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四十九章 名单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 名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走吧,已经结束了。”

  尤因深深地看了张诚一眼,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这种压力甚至在去年遇上了南陵中学都没有如此深刻。

  技之势力,他倒是没有想到张诚真的掌握了这种世界级的力量。

  哪怕在整个华国的初中部,掌握势力的也不过单手数的过来的。

  “嗯?不是还没打完吗?”

  小丸子有些迷惑的看着她哥哥。

  然而,还没等尤因再次说话,球场上的司徒却是已经举起了手。

  “裁判,我弃权。”

  嗯?

  不仅仅是张诚讶异的看着司徒。

  场外的那些观众都是如此,尤其是最强初中生直播间里的拳师们,又开始了打拳。

  拳王李青:“这一球,张诚可能用了不止二十年的功夫。”

  一拳打死蚂蚁:“有一说一,我上我也行。”

  word郝大:“握艹艹,狗男男。”

  就连姐姐好大都爆了一句粗:“干李凉,我老公真帅。”

  并顺手刷了十个航空母舰。

  可能也只有李思思才会满眼星星的看着场上那怪异的场景胡思乱想吧。

  嗯,张诚和司徒才是真爱,张量只是意外,杜飞?

  呵呵,杜飞可能是惯三!

  向阳感觉到了不对劲,刚刚还在吹嘘这是一场百年难得一见的精彩好球,难不成真被他毒舌到精彩过了头?

  满屏的弹幕飞起,全是打假赛,就这?

  这让他连忙关上了直播间,并迅速修改标题:友谊赛,结局大圆满!

  这一球,别问!

  问就是,二十多年的精彩。

  ……

  场上,铁血裁判吴刚面带疑惑的问了司徒一句:“司徒同学,你确定吗?”

  “我确定。”

  司徒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后直接来到了中网前伸出了手。

  张诚有些无奈,没想到自己就用了一点点实力就让司徒受不了了。

  “Game,司徒弃权,张诚获胜,比分0-1。”

  随着吴刚的宣判,张诚有些奇怪,这可能还是他第一次以负分获胜吧!

  一点经验加六点胜点到账?

  张诚心里一慌,连忙看向了王者之道:(26/100)没问题。

  胜点:31~~

  31?

  不对,他胜点不对!

  “狗系统,这是怎么回事?我胜点呢?”

  “叮,请宿主文明用语,本系统拒绝回答问题。”

  该死的,谢特儿!

  翻天了你,张诚顿时大怒,呵斥道:“小东西,把我胜点还我。”

  “叮,本系统并未扣除宿主胜点,一切都在本系统的掌握之中。”

  “哼,加上这场比赛,老子胜点应该是38,你个小东西还真以为我心里没数的?”

  张诚冷声道,声音里充满了自信。

  “叮,请宿主注意,由于这场比赛是对手弃权,宿主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比分是0-1,胜点应该到账-1,请注意查收。”

  “噗。”

  张诚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好家伙。

  他幸幸苦苦打了一局好球,到头来还扣了一分。

  撸啊撸也没您这么黑吧?

  这还是张诚第一次被系统给反利用了霸哥,老马也不敢这么玩啊!

  “张诚,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司徒的脸色沉了下来,虽然他是弃权了,但是张诚也不能这么侮辱他。

  张诚回过神来,脸色阴沉的走向了司徒伸出了手,深吸一口气后,看着司徒笑道:

  “打得不错,再练两年半你也能网球出道了!”

  “嗯?”

  司徒虽然不知道张诚说的什么意思,但是他能感觉到张诚在侮辱他。

  顿时,冰山脸更司马了!

  张诚收回了手,随后再次看了司徒一眼笑道:

  “晚上去地下球场练练?”

  “哼,我会怕你?”

  司徒傲娇一声,随后转身收回球拍朝外面走去。

  张诚也是耸了耸肩,同样跟着他一起出了球场。

  接下来,他们还要回到网球部二楼的会议室开会,决定出明天的预选赛参赛名单。

  场外,其他的六位正选全部穿着正选队服站在那里等着张诚他俩,见到两人出来,杨国福那憨憨的脸上布满了笑容。

  “走吧,两位学弟,打得真精彩。”

  张诚没有说话,静静地跟着几位正选朝着网球部二楼走去。

  精彩?

