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交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了幸竹,举起手来。”

元幸竹刚洗完澡,皮肤粉红,身上还散发着热热的水汽。

元培枝这几天一直都是亲力亲为地照顾她,包括洗澡。虫族对水的需求很低,倒不是他们不喜欢水,同作为碳基生物,水对他们来说也是生命之源。

只是作为在宇宙中游荡的种族,水对虫族来说是稀缺资源,能够肆无忌惮地使用水的只有他们的女王。亚人大概是受此影响,大部分都很讨厌洗澡,元培枝不得不亲自教导元幸竹如何清洗自己。

元幸竹还不会说话,大多时候听元培枝说话也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不过因为被照顾了两天,她大致明白元培枝要做什么,所以很乖地抬起了手。

作为亚人,元幸竹有着极其突出的美貌,即便还只是一名孩童,此时也已经初现端倪。而作为白子,这份美貌更套上了纯洁的象征,这导致元幸竹后来在军中有了“雪天使”的美称。

当然,此时的她还只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元培枝为她套上了一条印着卡通图案的睡裙,配上白金色的短发看起来犹如一个可爱的洋娃娃。

元培枝在接元幸竹出院之前就去给她买了全套的衣服,有过重生前的经验,这一回她再也不会手忙脚乱。

“以后你要学会自己穿衣服。”

元培枝轻松抱起她单薄的身躯,虽然登记的年龄是十二岁,但元幸竹的身形比起十二岁的人类要瘦小不少。元培枝故意将年龄尽量说得大一些,因为亚人的成长非常迅速,不用四五年她们就可以进入成熟期。

所有亚人成熟体都属于omega个体,并且具有能与人类繁衍后代的能力。元培枝上一世直到最后才知道,皇室以及帝国高层早已被亚人渗透。

元幸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元培枝肆意地笑了起来。

“那就好,我们去睡觉吧。”

人的经历一旦足够丰富,或多或少都会变得豁达起来。重活一世,元培枝的性格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如今的她也学会了享受生活、结交朋友以及表达感情。

元幸竹搂着元培枝的脖颈点了点头,依恋之情溢于言表。

元培枝只觉得胸膛仿佛被煨热一般流淌过一阵暖流,虽然还完全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能重生,但只是感受到这一刻她就已经要热泪盈眶。

一开始,她甚至怀疑重生前的记忆不过是一场梦,但那些清晰的、深刻的回忆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真的经历了一场不算漫长的人生。

前世种种历历在目,元培枝有愤懑、有悲伤、有悔恨。她苏醒的时间点恰好在全家遇袭之后,那一刻她几乎心灰意冷,只想逃离那场看起来辉煌实则小丑般的命运。

可人类与虫族的战斗没有一个人类可以幸免,元培枝想到了含冤而死的父母,想到了人类种族的存亡,想到了那些枉死的好友,也想到了元幸竹。

她到底还是走上了一条相似的道路,但这一次,她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改变那注定悲剧的结局。

她比重生前更快获得了晋升,比重生前更早遇到了幸竹,一切都仿佛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可是她依然没能找到陷害以及袭击父母的幕后真凶,重生前的沉冤得雪不过是别人的弃车保帅,至于皇室与那些背叛者的阴谋,她更是连冰山一角都还未曾触及。

就在元培枝陷入深思之时,一只微凉的小手抚上了她的眉头。

元培枝惊讶地看向怀里的孩子,只见元幸竹正担忧地望着她。

“对不起幸竹,让你担心了。”元培枝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我没事。”

元幸竹似乎已经明白笑容的含义,学着她的模样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元培枝有些欣慰也有些感慨,重生之前她和元幸竹一直都不算亲密,她工作很忙又觉得当师傅应该严厉一些,幸竹则自小性子冷淡,两人都不怎么会表达关心。

尤其是元幸竹分化成omega以后,她为了避嫌单独给对方配置了一套公寓,两人连见面的次数也变得很少。

直到后来那次意外……

元培枝发现自己再次不可遏制联想到那段禁忌的回忆,连忙摇了摇头。

那不过是一场意外而已,现在已经全部重头来过,她相信自己不可能再重蹈覆辙。

元培枝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冰肌玉骨的小人儿脸上还是十足的稚气与懵懂,她的心渐渐放回了原处。

公寓两室一厅,元培枝已经给元幸竹收拾好了房间。她将元幸竹安置到床上后准备离开,元幸竹却拉着她的手面露不舍。

“怎么了,在医院的时候不是可以一个人睡吗?”

元幸竹没有说话,只是神情不算丰富的脸上显出一丝祈求。亚人都是极其美丽的生物,她们通常拥有着人类无法企及的美貌,尤其在成年以后,她们可以使任何alpha都为之神魂颠倒,没有人能拒绝她的请求。

元培枝也不能,至少对元幸竹不能。

她在床边坐下,握着元幸竹的手温柔道:“那我等你睡着了再走,好不好?”

