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妖邪之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结束了盘龙山的比赛之后,端木玄和鱼婉秋请了一个七天的长假。
实在是因为端木玄太倒霉了,才到京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先后跟泰兰特,基里艾路德神,基伽奇美拉,黑暗邪心王,贝利亚,五帝王,格利扎这些boss交手。
这频率这副本真中剑吾将军来了都得摇摇头。
所以端木玄觉得自己需要一个行政休假放松一下。
听说炎山城的寒月江是个不错的适合钓鱼的地方,所以在得到了一众同学的钓鱼心得和昂贵的渔具之后。
端木玄开着他新提的一辆超跑驱车不远不远千里来到了炎山城的寒月江。
寒月江的景色非常不错,两岸的高楼大厦高耸入云,华灯初上夜的都市和寒月江上静谧的江水结合在一起显得美轮美奂。
端木玄在寒月江大桥附近选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开始钓鱼。
今夜月朗星稀,微风正好,应是秋风知我意,使那阵阵芬芳扑面而来。
端木玄一边钓着鱼,一边嘴里哼唧了一段前世的诗句。
“峨眉山月半轮秋,引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鱼婉秋在一旁好奇的问道。
“老公,你作诗确实挺不错的,但峨眉山是什么地方,渝州又是什么地方?”
因为蓝星很多地方的地名虽然和地球很像,但都不一样,所以端木玄念前世的诗,里面出现的地名她自然不知道。
端木玄解释道。
“我瞎编的地名,你不用太在意,峨眉就是咱们蓝星的猕猴山,我为了押韵改的名字。
渝州也是为了押韵,其实就是咱们现在的炎山城。”
鱼婉秋点了点头,坐在端木玄身边百无聊赖的继续盯着浮漂看,看累了又把目光看向四周的都市。
一直到了夜里凌晨两点半,鱼婉秋都已经开始打瞌睡了,端木玄依然精神抖擞的盯着江水里的浮漂。
“好困啊,想睡觉,要不我们回酒店吧。”
鱼婉秋熬不住了开口道。
“困了的话你先回酒店睡觉,我钓上来一条大家伙就回去。”
鱼婉秋摇了摇头拒绝了。
“不要,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端木玄似乎是看出来了她的意图,张开手臂,鱼婉秋顺势钻了进去。
这婆娘其实就是想被抱,没别的心思,端木玄太懂她了。
忽然,鱼婉秋的眼角余光看到了寒月江大桥上有一个少年的身影坐在桥边,已经跨过了栏杆,状态十分危险。
“老公你看桥上那个人,好像要跳江。”
端木玄有些好奇的把目光看过去。
下一秒,那个少年一跃而下从百米高的大桥上掉进了寒月江中。
“卧槽!”
端木玄直接放弃钓鱼,冲向寒月江,纵身一跃跳了下去,在空中迅速掏出银河火花。
超级融合!银河奥特曼!
一道璀璨的青蓝的光芒闪耀之下,银河奥特曼出现在寒月江江面之上,左右观察了一下后迅速锁定了跳江少年的位置。
化作一道青蓝色光芒消失在原地,下一秒进入了冰冷的江水之中将那个少年救了出来。
。。。
两个半小时后,端木玄和鱼婉秋将少年带到了酒店里。
银河检查了一下这个少年的身体,发现这少年身上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妖邪之气附身。
这一丝妖邪之气能蛊惑人的心智,应该是那一丝妖邪之气的原因导致少年轻生。
在经过了银河慰藉的治疗后,那一丝妖邪之气消失殆尽。
少年也重新睁开了双眼。
端木玄见到少年醒来连忙问道。
“兄弟,你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做事这么冲动,要不是哥们反应快把你捞上来你就没了。
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了,干嘛跳河自尽啊,跟我说说,兴许我能帮你的呢。”
少年低头沉默着了好半天才开口道。
“谢谢你们把我捞上来,你们真是好人,我没受什么委屈,不用担心我的。”
“不是哥们,都跳江了还说没受委屈,其实不瞒你说,我是京城的超级银河警备队队长,你身上之前有妖邪之气弥漫。
不然我不会问你的,我就怕你遇到什么外星人或者妖魔鬼怪了,我们警备队不就是处理这些事的嘛。”
原本有些内向的少年这才抬头看向端木玄的脸,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好家伙,还真是最近这段时间名声鹊起的银河奥特曼端木玄。
现在端木玄的名声可大了,几乎只要上网的都知道他。
“端木大人,我。。。”
看着少年支支吾吾的样子,端木玄以为他害怕说出来了之后背后的妖邪报复,心里也开始寻思,到底什么鬼神这么厉害。
话说前世看的奥特曼里面确实有不少妖鬼类型的怪兽。
比如杰克奥特曼里面的雪女,迪迦奥特曼里面的宿那鬼吸血鬼,高斯奥特曼里面的怨鬼。
甚至之前在彩虹山,端木玄还遇到过猫脸老太这种奥特曼里面没出现过的怪物。

恐怕这个少年是真的被这些妖怪类型的怪兽给吓到了才这样的。
“没事,遇到什么事了你可以放心大胆的跟我说,我端木玄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你身上的妖邪之气无论是哪来的,它已经危害到我们夏国普通人的安危了,我一定会帮你处理的,所以你别怕大胆的说就完了。”
少年似乎是怕事情闹大,连忙解释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跳江是因为我的一些私人感情原因,是这样的。。。”
原来这个少年叫做魏洋,是一名实力派游戏主播,还正好就是玩联盟的,国服最强阿木木,两年前网恋了一个女友叫做乔碧莲。
然后以为是爱情来了,为了这个网恋女友把自己直播打单的钱全部给了她花,两年时间花了一百八十多万。
为了这个网恋女友,一个人离开自己的家乡,来到炎山城。
结果乔碧莲总因为各种理由找他要钱,以结婚为目的骗他各种转账红包,但一说到见面就各种逃避。
两年一共只见了两面,眼看着临近结婚,对方似乎是感觉到魏洋的钱被压榨的差不多了,就想脱身而走。
断崖式冷暴力分手,然后魏洋一时之间想不开所以选择了轻生的。
端木玄听完都震惊了,卧槽?两年一百八十万?只见了两面?
不仅仅是端木玄,鱼婉秋都听的头皮发麻,这女的有点太过分了吧。
“不是哥们,这妥妥的诈骗吧,这你都信的吗。
不对啊,如果只是单纯诈骗,为什么你身上会有妖邪之气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