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英美]游戏融合中 > 第136章 七日之蝉,一期一会(二)

我的书架

第136章 七日之蝉,一期一会(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夜翼以及红罗宾那优秀的普通话水平的帮助下, 两方展开了和谐友好的对话,并充分交换了意见。21ggd

但是没能达成一致。

林赫全程都很执着,她希望夜翼和红罗宾能把她送到哥谭去。

但是这个提议得到了两个人的一致反驳。

林赫也不是没想过自己去哥谭, 但是她现在的情况很难支撑她抵达哥谭。

口不能言, 不良于行。

前一句话意思是她无法说话, 而后一句话则是指她行动不便。

具体表现出来就是, 她走路的时候就像是在刀尖上行走。

正因为这样当初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她才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着夜翼和渡鸦靠近和她交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默许了渡鸦将她抱着带去了基地。

林赫在夜翼出去联系红罗宾的时候曾自己走过几步, 毫不夸张的说,她差点把自己疼晕过去。

她第一次真实体验到了童话中小美人鱼的感受。

因为她这个相当于不能行走的限制,也因为她没办法说话, 林赫非常清楚一件事。

这样的她单独前往哥谭简直就是在千里送人头。

林赫已经很庆幸了, 至少她从深渊回到地面的时候遇到的是代表了正义的义警们。

想到这,她指着纸上写的那句“我是无害的”,然后将目光投向看不出什么表情的红罗宾和夜翼。

夜翼轻咳了一声,但是没有等他说什么, 红罗宾就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红罗宾看向林赫, 平静地说道:“就算你说你是无害的, 我们也要进行确认。我们不可能把一个被莫名其妙召唤出来的家伙在还没摸清底细之前放到外面去的,希望你能理解。”

“如果确认后你还是想去哥谭,我保证我们会把你安全送到你想去的地方。”红罗宾放缓声音道。

包括夜翼在内的两个人态度一致且坚决。

林赫心情有些低落地放下纸。

她当然知道夜翼和红罗宾的担心是正确的,毕竟她确实来历不明,她也没办法告诉他们她的真实身份。

……他们什么时候能摸清所谓的底细呢?

就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是谁。

她是利维坦?还是安妮斯朵拉?这些名字代表的又是什么含义?

林赫看了眼虽然语气和缓但是依旧对她十分警惕的两个人,莫名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在她还是赫莱娅的时候,她也见过夜翼和红罗宾, 他们虽然对自己并不是很熟稔但是却从没有对她摆出警惕的态度。

连没见过几次面的夜翼和红罗宾这样差别明显的态度都能让她心生失落, 更不用提和她关系更加密切的布鲁斯等人了。

有些失落的林赫很快振作了起来, 目前面对的这些困难她早就有心理准备。

这些困难还不足以让她退却,在这七天的时间,她一定会再次见到他们。

摆正自己心态的林赫望了一眼看着她的夜翼两人,最终在纸上写道:“你们想知道什么?”

看到林赫表示同意后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也不希望给自己增添麻烦,能配合自然最好。

红罗宾敲了敲桌子,平缓道:“那就从你的名字开始吧。”

林赫刚换了一张空白的纸,听到这个问题后她整整犹豫了半分钟。

她很想告诉他们她就是赫莱娅,很想让他们把她送到韦恩庄园。但是这个时候她想起了塔尔塔罗斯的话,想起了塔尔塔罗斯对她设下的限制。

——她没办法将自己的身份直接告诉任何人。

最后林赫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现在的名字。

“安妮斯朵拉,我是安妮斯朵拉。”

林赫抱有一丝希望。

既然塔尔塔罗斯用这个名字称呼她,那么她的身份一定和这个名字有关。

如果把这条线索提供给红罗宾等人的话,她的身份之谜一定很快就能解开了吧?

七天的时间啊……今天是第一天。

……

……

“安妮斯朵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夜翼看着红罗宾用基地的电脑查找资料,自言自语道,“我好像在什么资料上见过。”

红罗宾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但还是回答了夜翼的问题:“我不知道你记性什么时候这么差劲了,夜翼。相关资料我不久前刚给你发过一份。”

夜翼回想了一下。

他之前和卡珊德拉一起筛选了大量来自海对岸的信息,试图寻找有关林赫的蛛丝马迹,也因此把红罗宾给的那份资料抛之脑后了。

不过他也没有对红罗宾解释,毕竟他现在还不想把林赫的身份问题告诉他这个已经忙碌好几天没能睡个好觉的弟弟。

夜翼只记得红罗宾带着少年泰坦的大部分成员去出了趟任务,只留他和渡鸦去处理三宫魔的事情。

说到这个他就想起来了,于是问道:“任务很棘手吗?”

红罗宾手下的动作一顿:“十分棘手。那家伙可是差点毁灭了绿箭的城市——星城。”

谈论的功夫,夜翼已经调出了有关红罗宾这次任务的报告,快速阅读起来。

“这家伙居然叫普罗米修斯?”显然也知道希腊神话的夜翼饶有兴趣道,“这名字可真特殊的,和安妮斯朵拉有一拼……”

说到这,夜翼的话猛一顿。

他现在终于想起来了有关安妮斯朵拉这个名字的信息。

“安妮斯朵拉,意思为送上礼物的她,同时也是潘多拉的另一个名字。”红罗宾说道。

不过虽然和他那已经解决的任务对象名字都符合希腊神话,但是红罗宾觉得这个家伙是什么潘多拉的可能性较低。

至少目前光从安妮斯朵拉这个名字来说,他不能直接肯定对方就是潘多拉,只能将这个倾向当成一种可能性留待调查。

比起安妮斯朵拉这个名字,红罗宾更在意的是自称是安妮斯朵拉的少女目前的情况。

“不能说话,行走如在刀尖上跳舞……你想到了什么,夜翼?”红罗宾揉了揉太阳穴,将林赫的写的那张纸从旁边抽出来随手递给旁边的夜翼,问道。

“小美人鱼?”夜翼很快心领神会。

“对,看来你童话阅读量还不错。”红罗宾敷衍地称赞了一声。

红罗宾按下回车键,看着电脑开始根据他输入的关键词开始检索后松了一口气,他转过头,看到一脸若有所思的夜翼后一挑眉毛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夜翼沉吟片刻后说道:“我只是有些奇怪。小红,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她似乎对我们很信任。”

不管他们问什么,似乎只要是能说的她全部都回答了,而且对他们不放她走的行为一直都没有任何意见。

“我当然发现了,只不过我一直以为是你在我还没来的时候对她说了什么。”红罗宾敏锐道,“所以她在第一次见你和渡鸦的时候就十分信任你们?”

夜翼赞同地点点头,紧接着他从纸堆里抽出写着“我需要去哥谭”的那张纸,拿起来冲红罗宾晃了晃。

“所以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她很信任我们——就先不说这种信任从何而来了,她信任我们,她很急迫地想去哥谭,但是有关为什么要去哥谭的问题她却闭口不谈。”

红罗宾很快就领会了夜翼的意思,他转头看向正在筛查资料的电脑屏幕,若有所思道:“她想去哥谭找什么对她很重要的东西,而且这样东西不能告诉我们,或者……她也不知道要找的东西是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