元幸竹似是听懂了她的话,带着乖巧的笑容闭上了眼睛。

如今人类与虫族的战斗并不频繁,在人类拼死抵抗之后,虫族的母巢退到了至少一千万公里以外的空间。

不过在人类经常活动的区域内,仍然有至少几千只子巢在活动,他们以狩猎矿船,搜寻情报为主要任务,军队的日常任务是尽可能地驱赶剿灭这些子巢,以保证人类飞船的安全。

双方都暂时没打算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保持着某种微妙的平衡。

元培枝所在的突击队是机甲部队中最精锐的一支,通常都处于训练待命的状态,时而维持一下空间站的治安。只要一有任务,他们面对的都是最危险的战况,最艰巨的任务。

蓝海基地几乎完全受军队控制,生活在这里的人有60以上都是军方的人,剩余的40包括基础服务人员、能量矿场的工作人员以及集中在空港的暂留人员。

蓝海小行星环一共有五处空港,作为飞船最后一处安全补给站,虽然面积只占了蓝海基地的20左右,但人员构成极其复杂。除了正经的采矿船以外,这里还经常停泊一些雇佣军飞船、走私船甚至是海盗船,人员运输机是其中最不起眼的船种。

通常情况下,军队不会去管那些鱼龙混杂的飞船,甚至允许士兵与他们进行一些交易。但如果这些人敢在空港闹事,军方绝不会心慈手软。与基地其他部分不同,负责空港治安的是军团中最精锐的突击队,元培枝除了突击营营长的身份以外,同时也是空港一区的防卫长官。

这是她积极争取来的职位,因为在军队里想要通过其他方式获取信息,这是最快捷有效的途径。

“亲爱的长官,我没听错吧,您说您需要‘虫族神经网络屏蔽器’?”一名留着大胡子,脸上有显眼刀疤的中年男性一脸惊奇地问道,“这种东西不应该都在你们军队里吗?”

他的对面坐着一名身形纤瘦,穿着蓝色工装的人,两人坐在光线昏暗的酒吧角落,这人又使用了光学迷彩,所以大胡子至今还搞不清楚他的身份,甚至不清楚他是男是女,长相如何。

但大胡子非常确定他是军方的人,因为只有军方的人来他这里做交易才会谨慎地遮掩身份。

“如果我能拿到,就不会到你这里买了。”

被笼罩在光学迷彩中的人声音也经过了处理,被转换成了电子合成音,这不仅能掩盖声纹而且能尽量不透露情绪。

“价格好商量,我想尽快拿到。”

“长官,您不会是想钓鱼执法吧?”

虽说现在的军队大概率不会多此一举,但生性谨慎的大胡子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屏蔽器是军工品,理论上军队掌握着所有渠道。可能外流的方式只有三种,军队内部走私流出,宇宙海贼袭击军队飞船缴获,以及战场清扫者有幸捡漏。

“我没有这么无聊。”

“说的也是,”大胡子讪笑着喝了一口啤酒,脑子飞快转动起来,“我确实能搞到屏蔽器,不过和军队的最新型号没法比,而且价格也有点……”

虽然稀少,但屏蔽器不是什么大范围杀伤性武器,一般情况下也只有直面虫族作战的最前线士兵需要使用,所以在黑市上的流通价格并不高。

只不过对方看起来很着急,大胡子不介意在这时候敲上一笔竹杠。

身穿蓝色工装的人将一块瓶盖大小的金色圆币放在桌上:“这是定金,拿到货物后付你另一半。”

那是一个能量币,其价值就来源于本身。圆币正面印刻着帝国军工出产的字样,是不含任何杂志、最精纯的he-3,整整100克,通过最先进的压缩技术浓缩在这一个小小的圆币中。

蓝星如今使用的货币体系以核聚变的主要燃料he-3为本位,帝国发行通用货币,大多数平民也使用通用货币来结算。但在黑市或者更准确地说在宇宙里,能量币要受欢迎得多,尤其是军方出产的能量币。

飞船、机甲、挖矿机等一切使用核聚变引擎作为动力的机械,都可以直接用它作为能源,因为有着便携且稳定的特点,极其受亡命之徒的喜爱。

在黑市中,一枚能量币至少等值于五万通用币,一般的成交价格都在五万五以上,还时常有市无价。

大胡子能断定这人是军官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总是使用能量币来交易。

一个屏蔽器最多也就值五万通用币,两个能量币净赚六万,这可比他酒吧正经营业一个月的利润还高。

“哈哈,你放心,”大胡子摸了一把乌黑的络腮胡,伸手去抓桌上的能量币,“三天,不,两天,两天之后在这里交货。”

两人约定好下次交接的暗号和时间,之后军官就通过暗门匆匆离开。

大胡子酒吧是空港众多情报站之一,很多人都在这里贩卖购买情报或者走私用品,只要有钱,你甚至可以在这里□□或者雇佣海盗。

元培枝轻车熟路地躲过了监控,解除身上的光学迷彩之后,她摇身一变成为了正在一区巡逻的长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