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盟:这个中单无处不在 > 第八十八章 QG造势宣传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 QG造势宣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弹幕:

  “我感觉HYG无了,酒桶又去上路抓慎了,原本QG就司马老贼强一些,现在搞来搞去,莫名其妙好像全线崩盘了!”

  “压的钱,感觉要打水漂了!HYG太垮了!”

  “兄弟们我先去HYG微博喷一下再回来。”

  “好兄弟等等我,一起去。”

  此时的酒桶和泰坦已经就位。

  就等瑞兹稍微站位靠前些,便能一举将慎给抓死了!

  当然最后结果如何,还未可知。

  毕竟还没开始搞事情。

  不过准备参与这波抓单的酒桶、瑞兹、泰坦三人,倒是觉得这波应该没什么问题。

  毕竟慎带线太过深入。

  而他们三人又都状态满满,并带控制技能。

  不过慎好像也嗅到了一丝不对。

  连忙往后撤。

  但时间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泰坦和酒桶从红色方上半野区三角草丛已经出来了。

  不过在慎的视野里,还并没有看到泰坦和酒桶。

  娃娃:“泰坦要先手了,维克托、布隆和金克斯都在中路,挖掘机在下路,这波怕是慎要无了。”

  米勒:“是的,就算慎用闪现逃进塔,不出意外,也会被越塔强杀,瑞兹已经带着兵线过来了。”

  小柔:“那这波感觉慎确实是无处可逃了。”

  小柔话音刚落。

  慎和泰坦就已经贴脸相遇了。

  泰坦也不给慎E或者闪的机会。

  所以直接见面便是一个大招,隔着墙怼到慎身上。

  泰坦的大招还没触发呢。

  泰坦便已经一个平A打在慎身上,将其用自己被动禁锢住了。

  然后紧随其后的便是一个点燃给到慎。

  一套操作下去。

  连环控打在慎身上,所以直接便让慎一时半会儿动弹不得。

  而且随后赶到的瑞兹和酒桶。

  技能伤害就像是不要钱的灌向被控的慎。

  瑞兹见面一个Q,不过因为两者之间的距离有些遥远,所以并没有打到慎。

  不过酒桶的E却是顶着自己的大肚皮将即将解控的慎给怼愣住了。

  还没解控就又被控住的慎,很难受。

  但难受也只能忍着。

  因为他被控的完全动不了。

  而且酒桶的E技能效果刚要结束的时候。

  一个大招又丢到了慎身前,将即将要解控的慎,又给怼出来了。

  然后慎面对三个壮汉的一套输出。

  就算是他出的装备极为稳健,但也依旧改变不了要去世的命运。

  就这样慎的E和闪现都没来得及用出来。

  便被QG三人联手秒掉了。

  饶是他血量和装备都是出的针对性的魔抗。

  但依旧死的极快。

  娃娃:“泰坦转角遇到了慎,见面便是一个大招,大招还在路上跑着呢,泰坦就迫不及待的给慎一个平A,迫不及待的打出了自己的被动。”

  米勒:“这波慎怕是在劫难逃了,三人汇合后控制加伤害,都足以将慎秒掉了。”

  小柔:“QG在上路秒掉慎,其他路的HYG英雄,在这波也没换到什么资源。”

  娃娃:“感觉HYG走远了。”

  米勒:“从刚才ez去下路抓的那波开始,HYG已经走远了,上一波,再接上现在上路的这波,HYG的节奏已经断了。”

  小柔:“所以说现在就看HYG怎么应对QG接下来的中期运营吧。”

  比起解说席的客观评判来说,弹幕和英雄们联盟QQ群的观众已经炸锅了。

  “果然我就知道慎这波是跑不掉的,我现在已经看淡了,输就输吧,感觉qg已经要赢了。”

  “唉,难搞啊,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全压HYG赢了,就现在看来,靠不住啊!”

  “梦碎了,钱没了,HYG输的时候,就是我弃游一周的时候。”

  游戏还在进行中。

  QG在上路抓死了慎,顺势将上路塔推了。

  面对QG的运营,HYG完全没有应对之策。

  游戏外,长安街!

