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盟:这个中单无处不在 > 第八十六章 我也想啊,可我没有(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六章 我也想啊,可我没有(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弹幕:

  “我靠,这慎搞什么鬼啊!这波明明可以落地用E嘲讽酒桶拿下人头的,结果最后居然还被酒桶跑了。”

  “慎在是什么鬼操作啊?白给的人头不要?”

  “完犊子了,还想着HYG赢赚点零花钱呢,结果看这情况,怕是毛都捞不到了。”

  “QG垃圾,没想到HYG更垃圾,搞了个H援中单,还说强的一批,结果被一个新人中单压着打!”

  “唉,酒桶E闪抓死维克托,维克托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H援啊?闹着玩呢???”

  “别气馁啊兄弟们!QG不过也就一时占了点小便宜而已,又不是说领先多少经济了。”

  “我擦,楼上这兄弟是HYG的托吧!”

  “不像,我感觉这家伙像是压QG赢的狗东西,故意安慰我们,其实隔着屏幕早就笑傻了。”

  “草,这个鬼东西,恶心啊!”

  “嘿嘿!!!”

  “果然,滚啊!HYG要是输了,我这个月一天一个馒头!”

  “你还能吃馒头,我连毛都没有了。”

  “我压的QG赢,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嘿嘿,拜托拜托QG赢吧!”

  “靠,滚啊!”

  ......

  对于这场游戏,但凡是买了外围的,基本都是这个样子。

  HYG赢皆大欢喜,QG赢馒头配榨菜。

  游戏对局时间节点来到九分四十二秒。

  酒桶死里逃生后,回到自家下半野区去刷野。

  泰坦重新朝下路走去。

  EZ独自留在中路。

  瑞兹清完兵线,按B回城。

  此时的慎,心里很难受!

  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此时的他因为E的问题,已经被骂炸了。

  但他也不想啊!

  此刻他心里想着:我也想E酒桶啊!可我没有啊!

  他又不是演员打假赛,也不是憨批,自然知道第一时间E给酒桶,然后拿下人头。

  可他真的没有E啊!

  他也不知道酒桶会在中路,并且E闪配合EZ秒掉了维克托。

  所以他刚才回城更新了装备后,闲着无聊,把E用了......

  就在血池E到了血池外。

  结果中路就打起来了。

  然后他TP落地后,没有E啊!

  怎么E酒桶!

  他很难受,但解说和观众都没看到他在家里把E用掉了。

  因为这是比赛直播。

  哪里打起来镜头给哪里。

  谁知道慎在家里会搞一个这样的骚操作。

  导播此时甚至还将镜头切到了18脸上。

  18这时的脸色如猪肝。

  憋着一股气。

  上不去也下不来。

  而且还没办法解释。

  只能等游戏结束。

  金克斯和布隆此时在中路推线。

  不过面对EZ,就算是二打一也占不了什么优势。

  更何况是蓝BUFF在身上的EZ。

  维克托复活后往中路线上走着。

  此时刚到自家中路高地。

  挖掘机在这波打之前便已经刷完了自家野区,所以打完这波直接回家更新装备。

  下路就轮子妈一个人在忘情发育。

  司马老贼原本这波也是要去中路支援的。

  但见慎一波脑抽操作后,发现他连去中路的必要都没有了。

  所以继续返回下路发育。

  反正也没人管他。

  偷摸发育一波,何乐而不为呢?

  “这慎什么鬼啊?”

  王波也是纳闷。

  反正他是想不通,对方这是什么操作。

  让他一个必死的跑了。

  心里突然想到:难道慎是林总买通的演员??

  不然没有理由这样放他一波啊!

  可这演技也太明显了吧!

  完全不像是他那种出神入化的演技。

  旁人完全看不出端倪。

  想到这儿,王波突然自信心大增。

  毕竟对面慎都是自己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敢打敢拼就行了。

  放开玩!

  美滋滋!

  有时候一个人的莫名自信心,会让自己实力增进最少百分之十。

  因为,就像是亚索玩家!

