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9更)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9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月二十号。

  慕尼黑体育场。

  阳光驱散了浓雾。

  阴沉了几天的天气终于有了好转。

  私人球场上,张诚站在底线中间,对面是整整八台发球机。

  “砰。”

  随着一声轻响,对面的八台发球机全部喷出了芥黄色网球。

  张诚眼神平静,迎着飞来的八颗网球来回横移,随后,漆黑色气息一闪而过,八颗网球全部被打了回去,落在对面指定的位置上。

  一球八打!

  “还不错。”

  张诚嘴里嘀咕一声,随后抬起了左手。

  这只左手比他想象中恢复的还要出色,只能说不愧是德意志骨科,多少是有点东西的。

  现在,他已经完全能够用左手进行挥拍和击球,甚至还能做到像刚刚那样的一球八打。

  张诚深吸一口气,并没有停止这种训练。

  对面场上的八台发球机再次发出一阵阵声音,八颗网球再次喷吐而出。

  左手上,球拍显得很是灵巧,漆黑色气息在张诚的控制下做出了各种造型。

  然后,张诚看着飞来的八颗网球再次做出了挥拍,只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是仅仅想要回击而已。

  八颗网球虽然同时从发球机里喷出来,但是因为寿命的原因,每颗网球的时机其实都不太一样。

  然后,张诚就选择用不同的招式来打会那些网球。

  不过让他有些失望的是,八颗网球在这种回击下只打回了四球,还有四颗网球落在了他的脚边。

  “可惜。”张诚叹了一口气。

  “啪啪啪。”

  旁边,一位秃顶的外国友人鼓着掌走了过来,嘴里掩饰不住的赞美之词:

  “amazing,我特发科。”

  “华国人,你可真让人难以置信。”

  “卢西教练客气了。”

  张诚倒是没有骄傲,反而是脸上多了一些谦逊。

  “不客气,不客气,实话实说罢了。”

  卢西眼神火辣辣的盯着张诚,这个眼神张诚只在余人水眼里看过。

  张诚撇了撇嘴不再说话,随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颗网球。

  抛球挥拍,芥黄色网球画出了一条诡异的弧度飞向了对面。

  “噢,买噶的!张诚,你真的是太牛逼了。”

  卢西站在原地蹦哒了几下,再次用蹩脚的华语说着,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若不是知道绑架是犯法的,他现在就想扛着张诚离开这里。

  张诚和卢西教练是在十天前认识的,当时张诚只是想找个能正经打球的地方来实验一下刚刚治疗的左手,于是就在这个球场跟人打了几场比赛。

  而当时,卢西教练也在带着他的学生来这里训练。

  本来,两边是没有交集的,但是张诚在恢复训练的过程中被卢西教练看到了。

  于是,这位慕尼黑中等学院的网球部教练就有些心痒痒,直接在他那学生面前说了几句风凉话,这让那群心高气傲的正青春少年如何能忍,直接找到张诚发出了挑战。

  然后。

  然后这群人就被张诚一个人全干倒了。

  至此,这个卢西教练就彻底盯上了张诚,为此,他还特意在这几天学了一点点的华国语言。

  同样是初中生,张诚是卢西教练见过最强的,也是最有天赋的。

  一球八打,这可是极其恐怖的网球技术,而张诚竟然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他才13岁,前途无量啊!

  “张,来德意志打球吧,日后,世界排名史上必有你的一席之地。”

  卢西再次向张诚发出了邀请。

  然而,在他火热的看了张诚半天,张诚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以后吧!”

  张诚也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目前去别的地方打球并不在他的计划内。

  “真的不考虑考虑?”卢西有些不死心。

  张诚苦笑一声:“卢西教练,这已经是你邀请我的第二十次了,同样也是我拒绝你的第二十次。”

  “那又如何,你们华国不是有一句话叫做铁杵磨成针吗?所以只要我有恒心,迟早能够打动你!”卢西教练看样子是做过功夫的。

  这十天,卢西教练亲眼看到张诚的可怕进步。

  从一球一打开始,平均每天进步一球,直到今天,张诚已经能够做到一球八打了,这对于卢西教练来说是难以置信的。

  然而,这次他可是亲眼所见,自然不会放过张诚这样有天赋的少年。

  而且他相信,以德意志的网球氛围和强大实力,张诚一定能给他打动的。

  “可是我还有十天就要回去了。”

