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三十三章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子vs血怒,到底是新人王子两连胜还是血怒维护老人的尊严呢?”

  张诚对面,一位戴着猩红色面具的肌肉大汉走了上来。

  然后,破旧的铁网大门重新关了上去。

  “挑战者发球,球权是血怒的。”

  张诚看着对面的血怒分析了一下,发现和刚刚的野牛相比,也就是大了一号的垃圾。

  看样子得速战速决了,这场打完他就能够挑战二号球场,今晚,争取打到十号球场。

  “血怒血怒,染血暴怒。”

  “血怒大人,干死这个小崽子。”

  周围,再次传来了呱噪声。

  张诚掏了掏耳朵,随后慵懒的吹了吹,这个不屑的举动让对面的血怒提前进入暴怒状态。

  “去死吧小子。”

  “砰。”

  芥黄色网球带着丝丝血腥味扑面而来,然后就没了!

  三分钟后。

  伴随着张诚抽出最后一球,血怒瞬间倒地不起,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处刑法-全麻痹!

  一号球场外面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张诚打成了哑巴。

  张诚收回球拍,随后走出了球场来到吧台小妹面前。

  “怎么样?赚了多少,分我一半。”

  十倍的赔率,不说别的,最少二十万要有吧。

  吧台小妹面色铁青,嘴唇颤抖着,声音有些啜泣:“你还继续吗?”

  张诚完全不知道这个小妹妹发生了什么,但是对方很明显没有分他一半的想法,心里有些可惜,但还是对着吧台小妹说:

  “把我的钱报名二号球场,剩下的退给我。”

  要不是打球的无法押自己,张诚真想把那五百块压了自己。

  “你要打二号球场?”

  吧台小妹收敛了一丝情绪,随后目光惊讶的看着张诚劝道:“你还是在一号球场积累一下经验吧,新人不需要追求这种速度。”

  “嘿,不用,相信我就继续押我。”

  张诚说完直接走向了二号球场,离一号球场不远就在旁边。

  吧台小妹看着张诚的背影陷入了沉思,随后给张诚报了名,看着上面依旧是十倍的赔率,心里一阵苦涩。

  咬了咬牙,还是从下面掏出了一卷纸币,押给了王子。

  一万块,不多,但是赢了本就回来了。

  她现在也只能祈祷她的王子能够给力一些,不然今晚就真的赔的裤衩都没了。

  前方,张诚心里却是在计算着如何利益最大化。

  二号球场打一场变三万,然后去三号球场。

  三号球场要打一场入四号球场。

  四号球场打一场去六号,六号打一场去九号,九号打完就能直接去十三号了,看样子今晚应该不止十号球场。

  而且这么一算,张诚发现自己也只需要再打六场,算上匹配时间,最多三个小时也就能搞定。

  这么想着,他已经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二号球场,场上已经有两个人在对轰,不过看样子应该快结束了。

  果然,不多时,场上就有一个人被击倒,黑衣人拖着血淋淋的身影出去,只留下一个身影在其中。

  这个人要打连胜。

  “元屠杀疯了,这已经是第三场了吧!”

  “不愧是二号球场的霸主,简直无敌。”

  “下一个谁,赶紧上来?”

  “我靠,来了个新人,这下子好玩了。”

  “王子vs元屠,王子发球。”

  二号球场外的一个小喇叭响了起来,随后,张诚在一大片怀疑的目光下走了进去。

  “真是新人,今天刚注册的,刚在一号球场拿了个两连胜就过来了。”

  “太狂了,实在太狂了,新人必死,我去押元屠去。”

  “等我,我也去。”

  新人赔率1:10 ,但是和稳赚相比,大部分人还是会选稳赚不赔的。

  此刻,吧台小妹脸色有些不对劲,元屠,怎么就遇上元屠了呢?

  她知道,这个元屠的实力在八号球场左右,但是因为喜欢虐菜才来到了二号球场,而且这个元屠在二号球场没输过,今天已经三连胜了,手感热的发烫。

  “今天,是裤衩都没了。”

  二号球场。

  张诚轻轻地拍着网球,他能够感觉对面那露出的双眼中的那抹戏谑。

  有意思。

  这要是不把你打得信心爆炸,他这个地下皇帝也白当了。

  “砰。”

  强力的旋转球瞬间出击,对面元屠顿时脸色大变。

  不对劲,这小子不对劲。

  脚下,极速飞来的网球瞬间砸向了元屠的脸,不过毕竟是二号球场的扛把子,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随后挥拍抽击。

  “好重。”挥拍的瞬间,元屠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新手能够打出来的发球。

  不过还好,这里是地下球场,打球嘛,有点小动作也正常,瞬间,这球就飞向了张诚的脸。

  给爷死。

  元屠心里怒吼。

  张诚飞速上网,随后跳起,网球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飞到了他的球拍,随后,用力一击。

  “咻咻咻。”

  极速的破空声响起。

  元屠刚想要挥拍,这才发现张诚这一球直接打在了他的拍柄处,巨大的力气甚至让他差点松开了球拍。

  网球高高弹起,正好飞向了张诚,依旧是高高跃起,然后又是一球。

  “砰。”

  球拍颤抖,元屠感觉手有点麻。

  “砰。”再弹起,元屠已经有些握不住球拍。

  “最后一球。”

  张诚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随后一记强力的抽击打在了元屠的球拍上,在他那惊恐的目光下,网球转了一个圈砸向了元屠的腹部。

  处刑法-切腹!

