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工主宰 > 034 飞行员生涯最后一次作战任务黄了?

我的书架

034 飞行员生涯最后一次作战任务黄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空中服务?”

  何安苦笑。

  仅仅靠着空中服务,肯定是不够的。

  他看着谢一九,问道。

  “刚才那个,应该是G3以上级别的改造者,这就意味着什么你知道么?”

  “小队以上级别的改造者?”

  谢一九灵机一动。

  芝菱东三公司跟那个让人讨厌的国家差不多,或许武装力量编制也差不多?

  “对,至少是小队级的,而且有重炮,看那火力强度……至少达到了我们这边重炮团的规模。”

  陈涛说道。

  “不,如果出现了重炮团,军团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何安摇头。

  即使军团内部被渗透,也不可能敌人一个重炮团出现在眼皮下,都没发现。

  龙牙军团的空中侦查、地面侦查一直没停。

  还有大量的雇佣兵活动。

  “如果火箭炮呢?”

  谢一九问道。

  “火箭炮?那是什么?”

  几人都是看着谢一九。

  这下子。

  轮到谢一九震惊了。

  这些人,居然不知道火箭炮是什么?

  别开玩笑了。

  坦克、重炮什么的都有。

  没有火箭炮?

  导弹都有。

  没有火箭炮?

  那自己在前哨营看到的那个顶部扛着一堆管子的玩意儿是啥?

  “那是烟雾发射器,在装甲突击时,为了避免空中轰炸,掩护装甲部队……”

  “……”

  谢一九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这世界,有毛病。

  打了三次世界大战。

  蘑菇蛋都能炸出异世界的通道。

  居然没有火箭炮这种洗地的神器?

  没有火箭炮……

  看来,这个世界的武器设计师,到了战场,要么是被干死了;要么就是还没来。

  谢一九也没法说这些。

  百里舞风已经向着最开始被击毙的改造人尸体位置走去。

  这女人。

  居然去摸尸体。

  想到她当初看没穿衣服的自己的那种眼神,谢一九更是恶寒。

  果然如此。

  谢一九无聊,也凑过去。

  他很好奇那些电子眼跟机械臂是如何跟人体连接的。

  “卧槽,如此血腥,你也不怕将来嫁不出去……”

  谢一九到达的时候,刚好看到百里舞风正在正用匕首从一具尸体上挖出电子眼。

  这女人!

  百里舞风不是搞基因工程的?

  跟医生没区别。

  果然,不能跟具备外科手术的女医生多接触。

  “老娘看上你了。”

  百里舞风手上动作没停。

  “我警戒……”

  谢一九自讨没趣。

  天下女人死光,也不能能娶女医生。

  尤其是眼前这疯婆娘。

  长得漂亮有毛用。

  陈涛跟何安两人亲自侦查了一番周围,没有再看到敌人的踪迹。

  “冯少尉,你回去汇报。”

  谢一九跟百里舞风铁了心要报复,又怕他们出问题。

  何安对没有护甲的冯阳说道。

  “我要去给兄弟们报仇!”

  冯阳咬牙说道。

  他们一辆车的战友,在一起训练多年,早就有了默契。

  就这样交代在这里三人。

  只剩他一人。

  心中的难受,可想而知。

  “少尉,这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消息不传递回去,前哨营的防线,在这样的炮火下能支持多久?”

  何安黑着脸。

  这货没有外骨骼,没有护甲,非得在这里抽热闹?

  冯阳低着头,不吭声了。

  “如果前哨营出现了变故,你就去团部……”

  何安提醒他。

  一行人刚出发,距离目标区域还有很远的距离。

  就遭到了伏击。

  芝菱东三公司派出来的指挥官不是傻子。

  十多公里的直线距离,如此猛烈的炮击。

  听不到?

  很有可能,前哨营也出现了问题。

  这也是何安不立即回去的原因。

  冯阳也知道事情的严重,转身掉头而去。

  “整顿装备,准备出发。”

  何安吩咐几人。

  “机械臂不要了?”

  谢一九问。

  不是说改造人身上的机械臂跟电子眼值老鼻子钱了?

  何安的龙虱小队穷得要死。

  居然不打扫战场。

  “机械臂上有定位装置,等回来再解决。”

  百里舞风解释着。

  难怪。

  她刚才把几个电子眼取下来,直接从背囊里拿出去了一个黑色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盒子装起来了。

  至于β元素的药剂,谢一九都没看到什么样子。

  谢一九把打空的弹匣再装上了子弹。

  高爆弹也装了两个弹匣。

  “出发吧。”

  一行人开始向着山谷而去。

  ·············

  3号机场。

  轰-5从上午滑到停机坪,就一直没有动位置。

  作为机长,郗严靖连中午饭都没去吃。

  理由就是万一马上就要出发呢?

