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之网王系统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初见面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初见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4月2号,清晨。

  凤凰城,梧桐树。

  早上依旧是热火朝天的练习和排名的交替。

  最后一天,所有人都想争夺一下排名,这对于晚上的名额出场顺序会有点话语权。

  主球场上,依旧是一场单打的比赛,不过并不是张量和田眀露,而是排行第三的赵思文和第四的周三星。

  两个人都是破七的实力,不同的是一个人走的是异次元之道,另外一个则是光辉之道。

  同境界中,一般来说极之道是最强的,其次就是异次元之道,随后才是光辉。

  但是光辉之道唯一强大的地方就是修炼速度快,只要明悟自身要走的道路,并且坚持下去并完善,光辉自成。

  所以一般所有的网球选手都会辅修光辉之道,只不过这个辅修比主修要快就是了。

  ……

  场上,两边倒是打得有来有回,第四的周三星的光辉也已经进入了深层次,不过在赵思文的异次元球技的进攻下还是处于劣势。

  一盘终的比赛也不过就打了半个小时,最终还是由赵思文拿下,排名维持不变。

  也就在这个时候,封闭已久的主球场终于打开了,一道修长的身影闪亮登场。

  张诚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那个男人的脸上,但是只是一个瞬间,目光就再次被身后主教练邓平怀里抱着的冠军奖杯所吸引。

  扁平圆的冠军奖杯呈现银白色,不过材料可不是白银的,反而是一种特殊的合金材料。

  对此,许多刚拿上手的时候还咬了一口,差点没把他牙给崩坏。

  “看什么看,没见过世面。”

  邓平领着张诚走进了球场,随后,身后的大门重新关上。

  张诚径直来到了张量他们身边,按照排名,其实张诚被邓平按在了第十名。

  对于这个结果,张诚也不是很在意,毕竟对他来说,其实打谁都是一样。

  而且,他们阳城一中的全国大赛名额从他拿下澳网青少年邀请赛开始就已经到手了。

  这场比赛充其量也就是为了凤凰行省的荣誉而战。

  “回来了?”

  张量轻声开口道,就像是普通人打招呼的方式。

  张诚也是点了点头,随后环顾四周看了一圈,这些人就是凤凰行省近些年的未来了。

  “张诚,来打一场。”

  田眀露早就急不可耐,看到张诚的瞬间就发出了挑战。

  对此,张诚倒也没有拒绝,毕竟在来的路上,邓平主教练已经和他聊了一些事情,其中就存在对他们这些参赛选手进行考校。

  两个人来到了主球场,张诚让出了发球权,而且打得还是一局抢七。

  田眀露当然没有话说,他的眼中,现在只剩下兴奋。

  芥黄色网球被他在地上拍了两下,随后,幽幽的技之极从他的球拍上冒了出来。

  一股厚重的感觉油然而生,张诚甚至觉得这种势力倒是和他的重剑剑意比较像。

  而且很显然,这个田眀露也是踏入意境的人。

  砰。

  极致的穿透感。

  张诚豁然发现田眀露的这一球有些水滴石穿的味道。

  强攻,穿透。

  张诚瞬间懂了。

  利剑剑意爆发,和重剑剑意不同,张诚的利剑剑意同样也是极致的穿透和斩击。

  银灰色球拍上溅起了丝丝火花,芥黄色网球倒飞回去。

  “来的好。”

  田眀露不退反进,球拍上的意境却是再次发生改变,厚重感逐渐增强,拍面水波荡漾。

  利剑剑意深入拍面,顿时变得无影无踪,然后,一阵爆炸的气浪从田眀露的球拍上传了出来。

  这一球,力量很大,而且冲击力足够强。

  张诚懂了,于是瞬间切换成重剑剑意,对着这种力量型回击以暴制暴。

  重剑无锋,瞬间劈开了如同大海一般的厚重感,随后轻轻地往前一荡。

  田眀露脸色一变,接球的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难以抵挡的压力从球拍传到了手腕。

  好重。

  而且,充满了杀意。

  剑意,杀器。

  张诚的技之极本就属于攻击性十足的极之道。

  啪叽。

  深蓝色球拍落在了地上,这一球,田眀露没能接住。

  张诚以1-0领先。

  “好强。”

  周围人面色平静的看着场上的比赛,眼中充满了凝重。

  田眀露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倒是眼神变得更加火热。

  果然,不愧是站在初中生顶端的男人,张诚够强。

  田眀露重新捡起了球拍,随后走到了接发线位置。

  一局抢七,接下来轮到张诚发球。

  “我来了哦。”

