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天万千 > 第三十九章 路人白月初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路人白月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点繁星般的光点挂在黑夜下美丽且寂静。

  像星空。

  这里是九天城内的时间长河监狱。

  陈苏当初建它的目的不过是用来吓唬人好开罚单而已,要真正拿来镇压什么天地大能倒是也可以,就是需要源点来封印。

  时间长河监狱建成到现在两个多月,被陈苏说出口无数次,很多人都打心底深深记住了这个城主口中的‘恐怖’监狱,既是害怕又是好奇。

  因为到现在也只关押了一名‘犯人’,没人出去过,其他好奇的人也无法得知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说到底这也不过是陈苏第二次来这里,因为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关押在时间长河监狱里的人,就会像是一个没有无欲无求的工具人一样,视觉、听觉、味觉、触觉和行动都会被剥夺。

  明明有点点星光,但是他们就是无法看透眼中的虚无,看不到璀璨的星光。

  明明他们可以大声呼喊,但是任他们怎么喊叫,他们自己都无法听到。

  就算他们可以自由奔跑,但是他们根本无法感受到。

  心跳、呼吸、血液流动他们统统感受不到,仿佛只有自己的思想还活着,孤独的思想在孤独的思考。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每一秒都活的像一年那么长。

  这一道思想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走向死亡永远比死亡更可怕。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眼中有了光,耳朵里传来声音,枯竭的思想回到了自己结实的脑壳里。

  “城……主!”

  陈苏看着漂浮在透明泡泡里的犯人,四肢健硕,样貌端正,就连脸颊都是红润的。

  不看他的双眼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个被关押数天的犯人。

  “城主,我真的错了!呜呜呜…”

  犯人跪在泡泡里抱着头嚎啕大哭,顿时就是涕泗横流。

  有力的双手紧紧地箍着自己的脑袋,眼泪伴着鲜血从眼角流出。

  一次又一次的用脑袋撞在泡泡上,那种狼狈的样子看的陈苏真是于心不忍。

  “你真的觉得自己错了么。”

  陈苏伸出手指,轻轻戳破泡泡把男子放了出来。

  “城主,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抢您的手抓饼的!呜呜…”

  男人被陈苏放出来的一刻,整个人都像得到解脱了一样,又是哭又是笑的捏着自己。

  陈苏捂着脑门差点又给他关了进去,“我这直播呢,你说话注意一点!”

  男人看到陈苏身后飘着一个卷着直播球的小蛇,立马闭上了嘴。

  “原来城主口中一直说的时间长河监狱长这样啊,挺有意思的。”

  “真的好像没那么可怕。”

  “楼上二位可以去抢一下妙衣阁试试,一定能住进去的。”

  “我给你们加油。”

  “看这位老哥的表情,应该没表面上看着无害,感觉挺可怕的。”

  “相比之下,我更对那块手抓饼感兴趣。”

  一条条弹幕快速的刷着屏。

  今天还是陈苏第一次开直播,没想到效果出乎他的意料。

  刚开播就有几万的观众,而且收到了不少的礼物,这可比去‘捡’宝物赚的快。

  九天城的万界直播平台开放好多天,注册通过的主播都有一万了,其中的大主播人气也是居高不下,像是东方不败开的苏绣教学直播、米特尔腾山的鉴宝直播间、巨富沈万三的每天一个小目标直播间和关注度同样很高的华佗的手术直播间。

  尽管这些主播都有自己的铁杆粉丝了,但是听到城主开直播的一瞬间众人都跑到了陈苏这边的直播间,顿时间陈苏这边的热度就爬到了第一。

  有些人想继续看下去,但是所有主播都跑到陈苏的直播间那里,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主播们可不想抢城主的风头,万一被记小本本了怎么办。

  “是我的错,我不该抢夺城主的手抓饼,更不该对城主口出狂言,城主的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男人疯狂的对着陈苏鞠躬致谢,搞得陈苏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陈苏也是无奈,一块手抓饼不小心关了他十几天,差点就凉了。

