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几近地狱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三章 几近地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卡亚斯的训练球场有些安静。

  场上,一面充斥着光辉,一面如临地狱。

  大卫想了想,深深地看了一眼张诚,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网球。

  英雄光辉包裹着网球,随后强力的打击落入球上。

  这一球,发力改变了!

  张诚通过声音做出了判断,随后,漆黑的气息集中在球拍甜区最中心那点,对着弹起的网球砸了过去。

  嘶。

  左手传来了一丝丝阵痛。

  刚刚那一球的力量真的是集中在一点,张诚虽然破了,但是还未完全治好的左手着实产生了疼痛感。

  不过还好,他的左手上缠绕的漆黑色气息对于力量做出了抵消,这种程度的伤害不大。

  两边,形成了拉扯,漆黑色气息和光辉形成了正面的碰撞。

  同时,比分也在交替上升,但是那些卡亚斯的高中生却是惊人的发现,他们的大卫选手竟然处在下风。

  怎么可能。

  “Game 张诚,4-1,交换场地。”

  一分半的休息时间,两边倒是谁也没有说话。

  外面,萧炎已经完全看不懂了,为什么极之势力能够压制光辉?

  而且,那真的是势力吗?

  张诚的势力他见过,明明就是那种犀利的不像话的剑光,可是通过刚刚的对局,这可一点也不像个侠客啊!

  “不是极之道!”

  一旁的余人水突然沉声道。

  他毕竟活了四十年,见多识广,张诚那缠绕在左手的漆黑色气息根本就不是极之道。

  那是光辉!

  漆黑的光辉!

  不过,哪怕再见多识广,他余人水也没见过有人能把光辉缠手上的。

  这他娘的什么情况?

  “会长大人,您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一旁的萧炎他们连忙看向了余人水。

  余人水摸了摸下巴,随后给这群小年轻们解释了一句:

  “那种漆黑色气息不是极之道,那是一种光辉,一种漆黑的光辉!”

  “光辉还能是黑色的?黑色也能发光?”

  “咋了?你是看不到吗?”余人水直接翻了个白眼。

  “只要能看到,就是有光,为什么不能是光辉呢?”

  “只不过那片漆黑太过浓稠,粒子完全集中在了一起而已!”

  ……

  场上,比赛已经重新开始,第六局是张诚发球。

  就像余人水说的,只要能看到就是有光,张诚这一球,对面的大卫就没有看到。

  “15-0。”

  大卫的身影在接发线位置来回游荡,他能够听到网球落地的声音,也能看到周围所有的人,甚至,他都能看到张诚。

  但是他却发现,他根本就看不到那颗包裹着漆黑色光辉的网球!

  “什么情况?”

  周围慢慢讨论起来。

  前几局不是还打得挺好的嘛!

  怎么突然就不接球了?

  “看,大卫的眼睛!”

  这个声音响起,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入了大卫的眼睛里。

  那是?

  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卫眼里的光消失了!

  这不是瞳孔涣散,也不是某些演员那无神的眼光。

  而是真正的目光消失了。

  或者说,大卫瞎了。

  “啪啪啪。”

  张诚面无表情的盯着大卫拍了两下网球,左手上那漆黑色的光辉开始蔓延,渐渐的包裹住了他的半个身子。

  所有人都有些惊恐的看着张诚。

  看着这种如同地狱爬起来的恶鬼一般的身影。

  “砰。”

  一球。

  大卫动了,通过破空声来跑断了方向。

  “30-0。”

  砰。

  这一次,大卫通过张诚的动作来作出反击。

  然而,他却惊人的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到张诚的挥拍。

  “40-0。”

  砰。

  “Game,张诚, 5-1。”

  没有交换场地,大卫盲目的看着裁判,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芥黄色网球。

  这个时候,他能够看到。

  但是,随着他发出了这颗网球,张诚再次打回来的球他又看不到了。

  耳边有八道破空声,大卫努力的想要一次把这八道声音同时打回去。

  但是,随着他的挥拍,他的心里一阵咯噔。

  少打了一球。

  果然,随后裁判就做出了判断。

  “0-15。”

  大卫的脸色变得有些迷茫,甚至看着手上这颗芥黄色网球他竟然诞生了一种名为恐惧的感觉。

  打网球,不应该是快乐的吗?

  “喂,要用心。”

  张诚的声音如同黑暗中的曙光,瞬间,大卫的眼神就恢复过来。

  随后,大卫身上的英雄光辉发出了灿烂的光彩,大卫完成了自己那雕塑般的发球。

  “砰。”

  这一球,仿佛驱散了黑暗。

  随后,大卫听到了回击声。

  不,他不仅听到了,同时,这一次他也看到了那颗芥黄色网球。

  “我看到了。”

  随后,光辉炸裂,英雄之剑向前出击。

  对面,张诚笑了笑,早就已经不知不觉中把球拍换到了右手,然后。

  “砰。”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漆黑的重剑斩向了那柄英雄之剑,随后光辉炸裂,重剑破碎。

  “砰。”

  大卫再次回击,身上的光辉愈演愈烈,几近形成实质。

  张诚慢慢的后退,他的那半场上已经被英雄光辉入侵了一半。

  “15-15。”

  砰。

  “30-15。”

  连续扳回了两球,大卫脸上的笑意更盛,连同身上的英雄光辉都变得更加闪耀。

  “对,就是这样。”

  张诚脸上布满了怪异,漆黑的瞳孔中隐藏着看不见的恶意。

  两边,再次对拉了两球,大卫又取得了一小分。

  “40-15。”

  “好玩吗?”

