成为阳城一中正选,大叔看你年龄和我儿子也差不多,不过球技可能就差了些了。”

  “哦,大叔您儿子叫什么,这么厉害在阳城一中应该很出名吧,说不定我还认识呢!”

  “司徒,小伙子听过吗?第一轮选拔赛全胜出线,现在在打第二轮。”

  “司徒?”

  这可真巧啊。

  “嘿呀,你小子果然认识,我儿子在阳城一中很出名的。”

  一提到司徒,大叔变得格外的兴奋,脸上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我儿子可是阳城一中的天才少年,和那个张诚并列阳城双少。”

  “哦?”

  张诚心头有些迷惑。

  “张诚你认识吧,阳城出了名的天才,大叔虽然没见过,但是这几天在网上好像挺火爆。”

  “张诚?当然认识,最强初中生嘛。”

  “嘿呀,小伙子你这就说错了,最强初中生后面应该加一个之一。”

  大叔昂着脑袋,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我摊牌了,不装了,我儿司徒就是那个和张诚五五开的最强初中生之一。”

  “五五开?谁说的?”

  张诚从大叔手里接过网球拍,压了压网线感觉还不错。

  “我儿子说的,前几天他还跟那个张诚打了一盘,可惜惜败。”

  张诚看着大叔那副怅然若失的表情有些怪异。

  惜败!

  确实。

  司徒差一点点就逼出了他十层的实力。

  “大叔,您知道我叫什么吗?”

  张诚说着背上了网球袋,随后在大叔那一脸不在意的表情下开口道:

  “我叫张诚,嗯,就是那个和你儿子打得五五开的那个张诚。”

  说完,走到了店铺门口停了下来,没管大叔那丰富的表情变化,再次开口:

  “球拍我五天后再来拿。”

  至于司徒!

  第三轮应该就能碰上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