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约战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六章 约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约战?”

  “对,约战。”

  张诚手机里传来了余人水的声音。

  此刻,他正在慕尼黑骨科医院里接受秃头医生的治疗,离上次去大医生那里又过了两天。

  “为什么要约战,让那个拉斐尔在卡亚斯等着,有空我就去找他。”

  “可是这次的约战和交流赛不一样。”另一边的余人水声音有些迟疑。

  张诚瞬间就懂了,这个余人水绝对在这场约战上下了注。

  “说吧,赌了什么?”

  “这个,咱们见面再说吧?”

  余人水声音有些慌乱,随后也没给张诚问太多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张诚收回手机陷入了沉思。

  这个余人水在搞什么东西,不过转头他就看向了自己的左手。

  随着最后一个疗程的开始,再加上这几天他也听医生的没有用左手打球,左手恢复的效果也出乎了这个秃头医生的意料。

  “非常不错,最多一周,张先生你这左手就能完全复原。”

  秃头医生说什么张诚听不懂,但是高雄倒是给他配了一个翻译,这话他能听懂。

  “那就麻烦医生了。”

  张诚把左手从医生那里抽了回来,随后背上了放在一旁的网球袋对着那个翻译说了一声。

  “我去卡亚斯培训基地,你跟高老板说一声。”

  说完,动作很快,转身离开!

  ……

  卡亚斯培训基地。

  张诚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余人水。

  “说吧,余先生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余人水谄笑一声,小心的把张诚拉到了一遍小声道:

  “看到下面的比赛了吗?”

  张诚眼睛往下一瞥,此刻的球场上对决的是厉行云和拉斐尔。

  然而,和萧炎一样凄惨,拉斐尔就那么轻描淡写的连落四盘,打得厉行云苦不堪言。

  “我跟他们打赌,那个拉斐尔不是你的对手。”

  “然后呢?赌注是什么?”

  张诚斜着眼睛盯着余人水,这让余人水突然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但是他毕竟是网球协会会长,身居高位这么长时间,身上自带上位者的气息,稍微认真一下就摆脱了张诚对他施加的精神压力。

  “赌注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比较强,想让你们俩正面打一场。”

  “哦?我不信。”

  “是真的,那个拉斐尔在这个卡亚斯培训基地里一次都没输过,而你来到这里同样也是一次没输过,所以……”

  余人水说着说着声音就变小了。

  张诚抬起了头,再次看向了下面的那个瓷娃娃。

  不得不说,这个瓷娃娃可能是张诚遇到过的除了十八岁的程东大神外最强大的。

  有可能那个林丹大师都没有这个拉斐尔在一盘中强大。

  “你们不会把我和那个拉斐尔当成了赌注吧?”

  张诚嘴角勾起一抹邪异的笑容,随后目光非常有侵略性的盯着余人水。

  余人水想把这个瓷娃娃拐回华国已经想了好多天了。

  那么他张某人在这些天的表现难道就没有吸引这里负责人的注意?

  一个巴掌拍不响,很明显,这里的负责人和余人水达成了共识。

  “哈哈哈。”

  余人水干笑一声没有说话,但是就这个表现已经非常明显了。

  “真刑啊,余大会长。”

  “其实,我也在跟你商量嘛,可以拒绝的,我可以想其他的方法把拉斐尔带回去。”

  “时间定了吗?”张诚问道。

  “还没有,不过离交流赛的结束时间不远了。”

  “那好,就定在交流赛的最后一天吧!”

  “你答应了?”

  余人水有些惊讶的看着张诚,虽然心里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张诚真的答应了他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嗯,我需要验证一些想法。”

  至于什么想法,张诚没说,余人水也不好意思问。

  “那我带你去见见卢卡斯教授,这件事是由他负责的。”

  “不用了,你们商量吧,最后一天我会过来的,希望,那个拉斐尔不会让我失望。”

  张诚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余人水站在原地眼神闪烁。

  余人水转过了目光看向了下面的对决,看上去已经打到了最后一球,而厉行云快输了。

  “拉斐尔·特鲁希略,果然够强啊!”