  那天陈苏在小吃街买了一块豪华双肉排火腿鸡蛋手抓饼,刚闻到香气就被他抢了去,直接狼吞虎咽的就往嘴里塞,一边吃着陈苏心爱的豪华手抓饼,一边嘟囔着要罩着陈苏,让陈苏认他做老大。

  可能因为当时陈苏周围的人都自觉避开陈苏而形成了一片空地,导致陈苏的豪华手抓饼被这个衣衫褴褛还特别‘饥渴’的男人盯上抢了去。

  陈苏正心痛着自己的手抓饼呢,他就用自己沾满酱汁的手拍了下陈苏的屁股。一个大大的手掌印就像水泥一样烙在陈苏的翘臀上。

  “小子,我吃了你的食物,在这里以后我罩着你!”

  男人还特别骄傲的说着,完全没看到周围一圈人惊恐的眼神。

  “很好。”陈苏阴沉着脸。

  “用不着说感激的话,要是真的感激我可以再买一块刚刚的饼给我……”

  男人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四周的人都离他远远的,不少人眼中都带着看勇士的目光看着他。

  “他们这是干嘛?”男人摸着自己和蟑螂触须一样长的呆毛问向陈苏。

  “有点惨。”

  不知谁说了一句。

  “狼王,把他带去城主府。”陈苏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平静。

  “嗷呜~”人群里钻出来一只巨狼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他。

  “妖,大妖啊!”

  男人挪着自己的双腿对众人大喊,还没下一句就被狼王叼起脑袋,“唔唔,这是个大妖啊,快来救我!唔唔…”

  狼王甩着尾巴把男人叼走。

  陈苏压下心中的火气,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抓饼纸袋扔到垃圾桶里。

  目光直接转了一圈,围观的众人猛地自顾自的聊起了天。

  “诶,你这…条鞋带真好看。”

  “是嘛,你的绿帽子也很漂亮呢!”

  “哪有,哪有,我这个可没你的绿。”

  “哈哈哈……”

  再不掩饰一下对城主的尴尬,自己怕是哪个会晚上横死在被窝里。

  “只要吭一声,我白月初就不是男人!”

  狼王怪怪的看着躺在地上乱蛄蛹的傻子。

  然后他就被狼王狠狠的蹂躏了一番。

  “狼大王,哥!狼哥!”衣衫破碎的白月初扯着嗓子大叫。

  “别打了,别打了!”

  白月初无赖的蜷缩成了一团,狼王蛮失望的踢了他一脚才发现陈苏站在他身后。

  “诶嘿城主。”

  “我就踢了一脚,没干别的。”大个子狼王憨笑着对陈苏说。

  “你放屁!”

  趴在地上的白月初撅着屁股蠕动过来,“我这里和这边,是谁搞的!”

  陈苏额头青筋毕露,抬腿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一个大大的鞋印就盖了上去。

  “城主,我这认错了,放我走呗。”

  “知道错,就能抢我的手抓饼了!”

  陈苏把脱下被酱汁染脏的大衣,屁股的位置还印着巴掌。

  “行为极其恶劣!”大衣扔到他的脑袋上。

  “直接押入时间长河监狱。”

  陈苏话语落下,一个黑洞在白月初身下出现,任他惊恐想逃离也无法动弹,直到整个人都被黑洞吸了进去。

  ……

  陈苏想到这里有些无奈,本就只想关他一天稍作惩戒的,只是后来被割韭菜计划给耽搁忘记了。

  这一连就是十几天,要不是太虚之灵提醒他时间长河监狱还关着人他都彻底忘了。

  毕竟关着人要需要源点来维持时间长河监狱的运转。

  “以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陈苏看了眼弹幕,“嗯,谢谢米特尔腾山送来的钻石星。”

  十万源点又到手了。

  “以后你做小吃街的城管吧。”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