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又骨折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蕴是第二天才醒来的,大概是因为项宁的恐吓,再加上她自己做贼心虚,所以,她一醒来就大声的喊了一声,“救命!”

床边,苏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阿蕴,做噩梦了?”

苏蕴迟疑了片刻,才发现眼前的人是苏辙。而昨天晚上吓唬她的那个罪魁祸首,已经不在这里了。

苏蕴顺势嚎啕大哭,“哥!”

苏辙叹了口气,“我听阿宁说,昨晚你一直睡不着,半夜还要去看望妈妈。其实,你受伤了,这事情不着急的。下次,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

苏蕴差点吐血,“她是怎么说的?”

苏辙以为这两个人又在赌气,便转开了话题。“阿宁也是担心你,难得你们的关系能好起来,我和爸爸都很开心。”

苏蕴哑口无言,但是昨晚的事情却不能再发生了。想罢,她便说道。

“项宁呢?”

苏辙闻言还没开口,便听见门口那边一个人影闪了过来。“想我了?”

苏蕴浑身一震,一看见她就想起昨晚的噩梦,叫她怎么能不害怕?尤其是,项宁还朝她露出了那个诡异的笑容,她当即脸色煞白。

“我有些累了,我要睡一下。”

说着,她就要闭上眼睛。项宁却已经快步的走过来了,“这个时候,怎么能睡觉呢?你刚醒来,睡得太多了,不好。我刚拿了东西回来,吃了再睡吧!”

说罢,她便十分体贴的要来扶她。苏蕴十分强烈的挣扎着,然后就听见咔嚓一声,她又昏了过去。

项宁有些无奈的看着苏辙,“看样子,阿蕴的腿又骨折了。”

苏辙,“……”

还好,医院有专门的医生,很快,苏蕴又被重新做了矫正。等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她便改变了策略。

“你们都累了,我一个人在医院里就可以了。”

项宁心下了然,但是含笑不语。

苏辙便摇头,“阿宁是累了,我在这里照顾你吧?”

苏蕴刚想点头,项宁插话进来。“刚才我听说,你们脑外最近好像很忙啊。你今晚上不是有手术吗?”

苏辙点头,“是有,我可以手术完来看她。”

“没有这个必要,你手术很累。再说我最近心外那边刘医生回来了,我不是很忙。照顾女孩子还是我方便,醒了,你还是回去吧!”

总之,不管苏蕴怎么说,项宁都不肯放弃在这里照顾的事情。最终,还是项宁留了下来。

苏蕴满心的怨念,尤其是小护士还时不时的赞一句。“你们姐妹俩感情真好。”

项宁但笑不语,苏蕴在心里已经将项宁骂了一百遍。

正骂着,项宁将端来的饭菜准备好了。“来,吃饭了。”

苏蕴看着那红彤彤的饭菜,不由的皱紧了眉头。“我不饿。”

“这怎么行?你这两天骨头错位了三次了,需要补血,补钙。你看,这是我特意给你加的番茄酱,颜色好看吧?很补血的,和血的颜色一样。”

她可以强调,果然让苏蕴变了脸。

她一把推开那碗,“不要,你走开!”

项宁叹息的看着地方的碎片。“真是可惜了,不过没关系,谁叫你是我妹妹呢?”

于是,又去重新打了回来,如法炮制。就这样,连续两天,苏蕴终于崩溃了。

第二天晚上,她神经错乱的看着项宁,“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项宁笑眯眯的看着她,“你说呢?”

“我不管你要怎么样,你放过我好不好?”看的出来,苏蕴也是身心俱疲。但是这却不是轻易能放过她的,项宁冷笑一声。

“那你当初害死妈妈的时候,怎么没说要放过她?”

这还是项宁第一次在她的面前提起苏夫人的事情,之前她不想说只是不想打草惊蛇。可是,当时的案子都已经结束了,那些蛛丝马迹也早就已经没有了。

再加上,经过这几天的恐吓,苏蕴其实心里也差不多知道项宁的想法了。所以,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了。

果然,苏蕴顿时冷了脸。

“你胡说八道。”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清楚。”说着,项宁可以弯起唇角慢慢的走到苏蕴的床前。苏蕴被她那个诡异的笑容吓得魂飞魄散。

但是好歹也看了好几次了,这一次总算没有昏倒。

项宁冷笑,“妈妈从小对你那么好,将你养大。你却丧心病狂的将她害成了那个样子,你对得起她吗?”

苏蕴被吓成了一团,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肯承认。“我上次就说过了,我没有。”

“没关系!你嘴硬,我们慢慢来,日子还长着。”说完,项宁便转身出去了。

直到门关上,苏蕴才眯了眯眼睛。她老早就看项宁不顺眼了,偏偏自己现在动不了,否则,她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

大概是因为项宁和苏蕴摊牌了,之后的时间,她变得乖巧了很多。就连项宁拿回来那种颜色很恐怖的饭,她也吃掉了。

平时,项宁说一些恐惧的话,她也只是白着脸,不出声。对于她的突然乖巧,项宁心里警铃大震。

总觉得,苏蕴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她现在这样,应该也是在想什么点子,陷害自己。

这么想着,项宁一直保持着很高的警惕。可是,这一警惕就是小半个月过去了,苏蕴却一直都乖乖巧巧的,一点事都没有发生。

项宁渐渐的,也开始放松了警惕。

这天早上,项宁看着护理给苏蕴喂饭。自从苏蕴变得乖巧了以后,项宁就从医院调了一个护理过来,负责照顾她。

笑话,她在医院里就是为了吓唬苏蕴。才不会真的去动手伺候她呢!

苏蕴配合了,吃完饭,小护士进来给苏蕴换药,项宁在一边看着。

苏蕴这个脚三次骨折之后,好像听医生说,可能会留下一点缺陷。这件事,还没有跟苏蕴说,苏青峰和苏辙也都知道了,但是他们都怕苏蕴伤心会影响治疗。所以,交代项宁不要说。

项宁才不会那么傻,反正,苏蕴将来是在在牢里呆一辈子的,缺陷不缺陷,又有什么关系?现在项宁最希望的是苏蕴快点好起来,再去做坏事。

这样,她就可以抓住她的把柄,让苏家父子对她产生怀疑。

项宁正想着,耳边响起了苏蕴的声音。“阿宁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