  难道不是司徒演我?

  还没等他们走到网球部,向阳就带着他的直播设备和挂件李思思拦住了他们。

  “同学们,能够耽误十分钟吗?给张诚同学做个专访。”

  刚刚,关上直播间的他被网爆了,于是只能重新打开直播间并做出了个给张诚做专访的承诺。

  于是,才有了这样的场景。

  “我拒绝。”张诚道。

  “嗯?张同学,我们是有校方的授权,希望您能配合一下。”

  向阳满脸笑意的看着张诚,然后还特意的给李思思使了个眼色。

  动起来啊!

  用美人计。

  李思思不愧是这二人组的头牌,只是简单的笑了笑就把这群十几岁的弟弟迷的神魂颠倒。

  杨国福充满幸福感的看着张诚,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交代一声:“好兄弟,好好把握机会,时间还来得及。”

  说完,带着满屏的桃色离开了张诚,看上去很满足。

  张诚笑了,心里有些悲凉。

  这群牲口。

  等着,等他当了部长,天天给你们穿小鞋。

  “张诚同学,请保持微笑。”

  李思思脸色桃红,拿着麦克风就走到了张诚身前。

  左边,向阳应着富婆姐姐好大的要求,摄像机怼到了张诚脸上。

  就连直播间的标题也是突然改了:张诚,不为人知的往事。

  “张诚同学,请问一下,您和司徒什么关系?”

  淦。

  这小妞不怀好意啊。

  张诚保持微笑,一脸认真的看着镜头道:“司徒是我好兄弟,一年前我被人欺负的时候,被人拖到厕所要喂我吃屎。”

  “当时,是司徒站了出来,二话不说帮我吃了一缸,还气势汹汹的看着那帮恶人怒吼够不够?不够他还吃。”

  “当时我就感动了,并发誓,以后他就是我过命的兄弟,我永远记得他为我吃过的~~”

  “干了这缸~~呸,好了,结束这个过命的话题。”

  李思思连忙出声打断,看张诚那感动的模样,感觉他还能把那过程详细的说出来。

  瞥了一眼弹幕,满屏都是那缸新鲜吗?

  是现拉的吗?

  李思思赶紧换了个话题,沉思片刻后问道:

  “额,张诚同学,我想问一下,您对于阳城一中网球部是怎么看的?”

  “嗯?”

  张诚怪异的看着李思思,随后小心翼翼的来了一句:

  “用眼睛看?”

  “额,我问得是看法。”

  “对啊,我回答的是用眼睛看!”

  李思思愣住了。

  该死的。

  采访笔记中没这套路啊!

  弹幕都笑疯了,全是采访鬼才,师从大阴阳家。

  “那想法呢?有没有想过当部长?”李思思抛出了个尖锐的问题。

  张诚呵呵一笑,随后一脸坦然道:“想,我天天想,这不是张量那个怂逼手被人打断了吗?”

  李思思眼睛一亮,顿时找到了话题:“张诚同学,杜飞打断张量的手是因为你吗?”

  “当然。”张诚呵呵一笑。

  这两个比联手演我张某人,真当他不知道?

  “果然,真是令人感动的基情岁月,我都快哭了!”

  你感动个锤子哦!

  还哭?

  眼睛里塞了膀胱啊,水这么多?

  张诚笑了,这女人,戏过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向阳轻轻地咳了一下,随后李思思连忙擦了擦闪闪的~泪花,递给了张诚麦克风。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张诚同学,请问你那最后一球为什么让司徒主动弃权了?”

  “嗯?”张诚陷入了迟疑。

  李思思见状眼睛一亮,连忙出声道:“是因为友情吗?还是~~”

  “不。”

  张诚认真的看着李思思道:“是特效。”

  “那一球,我加了特效。”

  说完,转身朝着网球部二楼走去,留下了呆滞的李思思和沸腾起来的弹幕人。

  拳王李青:“我就知道,二十多年的特效,司徒把握不住。”

  晨星广告公司老板:“这个张诚是个人才,我愿意高薪聘请这位特效!”

