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色如同泼墨般漆黑,如期而至。

郁烟到达圣安医院楼顶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长款黑色风衣的女人,她戴着厚重的口罩,脖间围着围巾遮住下巴,原本的样貌已经看不清了。

她注意到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裹布,一晚上不安的心才算是落回原处。

"既然约我出来,何必畏畏缩缩?"郁烟空灵的声音在天台上响起,附近的霓虹闪烁,映花她的眼。

面前戴着口罩的女人闻言也不闪躲,直接取下口罩看向郁烟。

口罩下一张熟悉的面孔暴露在空气中。

是姜瑜。

"看你的样子,怎么一点不惊讶?"

郁烟眉峰微皱着,视线攫住她怀里的婴儿:"我们认识二十几年了,我猜到是你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你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理由?你问我要理由?五岁之前,我们在同一个孤儿院,你抢了院长妈妈的宠爱,还抢了我喜欢的玩具,五岁之后,好不容易我有了喜欢的人,你偏偏不好好当他的妹妹,又要来跟我抢!郁烟你凭什么?"

"你、你喜欢靳远周?"郁烟愣住,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个原因。

"你也看不出来是吗?"姜瑜的脸已经扭曲了,狰狞地说:"因为姜婉,姜婉那个贱人她喜欢远周哥,只要我稍稍露出那么一点点喜欢,她就变着法的折磨我!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很努力很小心翼翼不去触及这些了,可是,你是他的妹妹啊,你为什么可以和他在一起?"

"所以你利用姜婉来逼我死心,又调转枪头利用我来除掉姜婉,现在姜婉出国了,你唯一的对手就是我"细思极恐,郁烟头皮一阵发麻:"这一场戏,你竟是从头到尾都在算计我!车祸那天,也是你推了我,是不是?!"

"这都怪你命不好,只要你安心做远周的亲妹妹,我也不会碰你,可是你偏偏不是!"

姜瑜得意地冷笑,高高扬起了手。

婴儿在空中肆意摇晃着,撕心裂肺的哭着。

郁烟心都快要化了,又很担心孩子的安危:"别伤害他!"

"想要我不伤害他?好呀,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我立刻把孩子还给远周,而且以后我会把他当做我的亲生孩子一样对待!"

所以,约她来天台的目的是要她跳楼,然后伪装成自杀?

"我怎么知道这真的是我的儿子?还有,如果我跳楼之后,你却不守承诺呢?"郁烟偷偷把手伸进兜里摸到手机,刚想随便摁一个电话号码出去,立刻被姜瑜眼尖地发现了。

"你在做什么?把手拿出来!"

郁烟忙摊开手:"我什么都没做,你别激动。"

"你是自己跳,还是要你的孩子死?"

她话音未落,楼下忽然响起一阵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尖锐刹车声,她往楼下睇了眼,发现楼下刹停了一排豪车,第一辆车停下,出来几个保镖,随后便是多日不见的靳远周!

姜瑜额间青筋暴跳:"你竟然告诉了远周哥?你出卖我!"

"没有,我谁都没有告诉,他应该只是偶然路过的,你不是爱他么?你放心,他不知道你是凶手,一会我们就当是意外碰面,我们是闺蜜,在这里聊聊天也是正常的"郁烟激动之余也慌忙劝说姜瑜。

她高高举起了那个婴儿:"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么?你故意把远周哥引来,就是想看我在他心底一败涂地是不是?好,那我就要你们的孩子陪葬!"

郁烟惊恐瞪大眼,朝着孩子所在的方向纵身一跃。

"不要!"

有两声几乎重叠,郁烟来不及回头对靳远周说点什么,整个身体都抛了空,她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天台边的栏杆!

怀里的孩子发出爆炸性的哭声,昭示着平安。

郁烟总算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去看脚下高空,只能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抓着栏杆的那只手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