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清源接过台下新递来的台本,继续念到,“《下一站大哥》第一期排名由扔骰子决定大哥是谁,这是唯一一期能纯靠运气排的名,现在大家按照年龄大小依次排队上前扔骰子!”

一个篮球大小的、八个角圆润的骰子被工作人员拿了上来,1字正面朝上!

罗厚生年龄最大,第一个上前,他把骰子直直地往天上一抛,骰子掉落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露出可爱的数字2,罗厚生放松下来,退了回去。

接下来的林清源、金桔、郁洛不像罗厚生这样直板地抛,他们一个两个花样丢着骰子:5、2、3

谭柯鹿在一旁不停地双手合一,小声祈祷:我要一一一,嘿嘿嘿!我要当大哥!

艾提萌看着前面几个人接连扔骰子的方式和手法,又听到谭柯鹿的默默念,闭上眼感受着鼓风机吹过来的风,若有所思。

郁洛后面接着就是艾提萌了,艾提萌抱着圆润地骰子随便一丢,丢了一个6出来,艾提萌呼了一口气,他确定了。

终于到谭柯鹿了,谭柯鹿上去紧张地抱起骰子,神呀,请赐予我力量!滴,能量蓄积中,即将发射!

“按照你正常的力量,在这个高度与地面呈60度,向这个方向抛!”艾提萌突然打断了谭柯鹿的蓄力过程,在空中划了一个高度,再指了大致方向!

谭柯鹿:我听还是不听,不管了,别人总比他靠谱!他就是那么有自知之明,因为这点,他在娱乐圈才能一路顺利地到达今天的地位!

不过艾提萌好像也只是丢到6吧,谭柯鹿犹豫了一秒钟,然后就没有犹豫了,能不用脑子就不用脑子,这是他的原则。

经纪人看着傻乎乎的谭柯鹿按着艾提萌指的高度和角度,听话地把骰子抛了出去。

经纪人: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有!他仿佛看见了在他读书时期,倒数第一总是找着倒数第二抄作业了,两学渣心里还能有点数么!经纪人陷入沉思,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天真烂漫的年纪,倒数第二,倒数第一想你了!

谭柯鹿的骰子打了好几个滚,3、2、5、2、6……,骰子开始后劲不足了,小东西颤颤巍巍的要滚不滚!卡住了!

谭柯鹿幽怨的小眼神看着艾提萌,你怕是不想当小弟,故意坑我的吧!他要是真6了,按年龄算下来,艾提萌就能当5哥,呜~5哥你害我!

鼓风机一阵一阵地吹着风,要动不动的骰子又开始摇摆,滚到了最好的位置:1!!!

谭柯鹿兴奋地原地跳起来,他是大哥了!他是无所不能、无法无天、无恶不作的大哥了,嘿嘿嘿,阴险笑!

谭柯鹿感谢地向着艾提萌的方向看过去,艾提萌此时正歪着头甜甜地对他回笑着,像个小傻子。

谭柯鹿:……估摸着艾提萌也就随口一说,没想到真中了!骰子也是最后碰巧才达成的1,又看了呆萌的艾提萌一眼,他更加确定了,艾提萌看着就不像是个聪明的!

唉!6弟再糊涂也是自己的小弟,他大人大量,不跟小弟计较!

谭柯鹿又看了看旁边不敢置信的二弟、三弟、四弟、五弟,算了,自己认得弟弟,再愣也要养下去!

和谭柯鹿一样,别的嘉宾加节目组都以为只是谭柯鹿运气好,而不是艾提萌教的真有用。

节目组导演这时也不好再让林清源念台本了,嘉宾和主持人是一个人总有些不妥。

导演直接宣布,“目前排名已出,恭喜谭柯鹿成为大哥,朱厚生、金桔按年龄排名第二、第三,林清源、郁洛、艾提萌第四、第五、第六,排名结束!即将进入我们的第一场争霸赛!”

导演组望着几位嘉宾,有兴高采烈的,有暗自可惜的,也有不动声色的,顿了一下又接着念起台本,“视影圈经常会听见某某演员为了某某角色拍摄出好的拍摄效果,会学习一项专门的技能,体验现实中这样的生活,而因为我们节目的初心也是为了加强艺人们的自身能力,所以我们的第一期内容是--”

“成为制茶大师!”

“现在我们先测试一下各位嘉宾的制茶手艺如何,各位嘉宾依据结果,也可以思考自己要花多大力气才能超越其他嘉宾,明天我们将在这个点在的同一位置进行比赛,制茶成品最好者为大哥!”