  ……

  二楼。

  包括教练在内的十四人众第二次聚齐。

  张诚刚入座,一旁的江辰就凑了过来,眼中充满了兴奋。

  凑弟弟?磕了?

  眼看着张诚的到来,杜飞这才站了起来打开了笔记本。

  “预选赛抽签结果出来了,我们处于下半区,第一轮对战少阳一中。”

  “至于少阳六中你们无须担心,他们在上半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在决赛相遇。”

  十六只队伍,预选赛取出前四名参加市大赛,以阳城一中今年的水平,也就一个少阳六中能够相媲美。

  所以张量和杜飞根本就不担心预选赛的结果,至于和少阳六中的决赛,其实对于出线并不重要。

  “我和张部长在这次预选赛都不会出战,所以比赛只能靠你们自己,如何连市大赛都进不了的话,那么,全国大赛也就不要奢想了。”

  “比赛,也是一场战争,虽然不会死亡,但也会受伤。”

  杜飞若有所指的看向了张诚那被绷带缠住的左手,接着说:

  “这次,双打一号依旧是杨国福和周年。”

  “单打一号是赵无极,二号宗满。”

  宣布完这些,杜飞深深地看了一眼张诚,眼中饱含深意。

  单打只剩三号。

  而正选这边,除了正副部长外还有张诚,司徒,江辰和高盛。

  张诚心里顿时闪过了一丝不安,这个比不会要搞他吧。

  旁边,江辰凑到张诚旁边小声的来了一句:“诚哥,以后请多指教哦。”

  张诚笑了。

  麻麦皮。

  果然出大事了。

  指教。

  我等一下就把你打成残废。

  很快,杜飞并没有耽误时间,直接无情的宣判一声:“单打三号司徒。”

  “噗。”

  张诚一腔热血全喷了出去。

  一巴掌拍在了江辰的肩膀上,语气冰冷道:“你知道?”

  江辰脸色发白,连忙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诚哥。”

  “呵呵,真有你的。”

  张诚笑了,感觉有些凄凉。

  看了一眼地下皇帝的任务,还差一点点,果然,今天是大开杀戒的日子。

  “双打二号,张诚和江辰。”

  随着杜飞最后的宣告,高盛也是自动和两位部长沦为了替补。

  “那么,如果大家没什么事的话,明天八点前准时来网球部报道,散会。”

  张诚抬头看向了张量和杜飞,想要知道这两人心里是怎么想的,然而,被无视了。

  起身,张诚是被江辰拉着走的,出了网球部,整个网球场已经不剩下多少人了。

  明天比赛,现在开始封场,一方面检查场地,另一方面则是防止现场出现意外。

  “诚哥,你没事吧?”

  江辰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没事。”

  张诚摇了摇头,心情早就放了下来。

  双打就双打吧。

  他么的这不就是自己透露给小丸子的情报吗!

  果然是天道好轮回。

  都是报应。

  司徒已经提前回家,不过他们俩约好了晚上七点在绿和公园碰头。

  “诚哥对不起,其实是我一直请求部长他们要和你组双打的。”江辰对着张诚鞠躬道歉。

  张诚笑了笑,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没事,打网球嘛,重要的是快乐。”

  张诚自己也知道,江辰一直想跟他组双打,从第一次见面就说了,而且说了不止一次。

  想到这里,张诚也就不再想太多,双打就双打吧,至少一场比赛会有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他的王者之道任务也会完成的更快。

  当然,这只是张诚自己的想法,系统算不算他不知道也没问。

  被卡了一次霸哥的他,怎么也要卡系统一回霸哥。

  若是能够胜点加倍就好了。

  张诚脸上露出了个痴痴的笑容。

  “诚哥,诚哥,你没事吧。”

  “没事。”

  张诚收回笑容,看着江辰问道:“双打你打过吗?”

  “没有。”江辰摇了摇头,但是却很认真道:“但是我看过双打比赛的书,还了解过阵型。”

  “那我可没有。”

  张诚突然觉得非常搞笑,临比赛的前一天,两个没有打过双打的组成了双打,真有意思啊!

  不过就像江辰说得,其实研究网球王子的他也知道一些双打的阵型。

  看样子,明天肯定是要自由发挥了。

  “那就这样吧,明天见。”

  张诚朝着江辰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向了公交站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