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九十七章 他装起来了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七章 他装起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嘘,别弃权!”

  ……

  “太嚣张了,实在是太嚣张了,这个张诚简直侮辱了网球运动的和谐友爱,我建议取消他的参赛资格。”

  赵德助坐不住了,他~~他么看到了什么?

  一个初中生打出了异次元球技?

  这尼玛让别人怎么玩?

  这他么让他的赵信如何成为大明星?

  不行。

  这个张诚必须死!

  “白痴。”

  余人水瞥了一眼赵德助,眼中充满了冷漠。

  一群蛀虫玩意儿,也配说这样的话?

  也就是华国法律威严,不然这个狗东西早死一万次了!

  “余人水,你在说什么?”

  赵德助站了起来怒视着余人水,那眼神,择人而噬。

  “看比赛吧。”

  余人水没理他。

  ……

  张诚的第一球给某些人吓到了,包括对面的于彦也是如此。

  眼看着张诚再次抛出了发光的网球,于彦心里一阵咯噔。

  这球?

  他到底接不接?

  然而,目光微斜,他就看到了张诚那满眼讥讽的样子,顿时,勇气喷涌而出。

  双手持拍,于彦对着弹起来的网球用力的挥了过去。

  漆黑色钢铁之势布满了球拍甜区,正面碰撞上了强大的光击球。

  又是熟悉的精神意志压迫,这股精神意志冲的于彦有些神志不清。

  太强了。

  尽管于彦努力的打回了这一球,紧接着又是一球砸了回来。

  “砰。”

  球场砰砰作响。

  一道道深坑让于彦这半场变得满目疮痍。

  “1-0。”

  “交换场地。”

  “2-0。”

  “3-0,交换场地。”

  于彦毫无还手之力,趁着休息的120秒,朝着手腕处喷着喷雾。

  他的双手手腕已经红肿,根本就不足以支持他打完接下来的比赛。

  “弃权吧,于彦。”

  上阳一中原本的教练目光有些不忍的看向了于彦。

  本来他是不打算说话的,毕竟这群来自京城的选手根本就看不上他。

  但是看着于彦那凄惨的模样,教练虽然感受到了一丝丝变态的快感,但是又有些不忍。

  太残暴了。

  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住口,哪怕死在球场上,我于彦也不会弃权。”

  于彦眼中喷着火焰。

  他不能弃权,他如果弃权了,他会在他的网球之心上蒙上一层灰的。

  那样,他的网球之路就结束了,这是他难以接受的。

  手断了还可以去德意志治好,但是网球之心一旦蒙尘,那就是不可逆的伤害。

  而且,于彦一想到张诚那嚣张的模样就知道,如果他弃权的话,一定会被张诚无情的嘲笑吧。

  其实他想多了。

  哪怕他不弃权,张诚也会嘲笑他!

  另一边,张诚蒙上了毛巾心神微动,刚刚他关闭了精神力量解封时间,毕竟这样能够节省两分钟。

  于是,张诚问了一句小王同学,他的这次封印过了多长时间。

  “三分钟。”

  不错,仅仅三分钟。

  平均一局一分钟,就是这么快。

  毕竟,张诚的每一球都在两球内结束,一局下来也不过就七八球罢了,自然比较迅速。

  这么说的话,其实打完于彦他还能存下来三分多钟。

  张诚想到这里,顿时举动这个于彦可真是没牌面。

  隔了一段距离的教练椅上,张量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张诚。

  果然啊!

  这个比藏的太深了。

  还好,他也聪明。

  全场被张诚打成了死寂,那种极致的夸张打法简直刷新了这群观众的世界观。

  各大直播间里,弹幕刷个不停,最多的还是:

  你相信光吗?

  他们竟然在张诚的网球上看到了光。

  那是阳城之光。

  ……

  120秒休息时间一晃而过。

  张诚面带微笑的走向了球场,甚至在看到于彦的时候还亲切的给他打了个招呼。

  “千万别弃权哦!”

  “混账东西。”

  于彦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如何保证自己在接下来的三局比赛中不受伤,但又不会表现的放弃比赛。

  第四局是于彦发球,手腕的肿胀让他无法做出带点弧度的发球,只能以最普通的平击式完成了发球。

  然后,于彦眼前就出现了一道光,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拍击声。

  “砰。”

  网球砸了过来。

  但是于彦却接不上了。

  “0-15。”

  “喂,你的速之极呢?难道这种情况你还能藏拙?”

  张诚眼看着于彦放弃了回击,顿时露出了一缕嘲讽。

  于是,四周的观众全部热闹起来,开始带着节奏。

  “于彦,下去吧,这球,你接不住。”

  “外乡人,阳城的水很深,你把握不住。”

  “嗨呀,好气啊,零封了也太没意思了。”

  “但凡于彦敢伸球拍,我~~~我就把他轰出去!”