  张诚抬起了左手,此刻,紧握球拍的左手虽然看上去白白净净,但是却非常有力量感。

  那柔和的肌肉线条加上精壮的骨骼,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只绝品好手。

  二十天的专注治疗,他的左手已经恢复了大半,连同封印中的二刀流和他这具身体原本的蓝色格调系列网球都提前解封了,刚刚他那一球八打和诡异的发球就是左手打出来的。

  “哇?为什么?为什么要回去,德意志这边的网球氛围难道不好吗?你们华国……”

  “好是好,但是我是过来治疗的,我的左手还有十天就差不多能够痊愈,到时候我就要回国了。”

  张诚说着说着然后瞥了卢西一眼认真道:“而且,如果卢西教练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华国看看,现在华国的网球氛围也挺不错的。”

  “沃特?”

  “嗯,就这样吧,今天就到这里了,我还有事,该走了!”

  张诚对着卢西教练露出了一个善意的笑容,随后收回球拍背着网球袋走了出去。

  卢西看着张诚的背影目光炽热。

  不行。

  这个华国人怎么也要留下来。

  想到这里,卢西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聊了几分钟后,这个教练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

  卡亚斯培训基地。

  二十天的交流赛,厉行云他们输多赢少。

  对此,余人水哪怕心里有数也还是充满了失望感。

  关键是对面出场球员的年龄普遍要比他们小一两岁,这就能突显出差距了!

  就在这个时候,余人水却是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竟然是张诚给他发来了消息。

  余人水有些迷惑,从来到德意志开始,他们已经有接近二十天没联系了。

  不过当余人水打开微信的时候,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

  眉开眼笑!

  于是,余人水转身朝着卡亚斯培训基地的正大门走去。

  这小子,来的可真及时。

  ……

  卡亚斯培训基地正大门,张诚正背着网球袋和两位秃顶大叔面对面相望。

  没办法,哪怕呆了二十天,张诚依旧没学会这个国家的语言,只能进行眼神交流。

  我要进去!

  不行!!!

  顿时,张诚就只能给余人水发了一个消息。

  不过十分钟,张诚就看到余人水满脸笑意的走了过来,然后娴熟的和两位安保人员交流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对着张诚招了招手。

  张诚对着两位秃顶大叔翻了个白眼,然后走了过去。

  刚进去,余人水就迫不及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家伙,来的好啊!”

  “咋了,余先生?”

  张诚有些好奇,怎么二十天不见,余人水的头发好像都变得稀疏了一些。

  这让他又想到了他见过的那几个德意志大叔。

  好像,他们都是秃头!

  难道,秃头也能传染?

  张诚打了个冷颤,紧了紧身上的网球袋。

  还有十天,快要回去了,秃头应该也轮不上他吧!

  余人水叹了一口气,随后把这二十天的战绩给张诚说了一遍。

  其实有输有赢倒也还好。

  但是关键是对面年龄就像个初中生一样!

  “怎么了,那还有讲究吗?交流赛而已,自己取得进步不就好了?”

  张诚充满疑惑的看着余人水。

  “唉。”

  余人水叹了一口气,带着张诚边走边说:“你不懂,交流赛表面上是交流经验,但是每年其实都是咱们自己发起的。”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不知道。”张诚摇了摇头。

  “意味着每年咱们网球协会都要给卡亚斯培训基地注资,当然,表面上他们会说这是扶持基金,再通俗一点就是咱们网球协会花钱找别人打交流赛,然后还输多赢少被人羞辱!”

  “咋了?骂人啦?”

  “那倒没有,就是面子上不好受。”

  张诚陷入了沉思,随后想了想问道:“如果交流赛咱们输少赢多呢?”

  “那样的话,可能就轮到他们来华国找我们打交流赛了。”

  余人水眼神晦涩莫名。

  “哦?那还要交钱吗?”

  “交个屁,你真以为咱们网球协会钱多了烧的!”

  “是你们网球协会。”

  余人水:“……”

  “你小子,还没说来这里做什么呢?手又痒了?”

  余人水眼神怪异,但是看着张诚却多了一些期待。

  手痒好啊!

  手痒了就能帮他们找回面子了!

  然而张诚却是笑了笑摇了摇头。

  “手倒是没痒,但是差不多快好了!”

  张诚当着余人水的面举起了左手,阳光明媚下,苍白的左手看上去像个艺术品。

  这手,可不像是打网球的!

  “我先进去看看,您老人家慢慢走吧。”

  张诚笑着加快了速度,很快就把余人水甩到了后面。

  对此,余人水只能歪嘴一笑。

  还老人家?

  他今年才四十岁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