  “呕。”

  元屠倒地干呕不起,一球就被张诚打成了残废。

  “到你了。”

  依旧是冰冷的宣判,元屠瞬间感觉到了一股透心的冷意。

  右手已经麻痹,元屠发现自己连拍都握不住,只能看向了外面的那群黑衣人。

  “我弃权。”

  然而,地下球场是有规矩的,他的话只引来了无数讥讽的眼神。

  在这里,一个球场只能有一个人站着出去!

  “那我来发球吧。”

  张诚冷笑一声,随后高高抛起网球,起身飞跃,然后挥拍,强力的旋转施加在球上。

  “砰。”

  芥黄色网球在元屠眼中放大,随后在惊恐万分中,网球突然向上极速飞去,抬头,芥黄色网球砸在了铁网顶部,然后剧烈旋转,最后极速的砸了下去。

  元屠瞳孔放大,嘴里惊怒道:“不。”

  “砰。”

  元屠晕了,晕的很彻底。

  只用了两球,张诚就拿下了这场胜利。

  “叮,接收宿主自创球,请命名!”

  张诚走下球场,嘴角微微上扬,轻声道:“处刑法-断头台。”

  “叮,接收宿主自创球技,已加入处刑法系列!”

  张诚径直来到吧台小妹面前,看着她那已经惊呆了的表情笑了笑。

  “去,帮我报名三号球场。”

  ……

  一个晚上,整整一个晚上,张诚从一个新注册的新手打到了十三号球场。

  不过让他有些可惜的是,这里的比赛并不算在王者之道任务中,也没有胜点。

  张诚从十三号球场走了下来,人群中自动分开了一条通道,良久,才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王子殿下牛逼。”

  “王子王子我爱你。”

  “……”

  张诚径直走到了吧台小妹那边,还没到那里就看到了司徒拿着一叠钞票,蘸着口水犹如个点钞手。

  看到张诚到来的一瞬间,司徒不着痕迹的把钱塞回了口袋中。

  刚刚,张诚打到九号球场的时候,司徒以为他会挑战十号球场,所以自己就没再报名比赛,拿了点小钱押了张诚一手。

  倒也没想着赚钱,纯粹就是为了支持兄弟一手。

  “王子殿下,还打吗?”

  吧台小妹一脸痴迷的看着张诚,眼中闪过的全是金钱符号。

  该死的。

  她怎么能够怀疑王子殿下呢?

  想到自己微信余额一晚上变成了一百二十万,吧台小妹从来都没有这么幸福过。

  “今天到此为止,把钱转给我吧。”

  打完十三号球场,一共是十九万五千块,这不比当教练来钱快?

  吧台小妹转给了张诚二十万,算是对张诚的感谢。

  然而,张诚只感觉到了羞辱!

  “走吧。”

  司徒看上去有些兴奋,不过还是拍了拍张诚的肩膀走了出去。

  “分我一半。”张诚在背后沉声道。

  “说什么屁话?”司徒头也不回。

  “你他么拿我赚了多少?”张诚不死心。

  “你放屁,我司徒就不是个赌徒。”

  “我刚刚都看到了。”

  “那你看错了。”

  “一百万有没有?”

  “我他么就没赚钱,别问了。”

  “……”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回到了绿和公园的公共厕所旁,然后在张诚那不死心的目光下分道扬镳。

  不过司徒还算良心,在张诚回家的路上给他发了个红包。

  钱不多,就是为了维持兄弟情,还约好了下次再一起去。

  张诚心里鄙视一声,然后没回消息,推开家门走了进去。

  刚上楼,就看到小呆萌一脸惨白的从厕所走了出来,看着张诚一脸幽怨。

  “哥,下次我自己做饭,不劳您费心了。”

  说完,捂着肚子回到了房间,今晚她已经蹲了六次。

  张诚脸色平静,眼神陷入了沉思。

  季涵那个大~~姐姐做的黑暗料理虽然难吃了一点,但是确实挺补的。

  看样子小呆萌还是虚了点。

  想到这里,张诚觉得自己有时间应该带她好好操练一番。

  以后,就不让她在网上帮他对线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