  张诚静静地看着站在底线拍球的大卫。

  大卫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当然,打网球是快乐的。”

  “快乐吗?”

  张诚把球拍重新换到了左手,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那就让你快乐快乐。

  “张诚状态不对。”

  余人水语气凝重,看着场上重新换了手的张诚,脸上布满了担忧。

  之前,张诚虽然看上去也很嚣张,甚至说是极其狂傲。

  但是张诚依旧是那种打球归打球,不像现在这样的戏谑。

  自从他那左手上浮现出了漆黑色光辉开始,张诚整个人就有些不对劲。

  这种虐杀,不就跟老鹰捉小鸡一样吗?

  “砰。”

  场上,随着张诚换了左手,结果再次呈现一面倒的局势。

  大卫又开始陷入了前几局的样子,眼中的光彩再次消失,浑身的光辉在张诚左手那漆黑色光辉的压制下如同风雨里的蜡烛,吹之即散。

  砰。

  最后一球。

  这一球,大卫接到了,但是很快他就松开了球拍,仍由那一球从他的身边砸过。

  “比赛结束,张诚获胜,比分6-1。”

  裁判的宣判才让大卫清醒过来,随后看着对面面带微笑,一脸温和的张诚,大卫还是非常有绅士风度的伸出了手。

  “打得不错,不过十倍还是太夸张了,最多五倍。”

  张诚语气中充满了调笑。

  大卫虽然听不懂华语,但是看着张诚那温和的笑容也以为对手在夸他。

  于是,这位友善的外国友人直接对张诚竖起了大拇指,生前第一个说的华语竟然是一个字:

  “棒。”

  “Danke。”张诚也用自己唯一学会的一句外语回了一句。

  两个人都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球场,顿时,整个球场爆发出一阵轰鸣声。

  “棒,棒,棒!”

  张诚连忙挥了挥手往下压,嘴里不停的说着:“Danke,Danke,Danke!”

  “张诚,你不对劲你知道吗?”

  回到了余人水身边,张诚赫然发现这位小老头神情有些严肃。

  于是,张诚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道:“余老鬼,我哪里不对劲?”

  “果然,张诚他不对劲。”

  一旁的萧炎他们也是脸色大变,之前余人水给他们说的时候他们还不相信。

  但是张诚这一开口,顿时就暴露出了他不对劲。

  “开个玩笑而已,不用那么认真。”

  张诚笑了笑,随后脸上恢复了温和的笑容。

  然而,余人水他们依旧是保持着狐疑的态度看着他。

  “算了算了,今天也累了,我先回去了。”

  张诚摆了摆手,随后给余人水他们打了个招呼后就离开了。

  看着张诚的背影,余人水眼中充满了凝重。

  或许,他应该给高雄打个电话,让他再带张诚去看一看心理医生。

  “会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跟你们无关,你们继续吧。”

  余人水说完,转身朝着门外走去,留下了一群懵逼的人。

  ……

  二楼,监控室。

  卢卡斯静静地看着对决的结束,托着下巴这个动作已经好久没有变化。

  “卢卡斯教授,这是您让我收集到的数据。”

  一旁,一位工作人员给卢卡斯递上了一张表单。

  卢卡斯这才回过神来,低头看向了有关于张诚的一切实测数据。

  力量5,速度5,体力4.6,技巧7,精神7。

  掌握一种漆黑的光辉!

  看到这些数据,卢卡斯连忙掏出手机给他儿子卢西打了个电话。

  刚接通,对面就传来了一声咆哮声:“老爹,我找人打听过了,张诚去了你那里,你帮我留下他,我现在就过去。”

  卢卡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多出了一丝冷意道:“别来了,张诚走了。”

  卢西顿时沉默不语,随后才带着疑问道:“那你给我打电话是?”

  卢卡斯非常直接道:“张诚多大?”

  卢西:“说的哪里?”

  卢卡斯脸都青了:“年龄!”

  “13岁,今年刚刚……”

  卢西话还没说完,手机里就传来了一阵嘟嘟声。

  卢卡斯直接对着一旁的助理说道:“去找人调查一下这个张诚,这两天我要他的全部身份信息。”

  “还有呢?”

  “还有就是要快,非常快!”

  卢卡斯说着说着后瞥了一眼小助理沉声道:“对了,我那个不孝子来的时候别让他进来。”

  顿时,小助理就懂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