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在外靠系统 > 第15章 暗部小星星

我的书架

第15章 暗部小星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大早松焱就来了火影大楼

叩叩叩

“请进”松焱闪进身去

“你已经选好了吗?”纲手依旧在处理文件,头也不抬的询问到

“是的火影大人,我决定进入暗部”松焱鞠身说到

纲手手一顿“明智的选择”随即咳了一声,松焱旁边闪出一名暗部。“你跟着火狐去暗部登记一下,然后听他们安排吧”而后在火狐的示意下离开了火影办公室。

来到暗部基地,这里是一个地下基地,周围的墙上每隔三米就又一盏灯,总的来说还是挺亮堂的。

来到一处房间,火狐丢了一个面具和几套暗部服装随即开口道

“你可以给自己取个代号,或者我帮你取一个”

“我自己来吧”松焱回答着随即开始思索,取名字可是松焱的一大爱好!思索片刻之后松焱眼睛一亮

“决定了,我的代号就叫霸霸”松焱叉手得意的看着火狐

“驳回,取代号不能带有侮辱性字词”火狐扶额说到,看样子暗部暂时是不得安宁了。

“那我就叫伊泽吧”松焱放弃了那些自己喜欢的名字,随意取了一个和自己贴切的代号便带上面具跟着火狐往更深处走去。

松焱被带到暗部队长身前。“接收一下,这位是新成员,代号伊泽”松焱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开始介绍自己的能力“代号伊泽,主要能力远程打击和飞行能力,次要能力治疗。”松焱很明显将自己的定位反过来了。火狐后面补充了一些松焱的信息让众人大惊。超越火影大人的治疗能力。那他主要的进攻手段岂不是超越了火影!火狐看到众人都在惊呼开始解释。

“不要误会, 伊泽的主要能力就是治疗,他刚刚跟你们开玩笑呢”松焱看到火狐在解释,随即也懒的去争论什么了,随即开始四处张望。这里是暗部的休整大厅,除了这个小队的人还是有其他人的存在的。松焱东张西望的突然看到了一个肩膀上有红色印记,银色头发的家伙。卡卡西?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早就不是暗部忍者了吗。

松焱顶着面具走过去拍了一下卡卡西,随后低声说了一句一乐拉面,随即离开。卡卡西终于知道昨天松焱说的有事是什么事了。随即追着松焱的脚步而去。而后孤男寡男共处一室,松焱随即对着卡卡西说“原来你也是暗部忍者啊。”卡卡西回答“本来我早就退休了,不过会时不时的被火影大人抓来做苦力。”卡卡西看样子挺不满的。随后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而后卡卡西沉默了一会儿说鸣人,随后又闭口不言。

什么毛病?松焱头上很多问号。随后开始逼问卡卡西为什么提到鸣人。最后卡卡西支支吾吾的只说有空去看看鸣人。随后不顾松焱直接瞬身跑路。

日!自己一定要学会瞬身术!松焱再次立誓。

随后松焱又开始逛起了暗部。松焱走着走着听到了旁边一个训练场传来很重的喘息。松焱听着声音摸了过去。

“一闪!”一个黑发大概20岁的忍者,手里拿着一把短刃在努力的锻炼着自己的招式

“一闪!”再次看到这招,只见刀光一闪。训练用的假人身上贴着的纸缓缓掉下来半截。如果靠近看得话就能发现假人身上竟然没有划痕。

“亮晶晶!”松焱听着忍者招式名忍不住的低吟。嗖的一声,一把短刀出现在了松焱的咽喉处,刚刚还在训练的忍者此时出现在了松焱的身后。

“你来我家窥视我是何居心!”松焱背后的传来略带杀气的声音。松焱此刻感觉自己半只脚正在地狱,难道这么快就要回归了吗。松焱颤巍巍的说到“我是新来的暗部忍者伊泽,我刚刚在逛该,不过这里不是暗部的训练场吗...”

身后的身影微微一顿,随后细不可闻的一点点嘀咕传了过来。“太入迷忘了这不是我家了...怎么办...要道歉吗....”随后松焱感觉脖子处的锋锐感消失了。随即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他抬着头鼻子对着松焱说到

“喂!新人,下次不要随随便便偷窥其他人训练!辛亏你是遇见我了,假如你是遇见其他人的话,现在可能已经被打倒在地了!”这个忍者端着架子趾高气昂的说着。

“道歉有这么难吗?”松焱反问“你在我背后嘀嘀咕咕的我全听到了!”松焱说完这句,还在趾高气昂的身影颤抖了一下。

“新人!别太嚣张了!”那个身影嘴上威胁着,但是眼神中却带着哀求。松焱没有理会,随即一个药酱式歪头“嗯?”这个嗯是第二声拉长音,表面上是表达了松焱的不满和不解,但是隐约能看出对于强权的不屈和对于犯错之人怜悯。

“哈哈哈哈!”那道身影扬天大笑,仿佛是古代的豪杰那般。“你不要逼我!”随即那道身影怒喝道

松焱姿势还是保持不动。

半晌,对面的人从嘴里飞快挤出三个字“对嗯起”。松焱还是不动。那名忍者最终大叫到“对不起!满意了吗!”

松焱听到了道歉,随后发出giao哥的拉门音效的嗯。那名者他不忍了。随即转身离开。松焱眼见人家要走连忙喊住他。那名忍者虽然不想停下,但还是被松焱叫住了。

“我们做个交易吧,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来教我体术。而我则会在我有空你又需要的时候为你治疗。”

“你这个新人,嚣张也要有限度吧。我找谁治疗不行,偏偏要找你啊,就一个有空才为我治疗的承诺就想换取我高超的体术指导?凭什么?”

“就凭这个!”松焱身体亮起光芒,手搭在这个傲娇的身上。这个傲娇的表情渐渐失去平静。随后很郑重的同意了松焱的交易。随后两人拉钩确定了这个交易不会因为时间而作废之后,两人相视一笑。

所以说合同无所谓,拉钩才能看出一个人的诚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