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尹欢应离 > 第二十三章 偶遇熟人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偶遇熟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成衣店走出,应离神色疲惫,连轴转的修炼,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虽说灵力暴涨至魂修第五段,可毕竟年纪轻轻又是**凡胎,加上修炼恐怖功法深瞳,身上又被剥了一层皮下去。

长此以往,若是只练无休恐怕过犹不及。

深瞳号称灵域大陆上屈指可数的高级功法之一,只有灵主级别的人物才有资格涉猎。可就算是灵主级别,也极少有人修炼成功,毕竟七日索命瞳不是一般人敢尝试。若非孤注一掷,谁愿意经历死劫?!更何况愿意修炼的灵主,有三分之二皆忍受不住,中途暴毙而亡,这也直接造成灵域大陆上的人闻瞳色变。

应离由死到生,活的艰难,或许是因为她决然的态度和超高的修灵天赋,让得深瞳尽归她所用。

“这深瞳之眼,全灵域大陆不过十对,千百年来,灵主击杀深瞳灵兽炼制成批深瞳之眼,数量之多,力量恐怖,可因为后劲太过,所有得到深瞳之眼的人非死即伤,这深瞳之术成为灵域大陆上的禁术,非灵力霸者不能取用。当初我见它有趣,便取了一对,能用在你身上,倒是不枉费它这些年的等待。”妖冶男子看着应离那双澄澈的眼睛,对方眼眶外围的一抹微红闪过,灵光乍现而出,半晌消失无影。

看来深瞳之眼已经被应离炼化融入自己肉眼之中,从此深瞳之眼便是应离之眼,绝无被人剥夺的可能。

应离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双眼,深觉修炼不易,虽深瞳修炼成功,可她却对其中的力量把控还稍显生疏,一口吃个胖子必然撑死,她心里暗想,先将这深瞳消化之后,再行修习其他功法。

于是她对着右手的黑色手环笑了笑,道:“深瞳力量虽然恐怖,可东方凛不是寻常之人,方才那几个暴徒虽然死了,可我观之灵力不过普通魂修子弟,并无武力可言。若想一举拿下东方凛,还差的很远。”

“没错,即便你拥有七星枯骨环,可上阵对敌,灵力外放的瞬间对自身也会产生一定冲击,若是一味借助外力,而不修炼自身,那么日后灵力衰竭很有可能。”妖冶男子有些凝重。自应离和枯骨环定立契约开始,击杀吞灵蟒一战,应离不知从哪里来的天赋灵力,竟让枯骨环产生了毁天灭地之暴击力量。

这就证明,枯骨环认定了应离,所有力量为她自由所用。想起往日里那些跟枯骨环强势立下契约,却终生不得枯骨环肯定,只孤零零的拥有,却不能使用的傻子,妖冶男子就面色凝重,灵域大陆上已经有十五年没出现过至高强者,假以时日,应离必然扬名天下。

枯骨契约,可引天地聚灵,生而往复,死而复生。应离不仅复生,更以其来历不明的恐怖灵力将枯骨环收为自己法器,这等骇人听闻的消息,若不是他见多识广,恐怕乍一听了会惊掉眼球。

还是小心点为妙。

应离紧了紧身上的包袱,走到码头雇了一支小船,临水城外有个清月山庄,甚为清幽安静,以灵修清静圣地出名,每个修炼地点秘密性极高。应离想着就在这船上稍作休息,等到了清月山庄再抓紧时间修灵。前两年从未进入清月山庄,如今改头换面,应该有进入的可能。

这样想着,她知会了船老大一声,便抱着包袱进了船中,靠在木箱子上闭上双眼,只一躺,便沉沉睡了下去。

“你们听说了没有,临水城出现了个高手杀死了典当行的锦衣姑娘,那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啊,在临水城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突然就被人杀死了,真是惋惜!”

“可不是,听说那杀手为锦衣姑娘煲了黄金粥,还将聚灵草炒到了天价二十万两黄金!”

“这人怕不是个大傻子吧?!聚灵草再珍贵,哪里用的了二十万两黄金!这小小城邦,一旦出现个稀罕玩意儿便被一群土老帽疯狂追捧,越是不入流的地方,那些不入流的东西就死贵死贵,若是给我二十万两黄金,别说两棵,两百棵我都能用金子买到!“

“谁知道这二十万两是买的聚灵草,还是锦衣姑娘的命?!”