  余人水眼中充满了火热。

  他可是了解过,这个拉斐尔只比张诚大一岁,而他的实力甚至还在张诚之上。

  眼看着这个拉斐尔已经离开了球场,余人水也是转身朝着二楼的监控室走去。

  他已经和卢卡斯教授商量好了,他负责和张诚沟通,而拉斐尔·特鲁希略则由卢卡斯教授来说服。

  ……

  此刻,远在华国的凤凰城梧桐树体育馆。

  这场来自主城的召集集训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还有一周,集训就宣告结束。

  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所有人的成长都是有目共睹的。

  尤其是邓平,虽然十天前他还看不起这些学员,但是到了现在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学员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出色的多。

  此刻,这位魔鬼主教练手上正拿着一张排名表,这是这些天这些学员通过对战赛排出来的。

  第一名是田明露,凤凰城梧桐中学的学员。

  第二名是赵庆生,天南城南屿中学的部长。

  第三名……

  一直到第十名,邓平的目光才停了下来。

  张量。

  阳城一中的部长!

  至于邓平为什么会关注张量,纯粹是因为张诚的原因。

  虽然他没见过张诚,但是这几天他把阳城市大赛决赛看了一遍。

  张诚确实有职业选手的水平,那强悍的异次元气息哪怕他看的是视频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强大。

  唯一可惜的是,邓平并没有亲自教导一下张诚,不然,张诚身上那些不成熟的地方应该也会不复存在吧。

  “张诚,真想快点见到你啊!”

  邓平的内心一阵火热,自从和程东闹翻后,邓平已经好久没有带徒弟了。

  并不是没有人愿意,而是邓平自己看不上。

  毕竟执教过程东大神,邓平的眼光已经上升了一个高度,哪怕这次集训排名第一的田明露他都觉得马马虎虎。

  但是张诚不同,13岁就踏入异次元,这是连程东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就是程东大神那也是十五岁的时候跨入的职业水准,虽然说极之道比光辉之道和异次元之道要慢,那也不会差距两年之长。

  “不过……”

  邓平突然皱起了眉头,他可是知道异次元之道的弊端的。

  强大的精神力量必须要有强大的身体素质作为载体才能完美的发挥出力量。

  从视频中邓平虽然看不出什么精神意志压迫,但是从张诚尽量控制着打那种光击球也能看出来,张诚的精神力量可能没那么稳定,一定有受到肉身的桎梏。

  张诚现在应该也会为自身身体素质而头疼吧!

  那种控制不住自身力量的感觉确实不是那么好受的,但是,他也只能靠他自己而已。

  邓平突然感觉有些好笑,这也是当年他坚持要让程东大神走极之道的原因。

  只不过几年过去了,他也想通了罢了。

  “今天的训练任务还有多久结束?”

  邓平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小助理。

  小助理连忙拿起报表单做出回答:“前十的训练任务还有两组,前一百还有四组,前三百是八组,五百是十组,剩下的还有二十组。”

  “哦,看来那前十表现的还不错嘛!”

  邓平饶有趣味的的说了一句。

  这些集训的学员训练任务都一样,但是从那剩余的训练量也能看出来彼此之间的差距。

  前十和前一百就已经拉开差距了!

  这次的四区大战可不是单个学校出战,哪怕的双打,都不会是他们熟悉的那些队伍。

  所有学员全部打散,双打组合也会重新组织。

  这次的四区大战也不是平常的那些规则,而是采取的十场单打和五场双打一共十五场比赛。

  其中单打比赛算一分,双打比赛算两分,一共有二十分。

  四大行省就这样来回循环,每两个行省中间都能遇上,最终按照获胜场次积分来进行排名。

  虽然是一盘定胜负,但是因为是循环赛其中的水分也很大,有些人说不定在第一场比赛中就把手给打断了。

  到时候要么弃权,要么只能上替补。

  而邓平现在的想法就是集训排名前十的算那十个单打选手。

  但是若是其中有适合双打的选手,邓平也会先考虑双打的问题,毕竟,双打的分数是单打的两倍,但是单打的场次又是双打的两倍。

  不过目前还是以集训为主,真正的队内选拔赛是在年后进行。

  到时候,那个张诚的左手也该治好了回来了吧!

  邓平摸了摸下巴,眼中充满了兴奋。

  调教天才,那可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呢!

  “让那些排在后面的学员加快速度,实在不行就收拾东西回家,真的是一群废物,浪费时间还浪费资源。”

  邓平怒吼一声,顿时让旁边的小助理头上滴下了冷汗。

  于是,这个小助理只能用温和的声音传达来自主教练的想法。

  顿时,那些自诩天之骄子的学员们就发出了小声的抱怨。

  然而,要让他们大声哔哔,那他们还是不太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