  只要操作者足够自信,最起码在气势上就压倒了对手。

  然后操作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

  “18有时候就犯病,谁知道他是不是犯病了。”

  刘加随口说着。

  18可不止是跟司马老贼有仇。

  基本和很多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甚至是解说都有矛盾。

  一波激战过后。

  队内语音才能聊的这么休闲。

  挖掘机更新装备后,一个R直接从家里钻到了自家蓝BUFF处。

  泰坦又开始闲逛做眼。

  一路逛进红色方下半野区。

  刚好和挖掘机就一墙之隔。

  泰坦做眼,看到挖掘机后,直接离开。

  因为刚才在中路的金克斯和布隆,在维克托上线后直接便进入自家下半野区。

  然后由下半野区朝下路线上走去。

  所以HYG下半野区里有三个大汉。

  泰坦自然也不敢太过深入去白给。

  并且在耳麦里说道:“挖掘机在下半野区,金克斯和布隆也来下路了,轮子妈可以往后退一下。”

  刘加的声音刚落。

  司马老贼便操控着轮子妈往后走了。

  他又不是铁憨憨,不会被队友提醒了,还待在原地等死。

  谢言操控着EZ。

  维克托刚从家里上线。

  然后露头出来补刀。

  EZ在线上待了许久,又拿了个人头。

  所以此时想快速清线回家了。

  不过既然看到维克托上线了。

  那EZ就没想着随随便便就回家。

  最起码得打一套再回家吧!

  所以谢言直接操控着EZ,快速清完兵线。

  然后直接QEWQ一套伤害打在维克托身上。

  瞬间便将刚出门的维克托打成半血。

  EZ打完一套就走,也不贪心。

  EZ确实是不贪心,但维克托很难受啊!

  刚上线就被打掉一半的血,这是什么鬼啊!!!

  可是难受也没办法。

  QG这个新中单好像并没有表现出多强的操作。

  但只有跟对方对过线才知道。

  对方是多么的细节。

  看似平淡,但压迫力却是极强。

  不断压补刀,还要时不时的给他来几下。

  所以搞得他补刀也没补好,对线也被耗血。

  EZ潇洒回城,维克托龟缩进塔下清理进塔小兵。

  维克托清完这波线,只能被迫回城。

  虽然是刚上线就回城,但也还好,因为EZ也回城了,兵线也清了。

  所以还好。

  原本想着维克托等级和装备起来后悔好打一些。

  但确实一点都不像他想象中那样发展。

  在上路的瑞兹,仿佛是被HYG上波搞生气了。

  直接站在双方小兵交火的前面。

  怼在慎前面。

  一边补刀,一边将技能丢到慎身上。

  哪怕是慎的装备很稳健,全是魔抗和血量。

  但也顶不住出了女神之泪和万世催化石的光头有事没事的消耗吧!

  慎很难受。

  但没办法,只能继续苟着。

  因为他就算冲上去,以他现在的装备来说,也打不死瑞兹。

  依旧改变不了自己被风筝的命。

  更新过装备的EZ直接朝下路而去。

  因为中路的兵线被他回城前就清理干净了。

  而刚上线的维克托再一次的回城了。

  所以EZ直接去下路。

  此时的下路双方还在焦灼之中。

  在同等竞技水平里,线上单杀很难的。

  所以职业赛场上很少出现线上单杀的情况。

  毕竟大家都不是铁憨憨,操作意识也都相差不多。

  当然,这只是大多数职业选手来说。

  其中自然也有实力超群的选手。

  不过这种线上能单杀的选手,基本都是出类拔萃的。

  所以此时的谢言,准备开始走自己的老本行了。

  那就是在取得对线优势后,直接开始游走,抓机会。

  而现在的下路,便是谢言需要的机会。

  这时的维克托也出完装备出来了。

  但他并不知道与自己对线的ez已经去了下路。

  “王波,刘加,司马老贼,我来下路了,你们往前面靠一下。”

  谢言说完话,人已经到下路二塔处。

  王波操控者酒桶,刚刚在自家下半野区刷完石头怪,听到谢言的话后。

  也没说什么,直接朝下路走去。

  刘加和司马老贼也朝前稍微站了一下位。

  至于下路双方的兵线,刚好在中间。

  金克丝和布隆也并没有意识到EZ叫着酒桶已经在来下路的路上了。

  因为在他的视野里面EZ刚刚回城。

  维克托也已经上线,EZ没可能放弃中路兵线,反而跑到下路来抓他。

  而且挖掘机也说酒桶这波应该要去上路抓慎,虽然上波抓慎效果不大,但酒桶刷野上去,路过上路,自然也会去搞一波。

  最起码也能让瑞兹在上路发育的更舒服一些。

  毕竟瑞兹前中期发育的越好,越舒服,后期发挥的作用就越大。

  所以挖掘机这波一路从下半野区刷到上半野区。

  为的就是这波反蹲到酒桶和瑞兹。

  至于中单维克托,虽然也有些纳闷EZ为什么久久不上线。

  毕竟他可是比EZ更晚回城的。

  按理来说,EZ上线肯定是要比他快的。

  结果现在他都到线上了,EZ却还没有上线。

  这让他很奇怪,所以打了个标记,并对队友说:“EZ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没上线。”

