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盟:这个中单无处不在 > 第十章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我的书架

第十章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泽现在很难受。

  因为他玩的卡牌,手长,对自己操作也足够自信。

  可现在居然被压缩压着,不敢补刀!

  极度憋屈!

  难以接受!

  沫子在耳麦里说道:“对面诺手和豹女可能在我们下半野区,我去看看。”

  “嗯,小心。”

  谢言回应。

  此刻的老鼠在上路,石头刚回城准备去下路,莫甘娜也没事干。

  转一下自家野区,要是能发现敌方动向,倒也还行。

  然后沫子便操控的莫甘娜在自己家下半野区,逛街。

  红色方下路二人组,此刻已经将线推到塔下。

  而莫甘娜也在自己家下半野区野怪石头人处,发现了诺手。

  随即丢了个Q,暗之禁锢,卡对方意图冲上来的走位。

  而豹女也好像是如约而至,出现在下路。

  四人开始越过一塔,在下路一塔和二塔之间断兵线。

  红色方两波兵线,在疯狂拆塔。

  赶来的莫甘娜和石头人,完全不敢出二塔。

  只能在塔前盘旋。

  S5的防御塔会给路过己方英雄一个护盾。

  而换线去上路的老鼠,一个人自然拆的没四个人快。

  中路压缩又用Q,斩钢闪,戳出一个风,踏前斩,E小兵上去,然后再E卡牌,将其吹起来。

  平A两下,再E回去。

  一波完美换血。

  而压缩出门装是多兰盾,倒也不怕卡牌手长A他耗血。

  此刻游戏时间节点来到四分二十二秒,下路一塔已经没了。

  上路老鼠拆的实在是太慢了。

  刷完上半野区的瞎子,此刻连忙去帮忙拆塔。

  而拿完下路一塔的诺手,已经TP到上路,准备守塔了。

  “等我绕到草里,抓一波诺手。”

  “嗯。”

  瞎子假意回家,然后再绕进草丛,准备抓一下诺手。

  然后配合老鼠,将其击杀。

  诺手进入狙击地,瞎子一个Q,天音波,却被诺手下意识走位躲掉了。

  然后此时凯南突然出现在上路。

  刘宇顿时庆幸自己Q空了,不然Q上去,转角遇到凯南。

  自己闪现还没好,Q上去只能等死!

  红色方放暴走萝莉在下路发育,凯南也赶到上路。

  帮助诺手,推线,抵御老鼠和瞎子。

  而此刻豹女一直在蓝色方下半野区守护着暴走萝莉。

  导致石头和莫甘娜不敢出二塔。

  游戏时间节点来到六分十秒。

  石头人三级,莫甘娜一级。

  等老鼠和瞎子回城后,凯南也回城。

  而石头人回城后,重新又换到上路。

  开局这波换线,直接导致蓝色方落后红色方一千六经济。

  但前期又不得不换一下试试。

  结果还不如不换!

  全队五人,除了谢言的压缩,其他四人都有些劣势。

  压缩补刀比卡牌多二十刀。

  暴走萝莉和豹女回家后,莫甘娜才敢露头出吃经验。

  莫甘娜Q了个炮车,终于升到二级。

  顿时全场欢呼!

  搞的沫子俏脸微红。

  有些社死尴尬!

