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英美]游戏融合中 > 第107章 印象(二)

我的书架

第107章 印象(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达米安看着笑的灿烂正和阿尔弗雷德碰杯的林赫, 默不作声地移开了视线。

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蠢。

达米安想道。

一直以来,在达米安看来,林赫是一个在各种意义上都非常神奇的女孩。

如果不是血缘的关系让他们在同一片屋檐下, 他也许永远不会把目光放在这种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人身上。

——平凡普通,乐观到有些蠢的女孩。

虽然后来发现对方并不是正常意义上的普通人, 而是有特殊能力的人,但是这不能改变达米安给她贴上的标签。

因为常在韦恩庄园待着, 他和林赫的接触算是比较多的那一个。

每天都能看到对方搞出什么新的花样, 做奇怪但是还挺好吃的儿童餐、拉着他一起看奇怪但还挺有趣的电视剧、开着琴房的门邀请他听她弹各种欢快的曲子。

全家里只有这个愚蠢的家伙看不透本质,把他当做一个小孩子。

她的表现不像是一个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她的目光永远在那些平凡的事情上停留。

达米安见过她在半夜偷偷跑去厨房偷吃,在发现达米安后, 林赫会悄悄给他塞一块小甜点,并拜托他不要说出去。

达米安看到过林赫戴着杰森送她的随身听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夜景, 当时他把灯按亮了, 随即被正欣赏夜景的林赫逮了个正着。林赫重新把灯关掉,然后拉着他站到落地窗前, 也给他塞了一只耳机, 让他听着空灵舒缓的轻音乐和她一起观赏夜空中有些稀疏的星光。

达米安在监控中看到过她躲在工作室打磨要送给他当生日礼物的木质挂钟, 在成品出来时,她举着那个挂钟傻笑了半天。

她会烦恼吃甜食发胖,她会用各种办法赖床,她经常对一切新鲜事物抱有热情, 而且会试图带着所有人一起体验。

如果被捉弄了, 她会用拙劣的手法试图报复回去。成功的话她会得意洋洋地到处炫耀, 而失败的话她会气鼓鼓地转身离开, 去准备她的第二次恶作剧。

她似乎从没有真正悲伤过, 只有在一起看感伤的电影或动漫时,他才会看到这家伙的眼泪。

如果是父亲的话,那么达米安相信肯定是因为父亲有着坚强的内心,他从不会被任何事情打倒。

那么这个家伙呢?

正在思考的达米安晃了晃因为他未成年而被强制替换成葡萄汁的玻璃杯,喝了一口,然后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玩意有点酸。

达米安把杯子推远了一点,而这个时候,和阿尔弗雷德碰完杯的林赫刚好回到座位上。

看到达米安的动作后,林赫眼睛一亮。

然后达米安就看着她动作熟练地探过身子,用她的玻璃杯和自己正往外推的杯子碰了一下。

达米安:“……”

他非常果断地移开了视线,假装没看出来林赫这是想和他碰杯。

在林赫不满的目光中,达米安得出了他的结论。

这个家伙是一个笨蛋。

笨蛋大概就是这样,永远不会有悲伤的时候吧。

达米安最终还是皱着眉喝了一口葡萄汁。

——不过也没什么,反正家里的聪明人已经够多了。

……

……

看着那边似乎是因为碰杯这种小事陷入僵持的达米安和林赫,提姆见怪不怪地假装没看见。

当然,不远处坐着的杰森幸灾乐祸的笑声,他干脆也当做没听见。

今晚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吃个晚餐。

提姆低下头熟练地用筷子挑了面条吃,然后看了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布鲁斯。

说起来他有点惊讶,他没想到布鲁斯居然会特意给林赫搞这种……呃,一周年聚餐?

虽然不知道布鲁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不妨碍提姆决定在聚餐结束后找迪克炫耀一下。

提姆又抬头瞥了一眼达米安和林赫,现在那边的两人已经进展到达米安满脸不情愿地喝葡萄汁了。

……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吗?

提姆突然有些感慨。

其实说起来,在得知有一个布鲁斯的亲生女儿要来的时候,他大概是全家最冷静的一个。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对这位还没见过的新家庭成员有什么特别大的期待,也没有什么好奇心。

当时的他只有一个想法——只要她不是像达米安那家伙刚来的时候一样就好了。

在见到林赫的时候他其实还挺满意的,至少这个新的家庭成员看起来比达米安乖巧多了。

所以他也不介意和对方友好相处一下……然后这份独特的友好相处让他们有了更多的相处时间。

毕竟其他能和林赫好好相处的人待在韦恩庄园的时间很少,而他总不能指望达米安能好脾气地对待对方——虽然后来发现这两个人的相处好像还可以。

最后林赫的事情甚至被他习惯性地当成了一种任务。

不过如果要问起他到底在什么时候真正接受了林赫的存在的话,提姆还真没什么印象了。

也许是被斯蒂芬妮拉着一起给林赫亲手拼乐高玩具的时候?

也许是在那个下雨天出门接林赫的时候?

那天他打着伞站在店外,隔着玻璃看着林赫。由于他并没有直接站在林赫的正对面,所以对方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就站在那里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这位奇特的家庭成员。

这个女孩呆呆地隔着玻璃看着外面的景色,但视线并没有什么着落点,似乎只是在单纯地发呆而已。

说实话,在发现对方似乎有些落寞的时候,他有些奇怪。

每天都能从各种事情中找到快乐的她有了什么忧愁的事情?是因为发现什么而感到孤独了吗?

发现对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时,他走上前轻轻敲了敲玻璃。

在林赫回过神看向他的那一瞬间,在林赫那双和布鲁斯如出一辙的钢蓝色眼眸中,提姆感觉他似乎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淅淅沥沥的雨落在他的伞上,雨落的声音组成了一曲独属于大自然的乐章。

或许是因为环境的感染,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也不清楚当时的自己抱着什么样心情。

他看到自己在林赫茫然的目光中伸出手,在玻璃上给她画了个小笑脸。

也许是她高高兴兴拿着一副画好的肖像来找他的时候?

画上的他端着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瓷杯,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弯眸看着画外。窗外暖黄色的阳光笼罩着画中的他,朦朦胧胧的,整副画仿佛被打上了柔和的滤镜。

再或者,也许是他在沙发上睡着时对方跑去拿来薄被盖到他身上的时候?

其实在林赫靠近的时候,他已经清醒了。但是因为好奇她想做什么,所以他并没有动,而是继续保持姿势假装睡得正熟。

然后他就感觉到有什么温暖软和的东西盖在了他的身上。

做完这件事后林赫悄悄地坐回对面的沙发上,继续认真地看着手里的杂志。伴随着林赫时不时放轻的翻页声,提姆感觉自己的思想逐渐凝滞,通宵工作的疲惫仿佛化作了潮水,缓慢地淹没了他。

最后,他睡着了。

总之,如果要提姆形容的话,林赫的存在就像是空气。

这个比喻并不是在形容她在家里的地位有多么重要。

像空气是指,她总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你的生活边缘,而且做的都是很微小的事情,但却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习惯她的存在,让人觉得……她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提姆想到这,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正吸溜面条的林赫。

似乎是他看的时间有点久了,察觉到了什么的林赫也抬眼看过来,两个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面对提姆看过来的视线的林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对提姆狡黠地笑了笑。

提姆就这样看着对方伸出手,隔空给自己画了个小笑脸。

目睹一切的提姆挑起眉毛,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是最终还是没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已经过去了一年啊。时间过得真快啊。

提姆想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