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收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六岁的少女拥有一头濡鸦般的长发,白皙的皮肤在蓝黑色军装的衬托下显出一种透明的质感,深刻的五官还带着少年人的稚嫩,然而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瞳仁中却是深不见底的深沉。

元培枝此时正襟危坐在一名中年男性面前,美丽的脸庞上是严肃与凝重的神情。

“……好了培枝,不要太难过,那并不是你们的错。”第一军团军长王猛看着她默不作声的样子,和蔼地安慰道,“我们收到消息的时间太晚了,那是没办法的事。至少你让他们不用葬身虫腹,可以回到亲人身边安葬。而且还有那个奇迹一般的孩子……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突击营以最小的伤亡,最快的速度结束了战斗,然而遗憾的是,那些被掳走的人类已经全部死亡。

这次行动的起因是一艘采矿船被虫族劫持,突击队除了捣毁中转站回收采矿船外,也必须尽可能地解救人质。

食用人类是虫族女王的特权,所以在运送到母巢之前虫族会使用它们的方式——包成食茧来对人类进行保鲜。如果能够在十万秒内解救出来,他们就还有活下来的可能。

只可惜不是这一次,按照死亡时间推算,元培枝接到命令时这些人就已经全部死亡了。

至于那奇迹一般的孩子,根本不是他们此次的目标。

“我明白……”

元培枝低声应答着,语气似乎有些消沉,王猛见她仍闷闷不乐,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这是他见过最优秀的机甲操作者,毫不夸张地说,她的操作技巧已经超过了帝国大多数知名将领。即便元培枝身份敏感,王猛也不希望她的才能被埋没,所以将元培枝一路破格提拔到了突击营营长的位置。

可这担子是不是还是太重了呢?就算再怎么天赋异禀,她也不过是个孩子。

“这次的子巢属于a级,你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除了既定的分成以外我再给你们营放两天假,你们好好休息吧。”

人类对于虫族来说是一项不可多得的美食,虫巢以及虫族本身对人类来说则是更宝贵的资源。正是多年来对虫族的研究,才使得一开始兵败如山倒的人类慢慢扳回了局面。

在夺下虫巢之后,后勤部队会仔细地整理清算虫巢,换算成能量币以后按比例给每位参与战斗的士兵发补贴。

这是明文规定的,所以比起钱来那两天的假期更为珍贵。

“谢谢将军。”

元培枝感谢完王猛后没有起身,王猛见她一脸欲言又止,疑惑问道:“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谈谈关于那个孩子的事。”

王猛一脸惊讶:“孩子?你是说这次行动中救下来的那个孩子吗?”

“嗯。”

“她现在怎么样?有找到她的亲人吗?”

“她还没醒,根据指纹信息显示,这孩子没有在帝国信息库里登记过身份,可能是没回过蓝星的移民或者流民,我想应该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她的亲人。”

由于和虫族的战争,人类之中不乏因此成为孤儿的孩子。帝国有比较完善的福利机制,并不需要士兵去操心。

王猛察觉出了元培枝对女孩的过度关心,不禁升起一股担忧:“培枝,她在福利院会得到很好的照顾。”

“我知道,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收养她。”

“你……想收养她?”王猛见她面色坚毅,语气笃定,担忧之情愈发浓重,“因为她是唯一的幸存者吗?培枝,你才十六岁,连自己都需要监护人……”

“军队里没有未成年,我知道自己没办法在法律意义上收养她,但只要她在蓝海空间站生活,我就可以照顾她……毕竟,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王猛先是一愣,而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哀伤。

他应该明白培枝为什么想收养这个孩子的,毕竟他特地找培枝谈心就是因为这次事件与她四年前的那场经历太过相似。

元培枝的母亲曾是王猛的长官,也曾是帝国最耀眼的明星,现在的元培枝简直就像是她母亲翻版一般。元培枝12岁那年她的母亲被卷入了一场叛国案件中,一家人为了接受调查乘坐飞船返回蓝星,飞船在中途受到虫族袭击,整船人最后只有元培枝活了下来。

元培枝的父亲是皇族的旁系支脉,她本该继承父亲的子爵爵位与不菲的遗产,但因元培枝母亲的案件,皇帝扣押了她所有家产。要不是军方给了那帮贵族压力,他们甚至想对元培枝赶尽杀绝。

帝国虽然承诺会在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后将爵位和家产归还元培枝,但自那之后这件事就石沉大海。

曾也有亲戚表示想要收养元培枝,但她拒绝了所有人,选择就读蓝海空间站的全寄宿制军校。

蓝海空间站位于距离蓝星一百万公里的蓝海小行星环,在人类接连放弃三道星链之后这里成为了守护蓝星的最后一道防线。蓝海军校的学生有不少都是士兵遗孤,早早地接受战争的洗礼,从入学开始就已经算是军人。