  虽然他提现了,但队友都没多想。

  因为他们的位置很安全。

  EZ就算游走,只要反应快,跑得快,他的游走也就无济于事。

  金克丝和布隆依旧在下路快乐的对线。

  哦不,金克丝不是很快乐。

  轮子妈的对线细节拉满,搞得他很不舒服。

  此时他的感受,就和维克托没什么两样。

  唯一不同的就是司马老贼是公认的顶尖adc,但谢言却只是个新人中单。

  所以两人心里的落差,还是比较大的。

  维克托很郁闷自己为什么打不过一个新人中单。

  金克丝从开局就默认自己要抗压,所以反倒打的还不错。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危险正在一步一步的靠近。

  “推线越塔,四包二吧,对面看这情况是勾引不出来了。”

  谢言说完,已经和自家下路一塔处的酒桶汇合了。

  既然对方不出来,那就直接越。

  “好。”

  司马老贼应了声,便开W开始清线。

  原本还想着勾引一波在塔外打死对方呢。

  结果现在对方就是不出来。

  那就越塔吧!

  这个版本四包二这种还不是常态。

  但司马老贼也不是不知道。

  所以快速清线后直接杀就行了。

  金克丝和布隆看到司马老贼操控着轮子妈突然开W清线。

  明显一愣。

  因为大家把线控的好好的,你这突然清线是什么意思?

  突然金克丝想到了维克托说EZ没上线,而都到现在了EZ还没上线。

  挖掘机已经在上路蹲了。

  那下路轮子妈突然清线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EZ和酒桶都在下路。

  毕竟就EZ一个人到下路,轮子妈还不会这么激进清线。

  毕竟越布隆的塔,可不简单哦!

  “EZ和酒桶都在下路,上路可以抓一波瑞兹,维克托能来下路的话速来。”

  金克丝立即将分析出来的情况说了出来。

  维克托立马应了声。

  挖掘机和慎在等待时机抓瑞兹。

  如果下路没打起来,那挖掘机和慎将瑞兹杀掉。

  但如果下路打起来的话,那么慎第一时间就会大招下去。

  当然,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先把瑞兹抓掉,然后再等到下路打起来的时候,慎给大招到下楼。

  这是此时HYG最好的打算。

  而需要完成这个计划的根本,就是现在考虑怎么样?率先发动攻击,将瑞兹弄死。

  不过QG给不给HYG这个时间和机会,可就不一定了。

  毕竟此时的QG除了瑞兹在上路,全员都在下路,而且轮子妈也已经将兵线推过去了。

  EZ和酒桶紧随其后,一路尾随。

  就连此时金克丝和布隆都没有看见EZ和酒桶的位置。

  因为EZ和酒桶虽然紧随其后,但并没有着急,而是很稳健的卡着视野。

  娃娃:“这波QG要四包二了,而且一直卡着视野盲区,导致危险到来,金克丝和布隆都没有看到。”

  米勒:“是啊,QG这波处理太细节,也太果断了,EZ在中路清理掉兵线,并将刚上线的维克托打回家后,回城直接来下路,HYG根本来不及反应和接招。”

  小柔:“不过挖掘机也在上路准备抓瑞兹,就看双方谁快了,如果HYG快的话,慎的大招完全可以进场到下路的。”

  娃娃:“确实是这样,而且维克托也开始往下路靠了,不过我们看得见EZ和酒桶的位置,但HYG看不见,所以他们还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就在脸上。”

  米勒:“瑞兹这波学聪明了,好像知道挖掘机在上路,所以站位并没有太靠前,时刻保持着安全位置,而且他闪现也还在的,所以这波到底是QG在下路先发起攻势,还是HYG在上路先发起攻势,直接会导致双方到底这波战果如何。”

  谢言就在刚才,便对瑞兹说了,挖掘机应该在上路,所以让他勾引一下拖延时间,但千万不能死。

  而瑞兹上波没有听谢言的话死了,所以这波很聪明的听了谢言的建议。

  不断的拉扯勾引着,但就是不上当。

  挖掘机和慎很难受,但没办法,下路没打起来,慎还走不掉,挖掘机也走不了。

  他们希望瑞兹能够像上一波一样给机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