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民风暴躁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四章 民风暴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三号,张诚和徐西西约好了一起去参加开幕式。

  两个人进去的时候,观众席上也已经坐满,徐西西没有去自己买的那个席位,反而是蹭了张诚的那张特殊的席位。

  邀请函能够带领一位观众的席位在前排,能够更好的观看到球场,这种席位其实卖出去的话能够最少十万。

  “十万不止,我买的那个席位都花了二十万,是在黄牛手上买的。”

  徐西西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邀请赛是在室内进行,场地本就不像室外那么大,整个观众席位也就两千不到,其中还有108个位子归属邀请函。

  在澳洲本地,一个席位都能卖到两万,徐西西从黄牛手上买票,自然是被狠狠宰了一顿。

  “那你应该转给我20万。”

  张诚突然轻笑道。

  “想的美。”

  徐西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可是特意来找你的,你总不能这么对待你的头号粉丝吧!”

  “呵呵,开玩笑。”

  张诚笑了笑,随后给她打了个招呼后就背着网球袋去了球场。

  他们参赛选手有自己的位置,而且在开幕式上,所有的参赛选手都要站在球场上露面。

  张诚刚到,一旁就有几个同样是来自华国的青少年给他打了个招呼。

  “你好,许多。”

  张诚看了一眼,这次邀请赛来自华国的好像就四个人,这也让他意识到了余人水能够得到这张邀请函多么不容易。

  “你好,张诚!”张诚伸出手和许多碰了一下。

  “哦,你就是张诚?”

  许多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随后目光瞥向了一旁的看上去极为健壮的少年身上。

  “那你认识他吗?田中健!”

  张诚笑了笑摇了摇头直接道:“不认识,不过,我会送他回家的。”

  这句话说完,一旁的田中健顿时转过了头,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盯着张诚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杀气。

  “张诚,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你,我还以为你回家养猪了呢?”

  田中健的话语中充满了讥讽,顿时让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许多本来想缓和缓和气氛的,但是另外一个参赛选手直接把他拉到了一旁摇了摇头,顿时,这个和事佬也就闭上了嘴。

  “养猪?”

  张诚嗤笑一声,随后道:“我家养牛,猪的话,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把你关在牛棚里。”

  “口气不小,忘了之前手怎么被我打断了?”田中健冷笑道。

  “确实忘了,但是,我会给你一个难以遗忘的澳网之旅的,当然,期待咱们能遇上。”

  张诚静静地看着田中健,目光更多的还是停留在他的右手。

  这个时候,一旁有几个澳洲人走了过来,拉着田中健说了几句话,然后,一个个的都不怀好意的盯上了张诚,嘴里叽里呱啦一大堆。

  “他们在说什么屁话?”

  张诚问了一下一旁的许多。

  许多脸色并不好看,随后对着张诚沉声道:“这群狗东西在骂你,当然,也骂了我们,而且他们还说要在球场中把你手打断。”

  “哦?”

  张诚歪着脑袋看着那群哈哈大笑的澳洲人,不愧是被袋鼠把脑袋踹淤了的澳洲人。

  这民风有点暴躁啊!

  张诚回过头看着许多笑道:“许哥,帮我跟他们说,遇到我,谁弃权谁是袋鼠养的。”

  “袋鼠养的?那不是乐在其中?”

  许多摇了摇头笑道:“应该是崽种养的,那才是侮辱人。”

  “还是许哥见多识广。”张诚夸赞一声。

  “那是。”

  许多连忙凑了上去,随后叽里呱啦一大堆,把那几个澳洲人气的脸都红了。

  张诚知道,这个许哥一定是加料不加价了。

  果然,脸都红了的澳洲人开始不讲武德,甚至想要直接动手,然而,许多直接脸都凑上去了,嘴里还不停的挑衅着:

  “来,来打,用袋鼠摇捶我一拳!”

  一旁的田中健安抚一下那几个澳洲人,随后目光不善的看着许多:

  “逞嘴皮子之强有什么用,有本事赛场上见,希望第一轮的时候遇到我你不要弃权。”

  “狗腿子。”

  许多嘀咕一声,随后回到了张诚身边。

  “确实是狗腿子。”张诚也点了点头。

  “没办法,上京中学经常跟澳洲这边打交流赛,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是很牢固的。”

  另外一个男生也走了过来,看着田中健眼中闪过一丝愠怒。

  “我叫朗行,你好。”

  张诚也是伸出了手,对于示好的人他也保持善意。

  “张诚,你可要小心点,那群澳洲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到时候在比赛中遇上,他们肯定会下黑手的。”

  “我知道,谢谢朗哥提醒。”

  “还有那个田中健,听说你之前手被打断了?”