  老鼠重新回到下路,Q,埋伏,隐身潜伏到正在补刀的暴走萝莉身前。

  然后丢W,剧毒之桶,开始走A。

  一下、两下、三层、四层。

  E,毒性爆发,爆了一下,五级满血的暴走萝莉,瞬间血量下去一半。

  而此时凯南又及时赶到下路,成功制止了老鼠和莫甘娜进一步对暴走萝莉的暴行。

  烦人的凯南,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

  也就从现在开始,下路四人,才进入稳定和平对线期。

  刘宇的瞎子,刷掉自己家F4,进入中路线旁,下路河道草丛,准备蹲一波卡牌。

  此刻顾泽操控的卡牌,蓝量很不健康,只能无限出蓝牌了。

  压缩戳出一个风,然后E小兵上去吹风。

  不过被卡牌走位躲掉了。

  见其跑远,只能重新E回去。

  卡牌见压缩后撤,顺势丢出一个Q,万能牌,换掉压缩的W风墙。

  然后上线补刀。

  结果压缩卷土重来,直接E小兵出现在卡牌脸上。

  一个Q戳在卡牌身上,然后又EQ卡牌。

  卡牌一个黄牌丢出。

  定住压缩,才逃出压缩攻击范围。

  瞎子见没有机会,而自己家上半野区已经刷新了,只能离开先去刷野。

  霸哥的石头,虽然落后十几刀,但也算是稳住了局势。

  跟诺手有来有回的交锋着。

  老鼠协同莫甘娜,刷掉自家野区石头后,直奔中路。

  因为卡牌丢了几个Q补刀,此时已经蓝量见底,应该是想要回城。

  毕竟他有TP可以快速上线。

  老鼠在经过一塔时隐身,准备去偷卡牌。

  胖子在耳麦里说道:“言哥,我隐身过来了,你准备找机会换一波血,我们将他逼回去拆塔。”

  “杀了吧!”

  听见谢言的回应,胖子一愣,老鼠和压缩又没有控制技能,怎么杀有闪现,站位还靠后的卡牌啊!

  台下观众,是用幕布来观看比赛的。

  而这种比赛投影,是观战模式。

  自然可以设置谢言他们的真实比赛和投影视频,之间的延迟时间。

  所以观众的讨论,虽然比赛选手可以听见。

  但这并不影响,对局公平性。

  “蓝色方前期都有点崩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能稳住局势,而且老鼠要去偷卡牌了。”

  “卡牌想回家,所以把蓝都用完了,但压缩一见他想回城,就压线,他现在走不了的,虽然有TP也会亏线的。”

  “不过老鼠和压缩没控制,应该是抓不到卡牌的。”

  “是啊,这波应该只能牵制卡牌回城吧!然后趁机点点塔。”

  莫甘娜是有控,但等她出现,黄花菜都凉了。

  卡牌早跑了。

  也就失去偷人的意义了。

  可老鼠和压缩,怎么留人呢?

  此刻的老鼠,隐身在压缩身后。

  卡牌探头不断补刀。

  疯狂试探!

  他实在是舍不得漏掉这些刀。

  如果真的舍得,早就在蓝量见底时,回城,然后TP上线了。

  而就是因为这个小贪本性。

  压缩戳出一个风。

  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情况下,突然EQ闪!

  直接吹起卡牌,然后一个Q加平A。

  在卡牌快要落地的时候,又瞬间R狂风绝息斩。

  谢言没有言语提醒胖子,所以胖子稍微楞了一下。

  但连忙反应过来,直接一个W丢在卡牌身上,然后开始疯狂平A。

  内心却是爽快。

  毕竟玩卡牌的是顾泽。

  而且感叹,压缩居然还能这么玩!

  压缩出来的时间不算太久。

  甚至知道压缩能EQ闪的玩家,都没几个。

  更别说直接行云流水的打出来了!

  顾泽绝望的在空中,被压缩和老鼠疯狂打击。

  甚至有些气急败坏的,无能狂怒!

  “卧槽!”

  在顾泽无能狂怒的时候,观众还有点懵逼,不知道什么情况。

  毕竟双方视角,是有延迟的。

  而此刻看到这一幕。

  才知道卡牌狂怒是为何。

  观众席: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啊!”

  “我靠,快乐风男居然还能EQ闪,这也太帅了吧!”

  “而且他手速好快,在EQ闪施法结束,卡牌被吹起来的时候,居然还打出了QA补充伤害,然后再R。”

  “太帅了!卡牌直接在空中被杀。”

  “我要学这一招!”

  卡牌尸体躺在中路。

  连闪现都没用出来,便死了。

  顾泽此刻心态炸裂!

  毕竟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实力,居然被随便拿捏!

  心中嘀咕:玩压缩的这个狗东西,到底是何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