  整条街全是美食。

  也是古街道,有特殊的旅游意义。

  高泽想租下戏台,至于对方租不租。

  高泽觉得只要钱给够,问题不大。

  因为他以前见过有人在上面唱歌。

  想到这里,高泽立刻拿起手机,打开旅游APP。

  因为这上面有戏院买票的链接,以及电话。

  此刻虽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但他们应该演出还没结束。

  高泽拨通电话。

  过了许久,对方才接听:“喂,你好,这里是长安街京剧院,是需要订票吗?”

  “不是,我想租你们的戏台。”

  高泽也不想拐弯抹角,便直截了当的说了目的。

  万一扯来扯去人家还以为自己是闲着没事干,来找事的。

  挂了,可就尴尬了。

  ......

  对方沉默了一小会,说道:“明天周三,我们刚好不演出,戏台倒是可以租,不过得面谈,而且价格不便宜。”

  高泽大喜,只要有机会租下来就好,至于价钱。

  可以谈!

  “那好,明天我过来找你们详谈。”

  高泽说完,听对方说话语气,应该是刚忙完,还喘着气。

  便不再打扰。

  挂断电话,高泽又开始想其他步骤。

  现在戏台虽然说应该能拿下。

  但这次直播,总不能继续带着一把吉他,便开搞吧!

  总得来点专业团队,搞的有模有样。

  “王烨,睡了没?”

  高泽电话打给王烨。

  这种事情,还是找他比较好。

  毕竟他在娱乐圈还是有些人脉的,找个专业搞直播的团队。

  “......本来要睡了,结果被你电话吵醒了。

  怎么刚分开一会儿,就想我了?”

  王烨带着困意,都不忘调侃高泽。

  ......

  “懒得跟你废话,说正经事。

  你在京都有没有认识的营销团队?

  不需要多有名气,只要实力过硬就好。”

  高泽无语了一下,然后认真问着。

  王烨明显是想了一下,可能是困意占领了脑子。

  反应弧拉长。

  “我公司就刚好签了个营销团队,倒是可以借你用用。

  不过你要干嘛啊?

  要不要我给你捧捧场?”

  王烨困意消了点,好奇的问着。

  见面就要营销团队。

  明显是要有什么动作。

  如果能凑热闹,那自然是好的。

  “你一个大老板,怎么总想着跟我凑一起厮混啊!

  好了睡觉,明天再说。

  对了,我后面可能会写个网剧剧本,到时候找你投资。”

  高泽说完,便挂断电话。

  在床上打了个滚,身旁的美女还在睡觉。

  然后又刷了会儿爱抖,看了几眼评论。

  便准备睡一会儿.....

  然后再去其他地方。

  依旧如往常一样,被蝉声叫醒。

  洗漱穿衣服。

  戴上鸭舌帽和口罩,便出门准备前往长安街京剧院。

  开车前往长安街。

  长安街。

  早上九点四十八分。

  已经有不少游客或当地居民,来这边游玩或是品尝美食了。

  长安街分为内街和外街。

  内街为当地美食、小吃街,充分展现当地美食文化。

  外街则为轻奢品牌集中地。

  高泽站在戏台前。

  很是满意。

  就这个戏台,便有上百年历史。

  全由石头堆积起来的地基。

  高出地面足有三米。

  而上面则是一个亭子。

  四周雕刻着精美雕花,涂上绚烂多彩的颜色。

  戏台前是一处很大的空地。

  地面皆由青石板铺设而成。

  靠前地段,摆着数张方桌。

  每张桌子分别配四把长凳。

  靠后地段,则全是长凳,再无方桌。

  因为长安街入口,就一条路,正前门是一座巨型石刻屏风。

  上面写着长安街的历史。

  背后便是戏台。

  然后由戏台将原本宽阔的路,一分为二,变成两条十里长街。

  人流量和位置都不错,很适合搞流量直播。

  QG打完比赛,直接来这边搞个直播,宣布成立全华班。

  想到这,高泽也不再多想,等谈完这边,再去找王烨。

  “你好,戏院今天休息,如果想看,请明天晚上再来。”

  戏院就在戏台旁边的一座院里。

  门口有两只石狮子。

  此刻的戏院,虽然门开着。

  但却并不接待游客。

  所以看门的老大爷,看到径直朝戏院走来的高泽,友情提示着。

  “大爷,早上好,我不是来看戏的,我是来谈生意的。

  昨天晚上,我打过电话预约的。”

  戏院的红色木大门旁,便是门卫室。

  此刻老大爷早早的泡好了茶,开始了为期一天的工作。

  高泽看着大爷一身浅蓝色唐装,虽然胡子头发皆以花白。

  但看起来身子骨,却还硬朗。

  面容光泽红润,精气神十足。

  “哦,你是要租戏台的那个人?”