  “额,还好,已经治疗好了。”

  张诚举起了那宛如艺术品的苍白左手。

  “那还好,那个田中健最喜欢的就是在比赛中把人手打断,而且还喜欢语言攻击别人,所以你们遇上他一定当心。”

  张诚点了点头,在接下来的聊天中,倒也知道了许多是来自燕京中学的网球部副部长,朗行则是东方青龙行省的省城明珠城的明珠中学的网球部部长。

  而且,许多的第一轮对手就是那个田中健,怪不得刚刚许多的脸色就不太好看。

  “不用担心,尽力而为。”

  朗行拍了拍许多的肩膀安慰一声。

  对此,许多倒是没什么反应,而是淡定一笑道:“没办法,谁叫咱们部长不来呢?”

  本来,这个名额是他们部长的,但是他们部长太懒了,懒得出国,所以就把邀请函给了他。

  对此,许多又怎么舍得拒绝。

  “其实第一轮淘汰还好一些,不然,以澳洲人的手段,咱们迟早也会遇上!”

  听到朗行这么说,张诚眼睛闪了闪后问了一句:“怎么说?”

  朗行小声的拉着张诚和许多然后才神秘道:“其实,每次这种非公开的邀请赛,这群澳洲人都会想方设法让其他国家的选手在淘汰赛时提前相遇。”

  “运气好的能够保送一个决赛名额,运气不好的,也在决赛前就被淘汰了。”

  “所以说,近几年,澳网青少年邀请赛的冠军基本上都是澳洲本地人,所以有些国家其实都不愿意过来参加。”

  然而张诚听到这里却是眼睛一亮,这么说来,他不就肯定能够和田中健对上了吗?

  想到这里,张诚握了握左手,感觉他这麒麟臂已经有些饥渴难耐了。

  “不过还好,第一轮除了许兄和那个田中健对上了,咱俩还不是对手。”

  “那第二轮呢?”张诚问道。

  “第二轮?”

  朗行耸了耸肩,然后一脸无奈道:“咱们还不一定能挺入第二轮呢?”

  “确实,别看这群澳洲人有些不讲武德,但是实力还是有的。”

  许多也在一旁说道:“别忘了,国外走的一般都是光辉之道和异次元之道,他们的成长在前期要比极之道快的多。”

  “这次参赛的108位选手,基本上就没有破七之下的,甚至我听说有几位选手已经接近了破八。”

  许多说着说着,眼中闪过一丝灰暗,对于那样的强敌,其实他们也只能尽力而为罢了。

  张诚挑了挑眉,舔了舔嘴唇,眼中充满了兴趣。

  有点意思。

  不过,他倒也能够理解。

  毕竟,这次的澳网青少年邀请赛的年龄限制在十七岁之下,破八,或者说接近破八倒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很可能,这群拥有职业水准的青少年们在参加完这次的邀请赛后就直接走上职业道路了,他们唯一欠缺的也不过就是经验和大赛的节奏罢了。

  就像张诚之前和他东叔打得那几场比赛,除了硬实力,那就是吃了没有大赛经验的亏。

  “别想太多了,咱们过来也不过就是来开开眼界的,哪能真的拿下冠军?能走几步算几步吧!”

  朗行叹了一口道。

  “不过,张诚兄弟你还是要小心,如果你过了第一轮的话,第二轮很可能就会跟田中健对上,那个人不简单,听说力之极已经破了七点,而且还掌握了一种光辉之道。”

  “嗯,我也听我们部长说过,田中健的力量极为恐怖,张诚,第一轮我就先给你探探路,到时候……”

  许多深深地看了一眼张诚,随后叹了一口气道:“实在不行,到时候你就弃权吧,因为,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你还想打网球的话。”

  对此,张诚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朝着放在最高颁奖台的那个冠军奖杯看了过去。

  除了冠军奖杯外,一旁还有一张奖金牌,奖金有四十万。

  上面有一个秃头的白发老者在发表着张诚听不懂的感言,但是随着那个老者指了指一旁的冠军奖杯,张诚还是懂了那个意思。

  随后,他就看到周围那一百多的参赛选手全部激动的嚎叫起来,搞得像冠军奖杯已经到手一样。

  张诚笑了笑,突然感觉有点意思,若是在这么多澳洲人眼前把那个冠军奖杯给带回去,那应该会很有意思吧!

  至于那个田中健?

  嗯!

  那几张体验卡是时候用掉了,不然都快淘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