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钓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也准备蹭卡的好不好?岂料,盛南却摇了摇头,一脸神秘的看着另外一个方向。项宁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顾席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

“你想做谁的好哥们?”他沉着声音问道。

项宁一愣,忙摇头,“没有,我开玩笑的。”

顾席城哼了一声,将自己的卡递给了项宁。“刷我的。”

项宁在盛南和文珊戏谑的目光中接过,总觉得顾席城,一定是故意的。

但是即便如此,项宁还是在将卡还给他的时候,说了一声,“谢谢。”

顾席城没有接,而是别开了头。“你收着吧!”

项宁顿了顿,想说自己不要。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不想和他纠缠,便接过来装进了包里。

盛南和文珊对视了一眼,就连文珊早上还在伤心的目光里,都是戏谑的神色。他们都在想着,看样子这两个人真的好起来了。

本以为顾席城在送完卡之后,和盛南要回去的。岂料,在停车场的时候,顾席城却直接上了车子。

“想去哪里?”他问道。

项宁愣了一下,“你要是忙的话,就去忙。我和文珊,随便走走。”

“去哪?”还是那句话,项宁只好随口说了一句,“那就回家吧!”闻言,顾席城皱了皱眉,“因为我?”

项宁一下子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等她反应过来,顾席城的意思之后,才忙摇头。“不是,我只是……”

只是你在了很不自在,项宁当然不会说,只好又道、“那就去农庄吧?我记得上次那个农庄好像还可以钓鱼?”

顾席城这才点了点头,发动起了车子。

后面是盛南带着文珊,两辆车子直接朝着农庄那边开拔而去。

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项宁才小心的问起,“庄敏的事情怎么样了?”也好几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顾席城侧首看了一眼项宁,唇角勾起一抹苦笑。“有点眉目了。”

“真的吗?”项宁整个人像是突然有了活力一般,等到看见顾席城一直看着自己她才惊觉她和顾席城之前的约定。

顿时坐正身子,“哦,我的意思是找到庄敏就可以知道很多事情了。”

这好不走心的解释,顾席城没有再理会她,自顾自的开车。因为这个插曲,项宁就将那个卡要还给顾席城的事情忘记了。

到了农庄之后,几人就拿了鱼竿去钓鱼。

这处地方是专门为了上流社会的某个群体建造的,名字很普通,外面看起来也不起眼。但是里面的一切和高级会所是一样的。

出示了贵宾卡,几人便畅通无阻的进去了。

顾席城帮项宁拿了一杆相对来说,比较小的鱼竿,项宁忙上前来抗议,“我要那个大的。”

“你确定?”顾席城挑着眉,他可急着项宁以前一直都很不会钓鱼。每次钓鱼她都是最坑的那一个,最后整个孤儿院的孩子钓鱼都离她远远的、

就只有她自己,还浑然不觉。

“当然!”项宁肯定道。

顾席城只好将大的那支递给了她,但是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多拿了一支作为备用。

盛南和文珊也都选好了鱼竿,四人便朝着鱼塘那边去了。

说是鱼塘,其实是一个人工湖。专门为了钓鱼准备的人工湖,周围都设计好了钓鱼的位置,还配有凉亭,小桌。

别说在这里钓鱼,就是坐一上去看看湖面的绮丽风光也是很好的。

几人到了位置之后顾席城便找了位置坐下来,项宁本想和文珊在一块,谁知道文珊和盛南抢位置特别快,就留下了一个和顾席城靠着的位置给自己。

项宁偷偷磨了磨牙,只好坐了过去。

不得不说,顾席城穿线,放饵的速度及其的块,有好。只见一阵眼花缭乱,他的钓竿已经下水了。而自己才刚刚开始。

就连旁边的盛南和文珊都很厉害,项宁看着自己超级慢的速度,突然觉得有些惭愧。

文珊那家伙,以前还经常给自己帮忙。这回她就是看看她,便走了。

项宁只好自己埋头苦干,忙了一会儿,身前出现了一个阴影。项宁抬眼正对上顾席城含笑的眸子,“需要我帮忙吗?”

项宁坚定地摇头,“不需要。”

“那好吧!”顾席城也不勉强她,便自顾自的走开了。项宁忙又低下头和那条线对抗,她才不会说刚才她不小心把线弄乱了,好半天才解开。

生怕被他们看见笑话自己,她小心翼翼的观察了没人看见,才舒了一口气。

正式开始穿饵,刚穿好就看见前面顾席城从容的站起来开始收杆,只看见一条白色的影子一闪,一条大鱼就已经上来了。

项宁不禁在心底轻呼了一声,顾席城还和小时候一样厉害。

那时候在孤儿院,每次他们组织出去钓鱼的时候,他总是最厉害的那一个。后来长大了,做其他的事情,他还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就连上学,学习方面他也同样的最厉害的那一个。但是,后来因为她他只在京都大学毕业之后,就没有再深造。

可即便如此,他现在掌管起顾氏集团还是得心应手。

大概,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顾席城做不了的事情吧?思及此,她恍然想起她和顾席城之前的争执,突然心下一凛。

顾席城说,当时会那样决定,是因为他担心自己配不上她?那时候的他一事无成……

项宁的心底突然涌起了一抹酸楚来,原来顾席城也有害怕的事情,而那个害怕的事情是因为自己。

一阵欢呼声响起,将项宁从思绪中惊醒。

原来,顾席城刚才又钓了一条大鱼,文珊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项宁看向顾席城,正好对上他也看过来的目光。

顾席城的目光里是满满的自信,和他所说的那个也会担心,也会自卑的男人完全没有一点的影子。

“阿宁,你还不动手吗?”

项宁这才想起自己刚才一直在发呆,就连自己的鱼竿到现在都还没下水。忙应了一声,她低头将穿了一半的鱼饵重新穿好。

甩钓下水,项宁做的还算是合格,再接下去的就是等待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