  眼看再有两个小时就天黑了。

  他越来越烦躁。

  一直等着塔台的消息。

  甚至都去询问了几次,让塔台的人都烦了。

  “老郗,别等了,搞不好这次任务黄了……”

  领航员王涛跟尾部通讯兼射击手赵强跟他坐在地上吸烟。

  都是被发配的。

  也没谁管他们。

  “你才黄了!闭上你的乌鸦嘴!麻痹的,好不容易有机会飞一趟。老子都快忘记怎么操作了!”

  郗严靖顿时火了。

  “老郗,别这么激动。我难道不想飞?”

  王涛说道。

  “就是,整个机场都希望满载出动一次。多久了,咱们都没有满载执行一次任务了!那些炸碎居然不再来找死!”

  赵强咬牙切齿地说道。

  身后的轰-5,内部弹舱装上了谢一九手工搞出来的10枚100公斤云爆弹。

  机翼下的8个挂架,也都全部挂上了250公斤的航弹。

  这样一来,刚好满载。

  空中轰炸支援服务,不管自己准备炸弹还是什么。

  基本上默认满载弹药轰炸支援一次。

  “这都多久了?按理,三个小时前,就应该发来消息……”

  “或许,他们有别的安排,黄昏时候,更适合作战,那些杂碎,晚上看得比我们清楚。”

  郗严靖把手里没有过滤嘴的香烟烟头扔在跑道上。

  狠狠踩灭。

  如同脚下有一个敌人一般。

  随后,爬上了机头靠后的驾驶舱。

  气泡型的驾驶舱,可以让飞行员有更好的视野。

  “老郗魔障了。”

  赵强看着爬上去的郗严靖,摇头不已。

  “如果你亲弟弟在地面被包围,你会估计上级命令,不开战机去支援么?”

  王涛很不客气地说道。

  赵强顿时不吭声了。

  郗严靖就是违反命令,才被发配到这边。

  原本是开喷气式战斗机的。

  然后到这边。

  学习开轰炸机,学完后,一次作战任务都没有。

  “再说了,他已经申请退役了。”

  赵强默默地向着机尾的炮塔走去。

  在这里的飞行员,谁没点故事?

  时间,一点点过去。

  眼看还有一个小时就天黑了。

  “难道……”

  郗严靖越来越觉得,退役前的最后一次战斗任务没戏了。

  看着驾驶舱里密密麻麻的仪表。

  心思复杂。

  甚至祈祷着奇迹出现。

  那支小队看起来战斗力很强啊。

  掀开了座舱盖,准备下来。

  “442任务支援飞行机组注意,检查装备,立即出发……442任务……”

  正在郗严靖准备放弃时。

  机场广播响了起来。

  原本在一旁百无聊奈打牌的地勤也迅速冲了过来。

  ·············

  442号任务的山谷外。

  一处隐蔽区域。

  谢一九通过瞄准镜,不断地观察着山谷内的情况。

  在他旁边不远处,几具穿着黄呢制服的尸体躺着。

  尸体的胸前,绣着一个红色的太阳。

  这些是埋伏在山顶上的暗哨。

  使用的枪械,有些像38大盖。

  不过却是半自动。

  有一支狙击枪,枪口很粗,枪管很长。

  口径达到了14.5毫米。

  这是刚换班的。

  就被何安跟陈涛、百里舞风三人摸上来,从后面抹了脖子。

  “瘸子,联系上了吧?”

  谢一九问道。

  山谷内,有一片工地。

  堆积了不少的材料。

  还有一些大型的设备。

  外面只有几座一层的房屋,跟后面的山体连接着。

  也不知道把里面掏空了多少。

  “联系上了,二十分钟到达。”

  陈文杰小声回答。

  随后又问:

  “头儿他们能在到达前把防空阵地解决掉吧?”

  “但愿吧。”

  谢一九再次涌起一股无力感。

  没有单兵通讯系统。

  很难联系。

  还特种作战个屁。

  出发前何安说有,谢一九以为真的有。

  结果,只是特么的一台电台。

  都到这样的情况了,能如何?

  黄昏,山谷里正是吃晚饭的时候。

  “轰隆隆~”

  很快,东南的天空中,隐隐传来了轰鸣声。

  “呜~”

  原本宁静的山谷里。

  瞬间响起了凄厉的防空警报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