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章对女娃另眼相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那人砍向辛婉清的时候,她看到对方拿着刀,那自己没有任何的武器,也不是没有还有一把锈掉的银针,这银针对大刀,辛婉清感觉不太妙,虽然自己不需要武器也行,但是自己太亏了。

  “等一下,先别急着砍下来,我得找一样武器才行。”

  就在那一刻,辛婉清喊停,差一点就砍到她脑袋的大刀截然停止在原处,

  那人有点震惊了,这样的时刻,还需要找什么武器,

  不过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如此瘦弱的女人,自己还一点都没放在心上,拔刀都觉得有点失面子,既然她想要找武器,那便找就是了。(那画面,亲爱的读粉们,自己脑补一下,看那个男人的反应有多牛叉,哈哈。)

  “那就赶紧找去啊。”

  蒙面男人放下大刀对辛婉清说,还带着不耐烦,杀个女人花样那么多,女人就是麻烦。

  这个时候辛婉清转身走向墙壁,看着垂下来的藤条,藤条看着脆弱实则坚韧无比,想想顺手拔了几根藤条,折断并且挪搓在一起,变成一根根细小的银针形状,就像暗器一般,放进自己的袖子里藏好,在准备一根稍微长一点的滕条。

  辛婉清拿着滕条走向蒙面男人。

  “哈哈,那根不起眼的滕条当武器,你真是不把杀手放在眼里啊,哈哈,不如这样,我在给你点时间去涂抹一些胭脂如何啊?哈哈”

  蒙面男人一句话说出来引得后面的那九个蒙面的人一阵哄笑。

  “胭脂就算了,你看我这衣服也知道我没那些银两买胭脂,不过本小姐天生丽质不需要那些东西也迷人得很,不是我说你还打不打?”

  辛婉清拿起蒙面人的大刀继续在距离头发还有一寸远的地方放着,还原了刚才喊停的动作。

  “哼,你太看不起人了。”

  蒙面男人看着辛婉清的动作顿时恼怒,战争也就一触即发了。

  而后面的刘玉彦已经对眼前的这个女娃另眼相看,用藤条做武器可柔可刚,这是那些蒙面人看不到的一面,可见辛婉清有多机智,他还看到了辛婉清藏那些小藤条的动作,他现在应该思考这场完胜的战斗会在多少时刻停止。

  半盏茶的功夫,领头的蒙面男人已经摔倒在地。

  这个时候另外的九个蒙面人不得不打起十二分警惕来看着那个他们看不起的女人。

  “我们一起上。”

  后面的人一句话,九个人一拥而上,围住了辛婉清。

  “哎,这就对了嘛,一起上多好,我还得省着时辰找路回家去。”

  辛婉清看着围着自己的九个人,眼睛稍微眯了一下,就在那一下她另外的感官已经打开了,逼着眼睛战斗这个变态的行为还是大姐“武神蓝怡悦”逼着自己学的,说是人在江湖漂难免不挨刀,万一在一个封闭没有亮光的环境下也能独当一面,现在借着机会牛逼一下。

  “哼,受死吧。”

  围着的男人拔出腰间的细剑刺向辛婉清,与此同时另外的八个人也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攻像辛婉清。

  后面对于那些个人,他开始默哀,并且刘玉彦已经开始倒数数字了。

  在数到八的时候,现场已经剩下一个人在地上喘气了。

  “嗯,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一点。”

  刘玉彦确实又小看了那个女娃子。

  这个时候辛婉清转身看向一直在观望的刘玉彦“喂,白头发,不对是黑头发帅哥,你看我这功夫保护你如何?这欠我的记得双倍奉还啊。”

  她嬉皮笑脸的看着刘玉彦,刘玉彦则对着她点点头“那是自然少不了。”

  “你,你,你是何方神圣?”

  就是刚开始砍向辛婉清的那个蒙面男人,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那个瘦小的女人,居然能在片刻之间杀死了九个活生生的大男人,这样的人压根就不是人,是神,是魔,是鬼。

  他已经开始默哀,自己现在还能活着喘气,但是他也不能苟活,就算活着回去,那个人也会处死自己,但是临死前,还是想知道自己是被谁杀的,没想到,没想到九殿下身边还有这样的高手。

  “我?我不姓何,也不叫方神圣,也就是一个小丫头而已,你现在可以咬破你牙齿上的鹤顶红了,不过你先等一等哦。”

  辛婉清说完转身看向刘玉彦“帅哥,这个人你留不留啊,虽然你们对鹤顶红没办法,但是对我来说还是小事一件。”

  她是谁?她是辛婉清,是历代不可多见的毒神,而且经过二姐“医神霍思思”调教之后那自己就是全能的,能毒能解还能打。

  “不必,我知道他们是谁派的,不必浪费你的精力。”

  刘玉彦是谁,是一个魔鬼般的存在,但是能叫得动江湖上的顶尖杀手还能知道自己现在在何处的人当然就是大皇子了,他想不到第二个人。

  大皇子是贵妃娘娘所生,本来在皇室就是大的那个人继承皇位,但是皇上却偏偏要求各位皇子个凭本事但是不能手足相残,目的就是想要刘玉彦坐上皇帝的宝座,但是又不能做的太明显,皇上知道刘玉彦的能力,所以根本就不在怕。

  也就是这样给刘玉彦引来了那么多的仇家,他还真是谢谢那位皇上爹,有一次他去找皇上理论,皇上居然说了一句让他吐血的话“彦儿,你现在经历过生死,在将来坐上皇帝这个位置上的时候遇到的什么事都不是事,所以去经历吧,只要活着就行。”

  意思就是明摆着,只要你活着继承皇位,其他没关系都是经历,真是牛掰了。

  “那成,你可以咬破鹤顶红了。”

  辛婉清转身看着地上还在喘气但是爬不起来的蒙面人,很不客气的说着你可以自尽了。

  蒙面人觉得非常羞愧,但是又能怎么样,咬破牙齿一命呼呜。

  “行了,我走了,我还要回去看看他们怎么准备我的葬礼,迟了没戏看了。”

  辛婉清扔掉手里的滕条随意的拍拍手,嘴里还碎碎念着。

  看着就要离去的小女娃,刘玉彦开口留住了她。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走吧,正好我也住在洛阳城,顺路有个伴。”

  刘玉彦起身来到辛婉清身边,靠得有些近,他想确定一下,这个女人是不是对自己一点影响都没有,现实证明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而且自己还有点贪婪,想要得更多。

  而辛婉清身边的这个七尺男子,虽然是足够帅,但是也太帅了一点,在一起太显眼了。

  “你还是算了,太显眼了,不合适,不合适。”

  刘玉彦没想到,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小女娃拒绝了,还是因为自己长得好,在宫里,那些看着自己长得好想靠近自己的人虽然已经进黄土了,而她居然嫌弃。

  “放心,只是一起出山,想走出这座山还需要两日的路程,出去了我们就各走各路。”

  其实走出这山只需一日便可,但是自己随时神差的说成了两日,怎么办呢?只能绕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