现场并不适合制茶,节目组带着艾提萌他们转移了阵地,去了一家祖上出过贡茶的家族作坊。

这里炒茶工具、晾晒工具一应俱全,地方还很大,可以容纳10个人以上同时制茶,嘉宾们每个人都能选择一个地方自己制茶、晒茶,节目组又搬来了6个圆形竹编竹篾,里面装着有些萎的一心二叶茶。

“每个人都只有一个竹篾的茶叶,因为是大棚茶叶,所以数量有限,用完了就就没有了,请大家谨慎使用!”

“我们拿来的茶叶已经萎凋好了!大家可以直接开始制作。”

艾提萌走到自己的竹篾前,拿了一根怏怏的茶叶放进嘴里嚼了起来,有点淡淡的苦味,还有些清新,苦后回甘,艾提萌眼前一亮!

另外五人默默地看着艾提萌的行为,一个个保持警惕。谭柯鹿也挑起一根茶叶,好奇地问艾提萌,“你对生茶叶很有研究?”这行为搞得好像能尝出什么意境似的!

“没有,以前没看见过生茶叶,就想尝尝味道。”艾提萌不解对方为什么这么问,但是还是乖乖地回答了。

五人:那他们就放心了!散了散了!

五人随即散开,研究着自己面前的这一堆茶叶和制茶工具。

每个人选定的位置火已经烧起来了,6位嘉宾手边放着生茶叶,站在火热地大锅前一脸头痛,这该从哪里下手?

同样头痛的谭柯鹿这时小脑瓜子一转,眼神狡黠,“咳咳!二弟,你觉得应该怎么做?”二弟朱厚生看着就很会喝茶!

二弟,二弟还没反应过来,其余几人也在发愣,这是在叫……

小弟果真是大哥的贴心小棉袄,六弟艾提萌马上反应过来了,朝着朱厚生喊,“二哥,大哥在叫你!”

……他俩进戏真快!

谭柯鹿满意对艾提萌点头,“还是六弟最得我意。”

说完又转向朱厚生,故作不满地说,“二弟平时看着挺正常的人,今天妥实有些迟钝!二弟不敬长兄,六弟觉得该怎么办?”

六弟艾提萌歪头仔细想,“惩、惩罚?”

谭柯鹿给艾提萌给了一个大拇指,干得好,是时候作威作福了,谭柯鹿皱着眉头继续装严肃,“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这样,就罚二弟做六十个深蹲吧!”

导演这时拿起了扩音器,“现在二弟朱厚生有三个选项:一,做六十深蹲;二,去抱大腿撒娇;三,其他合理行为。”

导演:谭柯鹿可是这节目之宝呀,之前还头痛地想着怎么才能强迫他们开这个“大逆不道”的头!

节目就是要有谭柯鹿这种勇于找经纪人揍的人才更好玩,导演侧身感激地对身旁的谭柯鹿经纪人笑笑。

经纪人:……回去就揍,胆子肥了他!没看出别人都没把人设当真么,他还真玩起来了!不对,忘了另一个傻子艾提萌也当真了。

其他四位嘉宾:……他们也以为节目组只是说说而已,毕竟没人敢真的越过资历,没想到谭柯鹿年纪轻轻心还真不小,不过也有可能是傻。

二弟朱厚生很纠结,“我选择……”

六弟艾提萌歪头,“撒娇,大哥说想要看!”

谭柯鹿心虚地往往天,天上这朵白云真白呀,真好看!

艾提萌继续歪头,“三哥、四哥、五哥也说过。”

金桔反应最快,捂着手指头喊,“哎呦,我这手怎么长了根倒刺,谁能来帮我看看?”

林清源快速回话,痛心地抓过对方的手,“我看看,你可真不小心,叫你小心点小心点,怎么就不注意呢,真让我心痛!”

郁洛也插了进去,眉角一挑,“我是专业的战刺专家,曾经一人挑十刺,让我来帮你看看,保管好的飞快,一点痕迹也不留!”

朱厚生:大男子怎么能撒娇,不成体统!

最后朱厚生大叔给我们证明了中年男人的倔强,顽强的做完六十个深蹲后,二哥的腿止不住地抖动!

艾提萌看着对方颤动的腿,一本正经地劝着朱厚生,“好虚,二哥要不要去吃点中药!”

他在医院住院的时候,看病的老医生就说过他体虚,还给他开了些中药补了补,吃了药之后,他感觉全身都是力量,现在他要把这份力量传给二哥!

朱厚生红着脸躲躲闪闪地看着周围的人,强硬地辩解道,“胡说!你才不行!”

其他人:望天,没听见。

“我行唔唔唔……”艾提萌被郁洛一把捂住嘴,可别把他们给害了,男性这方面的尊严不容侵犯,懂不懂!

郁洛想着来节目之前,老板交代自己要好好照顾艾提萌的话,感觉前景渺茫!

作者有话要说:

大棚茶叶了解下!突然想起今年的新茶已经收了,只能大棚养茶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