  大爷一脸慈祥和善的笑容,询问着。

  高泽心想,应该是院长告诉大爷,自己要来的事情吧。

  也没多想,便回答道:“是的,大爷,就是我。”

  “哦,那你跟我进来吧。”

  大爷从门卫室出来,一路带着高泽朝里面走去。

  长安街戏院占地很大,建筑是很纯正的四合院风格。

  据说有上百年历史。

  与戏台属于配套设施。

  算是比较有名的打卡圣地。

  不过戏院,说实话靠买票很难盈利。

  毕竟戏台在户外,买票可以坐在长凳上看戏。

  但不买票,依旧可以站着看戏。

  甚至还有人自带凳子。

  所以导致很多人白嫖......

  不过这都是上百年来的老传统。

  人家给钱或是不给钱,都是自由的,依旧可以看戏。

  而这也导致偌大的戏院。

  难以自给自足,全靠当地财政补贴。

  所以戏院这才没有拒绝高泽租戏台的意愿。

  院子里种有数根碗粗的银杏树。

  当季正好绿意盎然。

  青石板铺设的路面,走起来,好像还有点凉快。

  戏院最里侧有一座三层小楼。

  算是戏院办公楼。

  而高泽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前院。

  所以早上院里人很少。

  但越往里面走。

  里面传出的唱戏声,便越来越响亮。

  想来是在做早功。

  唱戏和唱歌,都需要很扎实的基本功。

  最近几天,高泽倒是荒废了坚持好几年的早功。

  心想,不能半途而废。

  走上小楼,朝门卫大爷指的那间在最里层的办公室走去。

  “咚咚。”

  轻声敲门。

  “请进。”

  里面传来女声,听起来很年轻。

  高泽推门而入。

  办公室里的陈设很简单。

  就一张木制长桌,一张木制椅子。

  上面摆放着一些书籍和一台电脑。

  椅子上坐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

  墙面上挂着一些戏服,以及一副国画。

  上面画着的是一处戏台。

  戏台上妆容精致的角在唱戏,下面长凳上,座无虚席。

  仔细一看,很容易分辨出。

  这便是长安街口的那座戏台。

  不过现在虽依旧人满为患。

  但愿意付钱的人,却少了很多。

  高泽原本还以为戏院院长,是位老先生或者老奶奶。

  没想到居然是位年轻女子。

  女子身上穿着汉服,用青簪挽着头发。

  光洁圆润的额头两侧,散开一些刘海。

  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

  哪怕坐着,身着汉服。

  堪称完美的身材,依旧展露无遗。

  出尘的气质,恬静的像是一把古琴。

  这是高泽长这么大,不说对方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女人,但确实是最有气质的女人。

  或者说是最符合他审美的女人。

  “你好,我叫顾琴心,是长安街京剧院负责人,您是要租戏台?”

  顾琴心站起身来,落落大方的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

  高泽心想:原来,她不是院长,而是负责人啊!

  也是,要是这么年轻,就当上院长,确实是很打击人。

  毕竟这种地方最看资历。

  “你好,我叫高泽,是想跟您谈一下,关于今天晚上,想租用一下戏台的事情。”

  高泽也不是见色眼开之人,自然不会沉迷其中。

  至于她怎么知道自己来了。

  应该是门卫大爷通知了。

  毕竟现在是信息时代。

  不可能让陌生人大摇大摆的进来,敲一个大美女的门吧?

  “请坐,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我们刚好休息,没有演出,所以租戏台倒是可以。

  不过您得先告诉我。

  您租戏台是做什么用。”

  顾琴心邀请高泽坐到办公室木椅上,然后自己也坐在旁边。

  开始为其煮茶。

  然后询问着。

  她身为负责人,自然有义务保证对方租戏台后,不做乱七八糟的事情。

  有损戏院形象。

  “我是想晚上搞一波电子竞技直播,刚好知道你们这座戏台,以前出租过。

  所以想租下来。”

  高泽回答着。

  顾琴心看了眼高泽,见对方在室内依旧全副武装,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要不是看身形和气质还算正常。

  她甚至都不会将对方放进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