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易拟、谭柯鹿这些‘珠玉’在前,艾提萌做的菜就变得格外显眼:艾提萌做的是易拟教过的红烧土豆排骨,虽然不是什么大菜,但是作为一个荤素相间的家常菜,来参加一场非正经厨师厨艺比赛还是足够了。

排骨焯过水,熬制冰糖上色,加入酱油、料酒、老抽精心雕琢,焦糖色的排骨诱人无比,被镀上一层温暖的柔光;金黄的土豆被慢慢烹煮,等待软糯时,再大火收汁,使它充分吸收了排骨浸出的肉香。

摆盘,上桌,焦糖色的排骨和金黄的土豆被细心地盛放在白瓷盘子里,不多不少,不紧不慢,诱人的可爱!

艾提萌的师傅看着做出来的成品,点点头,看来这是个下过功夫的,就是不知道尝起来怎么样。

多亏节目找评委的大阵仗,节目组见比赛内容实在是瞒不住了,就提示了每一位嘉宾,有些嘉宾毫不在意,认为厨艺也不是一两天就能练成的,就不做多余努力,其中的代表人物非谭柯鹿莫属;另外一些嘉宾则相反,努力地提升着自己的厨艺水平。

而艾提萌,师傅觉得他是后面一类,临时突击,但是也不过是花架子,毕竟据他了解的内部信息,艾提萌并没有做过饭。

师傅拿起筷子,随意地夹起一块土豆,他要尝尝艾提萌的厨艺该怎么改进,卖相是有了,可味道就不一定了。

师傅含着软糯的土豆,“啊!”师傅轻呼。

“阿!”师傅一声比一声啊的大,吸引地在场所有人都对他望去。

“啊!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土豆!”师傅赞美,反应过来后,赶紧对着向他行注目礼的群众解释到,“不好意思!失态了!”

“切!”其他师傅和导演睁着死鱼眼,异口同声地切了出来,他们培训的这几天不知道说过多少和这个类似的话,都已经听腻烦了。

师傅看着他们不相信的表情,努力解释,“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对,你说的真的!”制片人无可奈何地说,也死鱼眼地望着师傅,今天他已经被导演给逼疯了,但凡谁听了一天‘真的,这是我......最好......’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更何况这可是导演的‘同班同学’!

师傅:......怎么没人相信我!

“艾提萌,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做的饭是真的非常好吃!”

“谢谢你的夸奖!我做的是很好吃!”艾提萌不好意思的回答。

还在关注着的人全散了,问谁不好,非得问艾提萌,他自己做的能说不好吃么?还有,这艾提萌太不谦虚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谦虚去哪里了。

师傅看着众人都各自忙各自去了,十分无奈,怎么就没人信。

易拟瞧见其他人低估艾提萌的水平,帮着艾提萌说话,大声地宣布,“艾提萌是我见到过的厨艺最厉害的人了!”在心里默默地跟了句,除了我。

师傅总算理解其他师傅们和导演地心情了,他一言难尽地看着易拟,半天不语,背过身去,凄凉离去。

他们可是被打了叫易拟厨艺的预防针,为了这个预防针的成功接种,他们吃了不少苦,这叫他如何能信这个易拟的话。

易拟:......这是怎么了?除了这师傅,其他师傅们也都怪怪的,节目组从哪里找来了这一群怪异的人,还把导演给带歪了,有事没事就拄在一旁幽怨地看着他。

总算到了初赛的试菜评菜环节,师傅们和导演一个个正襟危坐,看着面前摆着的洁白的桌子,等会儿,他们将在这里一一评菜,直到最后一道易拟的菜上来,切记控制住表情。

上菜顺序由投掷色子的大小一个一个上菜!

第一个是艾提萌,菜被盛放在小盘子,一个盘子里一颗土豆一根排骨,再点缀上了一点葱花。

评委们看着这卖相,满意的点点头,才拿起筷子夹了起来。

才一入口,坐在艾提萌专属师傅旁的两人看到了一只无影手,“?”

再一看,除了手里的,盘子里空空荡荡,发生了什么!

摄像机赶紧对着艾提萌的专属师傅,此时师傅的嘴里塞得满满地,狼吞虎咽的吃着。

看那两个师傅呆呆愣愣的,导演站了起来,为他们主持公道,“你这是干啥!怎么欺负老实人。”

导演边说边走了过来,等到走到艾提萌师傅的面前时,找准时机,两口就叼走了两位师傅筷子上还没来得及吃的食物。

众人:......导演,你的形象啊!我们节目的形象啊!

形象!不存在的,有了几个‘同班同学’后,形象算什么?