  ……

  无尽的冷嘲热讽钻进了于彦的耳朵里,尽管他自认为能够沉得住气,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生气。

  “来,把我右手打断。”

  张诚伸直了球拍指向了他。

  “太嚣张了,实在是太嚣张了,这个张诚必须给他禁赛,这个人在破坏阳城和京城的友谊,影响华国的和平~~”

  “闭嘴吧,臭傻逼!”

  余人水阴狠的盯着赵德助。

  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于彦他们能够取代上阳一中原本的选手,这个赵德助绝对是头等功。

  真以为他余某人什么都不知道?

  迟早他要把这群蛀虫一网打尽。

  “哼。”

  诡异的气氛在整个贵宾席上缠绕,但是一时之间倒也平静。

  “Game 张诚,4-0。”

  场下,于彦实在是顶不住了。

  他的右手已经抬不起来了,那种发光的网球根本就不是一个初中生能够打出来的,这个张诚简直离谱。

  当年,当年他也没那么强啊!

  难道?

  真要弃权?

  于彦陷入了沉思。

  但是张诚却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

  四记强大无比,加着特效的光击球直接轰了过来,于彦只接了第一球,然而球拍直接被打碎撒了一地。

  后面三球他完全没有接的欲望,任由着张诚直接ace得分。

  “5-0。”

  “交换场地。”

  于彦陷入了大危机。

  “呜呼,太轻松了,怎么右手还没断呢?”

  张诚那略带讥讽的声音刺痛了于彦的内心。

  然而,于彦却是说不出话来。

  上阳一中那边的参赛席一片死寂,除了那已经去到一旁球场上热身的双喜组合外,其他人脸色都是无比阴沉。

  输了。

  部长输了。

  而且还是这种近乎碾压的方式输的。

  还有一局,部长他能输的漂亮一些吗?

  于彦近乎瘫倒在椅子上,他的想法也很简单,那就是输的漂亮一些。

  至少,不能让观众觉得他放弃了回击,哪怕他就装模作样的接一下,表达自己对网球的决心。

  很快,两个人重新回到了球场,整个场地已经被张诚的光击球轰的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还好,还能打,不过下一场的休息时间可能要延长一个小时了。

  于彦轻轻地拍了两下网球,强忍着手腕处的刺痛发出了球。

  网球堪堪过网,随后,又是强光亮起。

  已经有了决定的他连忙激发出速之极,球拍带着看不见的速度挥了过去。

  然后,于彦就看见他的球拍甜区破了个洞,这球,直接穿过去了!

  关键是,这一球于彦根本就没有感受到那势不可挡的力量,甚至是他的钢铁之势都没有抵挡住这球的穿透力。

  这球!

  好像进化了!

  对面,张诚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还不错,光击球中融入赤红莲,效果比他想象中还要强。

  这种无与伦比的穿透力哪怕是以防御著称的钢铁之势都无法抵挡。

  而且,张诚亲眼看到他的这一球虽然也是砸到了后面的大理石上,但是却不是爆炸般威力,反而是直接扎了进去,非常内敛,力量完全集中在了一起。

  真有意思。

  对球拍倒是效果拔群。

  “0-15。”

  于彦沉默的再次换了一只球拍,张诚看到这一幕后觉得司机大叔又有了忙碌。

  “砰。”

  再次发球。

  然后又是一闪而过的强光中夹杂着一缕缕漆黑的势力。

  不妙。

  于彦知道,这一球接下去,他的球拍又没了。

  但是,他不接的话,会被人看不起的,甚至这比赛视频传到京城后,他会抬不起头的。

  于是,于彦倾斜着球拍,以极致的速度斜拉向上,直接用球拍的金属边框对上了这一球。

  这也导致,这一球直接失控弹到了天上,而他的右手直接发出了一声嘎吱声。

  张诚高高跃起,背靠太阳,宛若神明。

  “砰。”

  巨大的抽击响起,网球砸在了于彦身前。

  于彦本能的把球拍挡在腹部,随后,直接连人带拍被张诚这一球给轰了出去。

  “0-30。”

  “部长~~”

  上阳一中那边的参赛席上一片惊呼。

  他们的部长被轰回来了,而且表情有些痛苦。

  “我没事。”

  于彦脸色苍白,腹部有些刺痛,但是还是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走进了球场。

  此刻,这个骄傲的少年看着张诚的目光有些复杂。

  “要不,弃权吧?”

  张诚小声的给了一个不成熟的建议。

  “混蛋,欺人太甚。”

  “张诚,你不要太过分了?”

  “安静。”

  裁判员直接阻止了李道滨他们的暴躁,转头看向了于彦道:

  “继续比赛还是弃权?”

  “继续。”

  于是,裁判员也不再说话,重新回到了高椅上。

  还剩最后两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