  张诚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随后,银灰色球拍瞬间挥下。

  依旧是技之极,挥下的球拍像一把斩落的利剑划了下去。

  凌厉的感觉席卷全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皮肤有一丝丝的撕裂感。

  张诚的剑意加强了。

  对此,作为对手的田眀露是最有感触,他甚至都有一种自身被长剑架在脖子上的感觉。

  漆黑的技之极澎湃起来,田眀露的球拍上仿佛覆盖了一层乌光。

  砰。

  气浪飞溅,大海无量。

  田眀露选择用意境硬刚。

  啪叽。

  一根网线直接被切断。

  不过网球却也被他打了回来,而且还是一个死角位。

  然而,张诚仿佛是未卜先知一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那里,随后,球拍自下往上瞬间扬出。

  砰。

  “2-0。”

  这一球,反倒是被张诚打入了死角。

  感觉到了周围那股沉寂,张诚在接下来的几球当中并没有手下留情,反倒是在最后一球中直接击穿了田眀露手上的球拍。

  最终,张诚以7-0拿下了这一抢七局,倒是让周围人大开眼界。

  “啪啪啪。”

  掌声响起来,这一刻,张诚才算是得到了真正的认可。

  邓平主教练重新走了回来,怀里的冠军奖杯已经放下了,正好也是很巧和的放在了主球场最显眼的地方。

  “好了,都过来一下。”

  听到邓平的命令,除了张诚他们二十个人以外,其他的来这边集训的司徒他们也走了过来。

  “我说两句。”

  邓平主教练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其他三大行省的人员已经来了,明天就是混乱抽签,晚上我会把你们的出场顺序做出来。”

  “至于目标,很简单,我就想要第一名。”

  第一名,五个名额,邓平身为凤凰行省的主教练自然不会放弃。

  而对于在场的其他人来说,除了阳城一中已经有了一个保底名额,这里可是聚集了整整一百多所的高校。

  哪怕实力不济,如果真的有机会去全国大赛上露个脸,是个人都会表示愿意。

  所以第一名,他们势在必得。

  “其他三大行省的参赛选手就在隔壁,今天的训练就算了,如果你们有谁想去隔壁练练手,那也是可以的。”

  “当然,可以当作是比赛前的热身,不用使出浑身本领,不然明天上场你们也吃不消。”

  “还有,态度很重要,我希望明天的比赛你们能够当做全国大赛来打,赛出属于咱们凤凰行省的风采,现在解散。”

  邓平主教练的两句话就讲了这么多,直到他人走了之后,在场的选手们才恢复了活跃。

  “张诚,有没有兴趣去隔壁耍耍?”

  刚刚才跟张诚打完一局抢七的田眀露明显手有点痒。

  “你现在可是大魔王级别的存在,我敢肯定,过去隔壁绝对有很多人挑战你。”

  张诚听完连忙耸了耸肩,嘴角含着笑意道:“那可不敢,这样过去岂不是会被打死?”

  “有兄弟们在背后跟着,你怕什么?”

  连张量都过来起了个哄,顿时,张诚也不好再拒绝。

  本来,进来的门已经被关上了,但是随着邓平主教练的一声解散,通往隔壁的侧门又打了开来。

  而此刻,隔壁的二号球场里面训练的是来自青龙行省的参赛选手,这里只有三十人,除了二十个正式参赛选手外就剩下那十个替补。

  朗行也在其中,此刻,这个明珠中学的部长已经被围了有半个小时,全部在向他打听有关于张诚的事情。

  虽然参加比赛的视频他们也看过,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在现场观看的朗行了解的多。

  “真的别问了,就是很强,在场的应该没有一个是张诚的对手。”

  朗行这句话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然而,这里的都是十四五岁的正青春少年,心高气傲的,当然想正面碰一碰。

  “朗行不行,但是不代表我赵虎不行,张诚是吧,我倒是想要会会他。”

  一位人高马大的身影走到了人群外围,目光略显自大。

  他就是赵虎,青龙城的第一位代表。

  其实,他之所以站出来完全是因为和朗行不对付。

  毕竟,作为青龙行省,青龙城却不是其中的省城,反而是明珠城是省城,其中自然有些恩怨。

  所以,看着朗行一直吹捧着张诚,顿时赵虎就有些来气。

  虽然表面上他不是破八的对手,但是,嘴上功夫他赵虎绝不认输。

  “呵呵,赵虎,有本事你现在去隔壁,看张诚不把你屎打出来。”

  “你有本事让他过来,我弄死他。”

  赵虎话音刚落,隔壁的侧门就打了开来。

  然后他就看到为首的一位帅气小伙满脸笑意的看着他说了一句:

  “要不试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