一阵混乱过去后,由于导演的不靠谱,制片人不得不亲自上来沟通,询问艾提萌剩下的菜在哪里,他想让没吃到菜的师傅重新品尝评价一下。

艾提萌摊摊手,一脸无辜。

制片人望向跟着艾提萌的跟拍摄像师,摄像师指了指艾提萌专属师傅,努了努嘴,“都让他给吃完了!”

艾提萌专属师傅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好意思,我已经努力地控制自己了,给他们还剩下了一块点评,可惜......”师傅意有所指地望了一眼导演。

制片人瞪了一眼在旁边望着天,心虚地不敢回看他的导演:一个二个不靠谱!导演居然最不靠谱!

最后艾提萌的点评只能取尝了菜的评委点评出来的平均分数,成功地得到了满分5分。

艾提萌的成功让谭柯鹿受到了极大的鼓舞,第三个上前的他,像是个孔雀开屏似的骄傲地昂着脖子,一挥手,菜一个个地传了上来。

师傅们看着盘子里的东西,无语地看着谭柯鹿,这什么呀,能吃了不被卡死?

等等!易拟的师傅小灯泡一亮,他想到了什么,他可以......决定了,就这样干!他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呀!他望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谭柯鹿,贼兮兮地笑了,抱歉了,背锅侠.谭!

在众人都迟疑的看着面前盘子里的不明物体时,易拟的专属师傅清了下嗓子,“咳咳!不急,大家先等等!”

他解释道,“这个菜尝的话怕是会被卡到,我自愿成为一名优秀的自愿者,为你们先试一下这道菜,如果没问题的话,你们再尝,我们总是得保留一些火种,不能被一网打尽了。”

其他人点头,有道理!

谭柯鹿:这是几个意思

不等同意,易拟的专属师傅就一脸悲壮地站起来,眼睛充血,狠狠地盯着盘里的菜,拿起了重于千斤的筷子,舍他其谁,一口闷下!

倒地,“我、卡住了!”

“快快,赶紧叫医生过来!”

“不、用了!直接送、医院!”掘强的师傅,忍着痛,卡刺都要说出自己的目的。不然,白卡了。

不用了是什么鬼,不过好像是送医院更专业点,可能还需要一些工具才能取刺,“扶着他,上车,去医院!”

谭柯鹿看着眼前乱哄哄地一团,透过现象看本质,竟从卡刺的师傅的眼里看着一丝心虚和愧疚。

而其他人只觉得,这真是个舍己为人的好人!

等现场再次恢复平静的时候,已经没人敢吃谭柯鹿的菜了,评委区内出现一片诡异的寂静。

谭柯鹿看着没人愿意尝了,虽然能理解但是还是有些不高兴,语气生硬地说,“不想吃就别吃!别再吃出毛病没评委了,后面的节目该进行不下去了。”

评委们犹豫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人出来说一句话,不知道改说吃,还是说不吃。

艾提萌赞同地点点头,“对,要不然就吃不到易拟做的菜,就太可惜了。”

叮!评委们好像听到了什么!

有人动作很快!

“拦住他!”制片人自出了上一个幺蛾子后就一直盯着导演,一看到这时导演脸色不对劲就立马叫人。

导演飞扑在盘子边,但是立马被时刻待命着的保全逮住了,“放开我!”导演手脚乱扑地挣扎着。

“你想干嘛!”制片人火大。

“我想!我想!”导演眼睛直直地盯着盘子里的鱼肉。

“想都别想!”'制片人顺着导演的眼神看出了他的想法,立马叫人把盘子里的东西清理掉,一点渣渣都不要留。

导演幽怨地看着制片人,他不想留在这里呀!其他评委也是一脸遗憾地看着盘子都收走。

制片人:……现场有毒。

总算到了最后一个,易拟的菜是最受到瞩目的了。

还留在现场的评委们看着面前一脸自信的易拟,再看看盘子里的东西,左右看看,都在对方眼里看见了恐惧和退缩。

艾提萌忍不住帮着易拟说了句话,“易拟做的比我的好吃多了,经纪人吃了比较过了的。”

评委们稍微放下了心,以为可能是节目组太夸张了,易拟做的菜其实还好。现场唯一近距离闻到易拟菜滋味的评委师傅,已经去了医院,没人提醒他们了。

台下的杨哥一看这些评委懈怠下来,心里直呼要糟!

果真,菜入口,评委们愣住,没说话,眼睛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杨哥掩面,这下可兜不住了。

“太好吃了,好吃的我都哭了!”导演不愧是专业的,制片人为自己的眼光点赞!还及时地拉回了其他评委的反应。

最后,导演和评委们异口同声地流着泪对易拟说:

“真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菜了。”

“你们喜欢就好!”易拟大气地接过夸赞,自信,无需隐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