王猛虽然没能收养元培枝,但一直十分关照她,她如今似乎就是想效仿这样的做法来照顾小女孩。

“等等,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更不是心血来潮就可以做下的决定。各种麻烦的手续暂且不谈,你有想过那个小女孩的意愿吗?还有,你时常要参与任务,又哪里有精力——”

“孩子醒了之后,我会询问她的意见。”元培枝极力掩藏着声音中的情绪,没有人知道,她究竟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的激动之情,“在财力方面,我已经完全有能力多照顾一个孩子。至于我出任务的时候,家用机器人会照顾好她的。”

元培枝虽然没能继承父亲的家产,但军队给她发了一笔抚恤金。而且她很早就开始在前线战斗,也攒下了不少钱。

王猛伸手揉了揉额角:“培枝,我知道你在那个孩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但我不希望你心血来潮。她是一个孩子,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没有把后面更难听的话说出口,但元培枝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毕竟她十分了解王猛。

王猛怕她将元幸竹当作填补伤痛的工具,而且事实上,重生之前的她确实是抱着相似的心情收养了元幸竹。

但这次不一样,她只不过是在做自己注定要做的事。她必须保护幸竹,因为没有她的掩护,随着战争的推进幸竹的身份很快就会被发现。

“我知道,”在重生之前,元培枝很不喜欢撒谎,但这一次,为了保护自己最珍视的人,她愿意说一千句一万句谎话,“王叔叔,我并非心血来潮。如果那个孩子不愿意,我也绝对不会勉强她。只是……我有时候也希望家里能有个人等我回去,希望自己也能有个牵挂的人。”

她露出一丝苦笑:“我或许确实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但我希望给予一个孩子幸福难道也是一种错误吗?”

王猛望着元培枝久久没有言语,元培枝目光坚定,神情恳切地回望着他。

“王叔叔,我只是想恳求您,在找到她亲人之前的这段时间不要将她送到孤儿院,而是交由我来照顾。”

王猛最终叹了一口气:“好吧,但你要接受全方位的审查,以证明你能好好照顾她。”

元培枝此时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元培枝确实已经做好准备,不如说从四年前重生那刻开始,她就一直为此做着准备。虽然比她预想的提早了两年,但这并不妨碍她的欣喜。

元培枝离开指挥部后径直去了医院,结束任务后的这两天元幸竹一直被安置在这里。

“欢迎来到蓝海医疗服务中心第一总院,这里是1013号机器人为您服务,请问——”

元培枝做了两个手势直接跳过了医疗机器人的开场白:“第一军团333突击营营长元培枝,访问对象,304号房。”

“声纹、瞳纹匹配,请元少校跟我来。”

如今机器人已经承担了大多数基础性的工作,除了前线保留了不少战地医生以备不时之需以外,蓝星上的医院都只有最低限度的医务人员。

即便是蓝海空间的医院,机器人也承担了大部分工作——这是元培枝能隐瞒住元幸竹身份的原因。

带回元幸竹的那一天,她黑了医院的光脑,修改了元幸竹的体检报告。虽说如今就算检查到异常也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份异常报告在将来会成为元幸竹身份最大的把柄,她要尽早断绝后患。

服务机器人很快将元培枝带到了304病房,元幸竹依然处于昏睡的状态。元培枝打发走机器人,坐到床边静静地望着那张熟悉的脸。

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拥有一头浓密的白金齐耳短发,由于皮肤过分白皙,她的唇瓣呈现出一种猩红的艳丽,为那张纯洁美丽的稚嫩脸庞添上了些许浓艳。

女孩安静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仿佛只是熟睡了一般。

元培枝望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良久,终于缓缓伸出了手。

那双纤细修长,以稳定著称的手罕有地出现了一丝颤抖。没能重生在父母死亡之前,元培枝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好好保护元幸竹。可当命运提早到来时,她难以避免地出现了一丝近乡情怯的恐惧。

心底某个角落,那个她埋藏已久的秘密突然又开始折磨起她来。

元培枝的指尖在离那只小手咫尺之距时停下,脑海中闪现过某些她极力想要忘却的画面阻止了她的行动。

这样真的好吗?

她不想与幸竹为敌,所以就算不是这一次,将来也一定要将幸竹带回来。可身处人类世界对幸竹来说也是一种危险,只有将她留在身边才能好好保护她。

可是……可是元培枝不愿再重复以前的错误,除了排除他人的威胁以外,她也必须纠正自己曾对幸竹犯下的过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