“”

也不知过了多久,隔壁游船上越来越大的谈话声,将应离从梦中吵醒,那些人虽然嘴巴毒,可有一点说的不错。越是小地方的人,越知道坑害人心。越是小地方的人,越看不出什么可贵。

自嘲的笑了笑,她应离不也是小地方出来的人么,摇了摇头,应离抱着包裹,出了船舱。秋日近,凉风吹过,应离的头发被风吹起,此刻有种说不出的潇洒从容。

“哟,那不是应家的那谁谁么?这么有兴致出来游玩,把自家的脸都丢尽了还不知道呢!”一阵讥笑从刚才谈笑声中蹦了出来。

应离转过头去,一个穿着粉色绫罗衫的女子正抱着胳膊一脸轻蔑的瞅着应离,她眉眼飘飘,跟小时候长的相差无几。

应离只看了一眼便认了出来,是叶灵城五大家族之一林家的独女林飘飘,从小她们便不对头。林家独有的修灵方法使得林家每一代子孙在修灵之路上从不落人之后,纵然林飘飘小她一岁,可灵力已经是魂修六段,只比应落低上一级。十四岁便是魂修六段水平,可谓人中翘楚。

应离将头转了过去,抱着胳膊看湖中山色,并不答话。对付这种人,就应该让她们坐冷板凳。碧霞宫入籍场在即,林飘飘必然也来清月山庄修灵,她俩遇上也是偶然,没什么可闹腾的。

“飘飘,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离儿她心里该多难受,都被人指指点点了十五年,咱们自小一起长大,这种剜心之言,还是少说点好。”正当应离冷漠之际,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真是他乡遇故知,他乡混蛋老多了。叶灵城五大世家之一的姜家四公子姜云楼也在。

应离冷哼了一声,其他四大世家的人经常一起厮混,若是这次五大世家的子孙都聚齐在清月山庄,那么可就是一场大戏。

应离只猜对了一半,继林飘飘和姜云楼口出恶言之后,东方家的并没人来,倒是肖家的嫡子肖寻抱着胳膊靠在船舱边不说话。这个闷葫芦自小不爱说话,可也没少给应离捣乱。

看来真是出门大凶,最讨厌的几个人都被她碰到了,不过还好,幸亏东方凛没来,若是她来了,应离恐怕忍不住要骂一句苍天不公。

“应家好歹是叶灵城五大世家之首,怎么生出来的子孙这么软弱,竟连句话都不敢说!”林飘飘指着应离,一脸的傲然与蔑视。众人都说应离生了一副好皮囊,整个晋安国都无人与之比肩。可她倒是不以为然,没有灵力的废物,就算再美又能怎样?!

她自小受人捧着,追逐所有美好之事,对待残缺,从来摒弃轻蔑。她从小就看不上应离,那种废物怎么能跟自己并称五大世家之后,想起应离的名字,她就内心作呕,恨不得将应离一棍子打死。这种人自诩身份高贵,对待平庸,即使对方无错,也要踩上一脚,简称心理有病。

“我只是看到你们想起了一些旧事,一时难以开口罢了。”应离冷冷一笑,脸上带着无法捉摸的表情。

“莫不是知道自己是废物心虚了不成?!要我说,你趁早让出你们应家家主继承人的位子,否则等应家替你主事的人物一去,你用脚趾头想想,剩下的四大世家中谁会拥护一个废人为五大家族之主?!”林飘飘看着应离淡然的眼神,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飘飘小姐灵力极高,自然同应离这等废物不能比较。只是”应离眼眸一转,“总有人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说呢?”

林飘飘被应离骤然转变的眼神吓了一跳,她记得以前的应离从来隐忍偏多,从不见对方反抗分毫,前几日听说她答应东方凛的战书,自己还笑得前仰后合以为这废物疯了,如今看来她不仅是疯了,怕已经被吓傻了。

明明是废物一个,就算来了明月山庄,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她能灵力逆转,真是笑话。

“自然得有人付出代价,但不是我,付出代价的那个人,必然是废物!”林飘飘眼神阴翳,她一字一顿地说着,嘴角露出蚀骨阴寒。

身后的姜云楼,肖寻,均是低头一笑,看向应离的视线多了几分敌意。

“呵,飘飘,你记住今天说的话,付出代价的人必然是废物!”说完,应离头也不回地走回船舱之中,吩咐船家加快速度向着清月山庄前行,不一会儿便将林飘飘等人落在身后。

“她是不是疯了?”林飘飘不可思议的指着话没说完,便离开的应离,满脸无奈道。姜云楼走过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当了废物十五年,自然是要在口头上占些便宜,若是飘飘好心肠,我们就在明月山庄好好教教这个废物,好让对方在入籍场上不至于输的那么难看。”

姜云楼最后一句话说的极轻,林飘飘嘴角一扬,“那是自然,到了明月山庄,咱们一定要好好招待招待这位老朋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