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衣无缝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衣无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个小时后。

  球场上的两个人还在奔波。

  不过和之前相比,两个人看上去都比较凄惨。

  张诚已经完全被染红了,全身上下散发着红土的味道。

  至于程东,则是浑身破破烂烂,衣服被张诚的剑意割的七零八落,好不凄惨。

  这要是小呆萌在这里,肯定又要捂着眼睛大叫一声:臭流氓!

  “砰。”

  “5-0,交换场地。”

  张诚气喘吁吁的走下场,倒是另一边的程东面不红心不跳的坐在他的旁边,甚至还想扯掉他这一身衣服展示一波肌肉力量。

  对此,张诚也只能表示大可不必。

  还剩最后一局,可能也是很长时间段的最后一局。

  张诚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

  刚刚那五局打完,虽然张诚一分没拿,但是有某些时候他是可以把握住机会的。

  只不过总是差了一点点,程东大神总能快他一步。

  张诚开始省视自身……

  一旁的程东也没有催促张诚如何,反而是继续跟着拉斐尔吹吹牛逼,打着哈哈。

  终于,十分钟后,张诚才睁开了眼睛,然后目光投向了程东笑道:

  “走吧,东叔,最后一局了。”

  “那就走吧。”程东也笑了。

  两个人重新回到了球场,依旧是张诚发球,只不过张诚捏着网球静静地看着对面。

  “东叔,打网球快乐吗?”

  程东:“??”

  “我觉得还挺快乐的,但那是在取得胜利的时候。”

  说完,张诚涌出了无我气息,终于发出了第一球。

  程东完成了回击,重新看向张诚总觉得这小子有些奇怪的变化。

  “有些不对劲啊。”程东嘀咕一声。

  张诚身上的气息和极之道不太一样,但是和寻常的光辉之道也不同,倒是跟本能有些像。

  不过,张诚倒是没有想那么多,经过刚刚的反思,张诚也对自身做出了调整,而且还特意往无我的更深层次想了一些。

  他的无我境界早就达到了深层次,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行,也该朝着天衣无缝进阶了。

  所以刚刚张诚才问出那种经典的对话,想要踏出那一步。

  不过可惜,张诚并没有办法找出那种打网球的初衷的快乐。

  他打网球,就是为了胜利。

  “砰。”

  再次回击一球,张诚胳膊抖了抖,程东的回击越来越重了,上面的力之极也越来越凝重。

  张诚眼神微凝,这就是真正的强者吗?

  “喂,小诚,你路走窄了。”

  程东一球把张诚给轰了出去,声音特别认真。

  “知道我第一次和你奶奶打网球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当时我也跟你一样,使出各种花里胡哨的招式,然而,你奶奶没有任何表示,永远都是那无法抵挡的一招力之极。”

  “所以,打网球没那么复杂,无论哪条道路,极之道也好,光辉之道,异次元之道,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完美的回击并做出让对手接不到的回击,这就是网球。”

  “所以,无论你的网球之道如何,请相信你自己脑海中那只网球之心,那才是你强大的根本。”

  张诚从浓烟中站了起来,随后陷入了顿悟。

  脑海中,那只银灰色网球之心此刻正闪烁着光芒,如同心脏一般的跳动着。

  他的网球之心至今只纂刻着败亡之道和异次元之道,不过随着张诚对技之极的领悟,网球之心的拍面上仿佛也刻上了一把在火焰中翻滚的看不清面容的剑。

  而此刻,伴随着心境上的一些变化,银灰色网球之心上开始散发着明亮的光芒,和那败亡之道散发的漆黑色光辉相互对立。

  外面,张诚身上的无我瞬间收敛,短暂的延迟后猛烈爆发出全部的光芒。

  玄青色粒子漂浮在周身,头上的碎发随着粒子而飘荡。

  天衣无缝……

  张诚慢慢的走了出去,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属性上的变化,他只是感觉自己变完美了。

  就像是这十几天的修行,哪怕属性上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就是变了。

  “继续吧。”张诚看着程东,脸上露出了笑意。

  “哦,连光辉都用出来了。”

  程东大神并不排斥光辉之道,相反,年轻的时候,他也是三道齐修,对此,他还跟他师傅闹翻了。

  只不过,在经过十几年的成长,他也想开了罢了。

  他能够看出来张诚身上的这种光辉和别人的光辉不太一样。

  别人的光辉往往附加了特殊的属性,而张诚身上的这种光辉除了严谨外,剩下的就是对自身的进行修正,让自身处于天衣无缝的状态。

  “你这是什么光辉?”

  看着张诚准备发球,程东还是问了一句。

  “落幕光辉。”

  张诚说完,一球打出。

  这一球太快了,速度绝对是接近了七点。

  然而,程东在感受到那一闪而过的奇妙感觉后却是笑了。

  “想吞噬我?”

  随后,简单的挥拍就摧毁了那附加在网球上的光辉。

  张诚动作也变快了许多,程东的动作刚起,他就已经有了动作,然后,落幕光辉中夹杂着剑意一同入侵了对面的场地。

  “小诚,太天真了。”

  自始至终,程东都没有使出他的剑道,只是单纯的用力之极打着网球。

  强大的气浪席卷全场,但是张诚总能做出回击。

  在落幕光辉的提升下,力量,速度都有很大的提升,唯一差劲的就是他的光辉并不能对程东产生任何影响。

  “结束了。”

  看着飞来的这一球,程东眼中充满了坚定。

  “小诚,坚持你自己的道路,这最后一球就当做这一次简单旅程的饯别礼吧!”

  话音刚落,一股雄浑的气息就升了起来。

  张诚定睛望去,程东大神背后,一道巨大的身影站了起来,随后从脚下的青莲上拔出了一把利剑猛然挥下。

  一力破万法!

  这一剑,斩断了张诚身上的天衣光辉,同样的,在这一球下,那个特制的中网被一分为二,网球也是分成了两段砸进了张诚身前的红土场地中。

  比赛结束了。

  程东大神转过了身子,那爽朗的声音传了出来。

  “小诚啊,比赛加油哦!”

  对此,张诚微微一笑道:

  “东叔,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十八岁的样子。”

  那个时候,少年出游,意气风发……

  张诚说完,也没有和他东叔再打招呼,或许,明天他也只会悄悄的离开这里。

  ……

  等到张诚和拉斐尔的身影完全消失了,程东才转过了身子。

  目光游离在隔壁,心里一阵叹息:年轻真好!

  不过,等到他回过神来,看着红土场地上这凌乱不堪的样子,顿时,脸就拉了下来。

  完了,这奶奶要把他锤死了!

  难不成要趁着现在奶奶在放牛拔腿就跑?

  程东陷入了深思……

  ……

  二月二十八号,张诚他们重新回到了少阳区,失去了生命气息的空气吸的有些不得劲。

  张诚他们先是去了张量家里把小呆萌送过去,毕竟,野生的老爹老娘不回来,小呆萌还是要指望他家照顾。

  “见到奶奶了吗?”

  见面的第一眼,张量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对此,张诚翻了个白眼,没见到的话,他们这些天怎么生活的。

  “哦,看样子奶奶把你们教的挺好。”感觉到了张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张量也是有些吃惊。

  “那倒没有,每天放放牛而已。”张诚说道。

  “我不信。”

  张量在这十几天里每天都会和杜飞对练,然而就是这样,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提升还没有张诚的大。

  难道真的是那个传奇奶奶的问题?

  “张诚,下次有空带我去拜访一下奶奶啊。”

  “下次一定。”

  张诚可不是来唠家常的,赶紧打发走了张量,带着拉斐尔朝着网球协会赶去。

  但是,他却发现,张量他们同样也要去网球协会,于是,四个人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准备什么时候走?”张量看着张诚问道。

  “一号吧,你们呢?”

  “明天。”

  梧桐树的队内选拔赛会在一号开始,明天过去倒也正常。

  “那你们可以把小拉带上。”

  “哦,他不跟你一起去澳网青少年邀请赛?跟我们走做什么?邀请函可以带一个人的。”

  “不了,他也有事。”

  一旁的拉斐尔也是开了口说道:“我要去凤凰城寻祖,顺便看看家乡的样子。”

  “哦,那以后的打算呢?”张量眼中闪烁着光芒。

  这个时候,张诚却是轻笑着开口道:“这不就是我带他来网球协会的原因吗?”

  顿时,张量也笑了,看着拉斐尔有些不怀好意。

  拉斐尔局部一缩,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恶意。

  不妙,有人在惦记他!

  很快,四个人就来到了网球协会,张诚先给余人水拜了个晚年,随后才说出了目的。

  “这个……”

  余人水陷入了沉思。

  他可是想把拉斐尔收入网球协会的,怎么能让他入了阳城一中网球部呢?

  “不冲突啊,余先生!”

  张诚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余人水。

  顿时,这个老人家就懂了,随后眉开眼笑的给拉斐尔盖下了章子。

  “那你呢?去澳网带谁?”

  “不带了,一个人倒也轻松自在。”

  张诚摇了摇头,随后看着余人水笑道:“到时候,余先生可要给我报销啊!”

  “哈哈,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拿下冠军了。”

  张诚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冠军,他要定了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