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千钧一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蕴确实是在等人,但是等的是苏辙。而不是她,当然,她也是不想见到苏蕴的。

她对苏蕴,除了怨恨,就是厌恶。她害死了苏夫人却只是几十年的牢狱之灾,便宜她了。

思及此,她起身看向秦如轼,“你什么意思?”

秦如轼眯了眯眼睛,“我没什么意思,不就是陪你来监狱看望妹妹吗?不过,既然她不想见你就算了,反正很快,你哥哥可能也要来了,到时候他们在监狱里见面也挺好的。”

项宁没好气的白了秦如轼一眼。“胡说八道!”

“是啊,确实是胡说八道了。你哥哥是男人,肯定来不了女子监狱。不过,看你哥哥那个情况,说不定是要判死刑的,真是可惜了……”

话音未落,本来毫无波澜的苏蕴突然开口。“你说什么?苏辙他怎么了?”

“不管你的事!”项宁毫不留情的说道。本来,她还想说,苏辙也不会希望听到自己的名字在你的口中说出来的。

可是,看她眼巴巴的样子,她还是闭了嘴。

即便是这么坏的坏人,但是落进下石的事情,她还是不屑去做。

这并不是对坏人的仁慈,而是对自己的一种救赎。如果她都变的和坏人一样了,那么不也是坏人了吗?

苏蕴在她的身上得不到讯息,便看向了秦如轼。可是,秦如轼也一副话题已经结束了的样子。

“没什么,这件事确实和你没什么关系。你知道了又怎么样?你又不能帮他!”

项宁已经抬步走了,秦如轼很快也跟了上去。

身后,苏蕴撕心裂肺的喊着,“别走,你们说清楚。”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回头。

狱警见状,便将苏蕴拉过去,走了回去。

这个苏蕴,对于监狱的狱警来说,是一个很难伺候的人犯。刚进来的时候,她就像是神经失常了一样,接受过好一段时间的治疗。

后来,他们才发现,她并不是神经失常,而是伤心过度。

后来好了之后,就每天空洞洞的,什么都不愿意理会。要么,就是在等人,每天看见狱警就问,“有人来看我吗?”

他们哪里知道有没有人来看她,他们又不是她的亲人。

听知情的人说,这个人犯其实是因为杀害了自己的亲人,但是证据不足才被判刑的。本来,大家还都觉得她自作自受。

可是时间长了,也觉得她可怜了。

这大概就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这一次,她又像是发疯了一样。另外一个狱警就问道,“要不要送诊?”

另一个皱了皱眉,“那就送去吧,万一要是想不开疯了,也不好。”

于是,便有人去安排了将她送诊。

医院里,医生和护士拿了镇定剂出来。苏蕴却突然像是好了一样,安静了下来。

护士们都奇怪的对视了一眼,看向医生。“还打吗?”

这个医生是专门给犯人看诊的,长期和监狱那边合作。之前也接触过苏蕴的,苏蕴毕竟看起来很可怜。

见状便道,“还是先不打了吧,让她在这里休息一下,稳定一下情绪。如果下午还好好的话,就可以通知监狱那边将她送回去了。”

护士点了点头,便看着医生出去了。

医生走后,护士便帮苏蕴盖了下被子。苏蕴却抬起头问她,“你知道苏家的事情吗?”

护士一愣,“你说的是哪个苏家?”

“青城苏氏医药啊。”

护士狐疑的看了一眼苏蕴,据说这个苏蕴不也是苏家的人吗?所以,现在她坐了牢,苏家出事了她应该会觉得很解恨吧?

这么想着,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苏蕴又催促了一下,“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啊!”护士说道。

“哦!”苏蕴失落的低下了头。眼睁睁的看着护士弄好一切,转身出去了。

他们这种被带出来就诊的,门外面都是警察的。苏蕴也出不去,便一直靠在床上发呆。到了下午,医生看她好像没事,就叫警察将她带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苏蕴刚走了两步,便看见输液大厅那里的电视上正在播放着关于苏氏医药涉嫌贪腐案的新闻。

苏蕴又像是疯了一样的拽开了狱警的手,整个人冲了出去。

狱警忙追上去,以为她要逃走,谁知道她最后停在了输液大厅的那个电视前面。狱警追上她的时候,她正在直勾勾的看着电视上面的报道。

而本来在输液的人,都因为她的出现,被吓跑了。

狱警慌忙将她拷住带走,回去之后,苏蕴便被关了禁闭。那是专门惩罚犯人的一个小黑屋,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扇窗户。

那窗户还看不到阳光,只能看见模模糊糊的光亮。

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在乎,她脑子里全都是关于苏辙被监禁的新闻。苏辙那个案子,已经十分严重了。再这样下去,苏辙这一辈子,就完了。

……

从女子监狱出来之后,项宁很生气的质问秦如轼,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安排。

秦如轼还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我请你吃饭。”

项宁不理他,转身就走。秦如轼慌忙又快速追上去,“阿宁,你知道的,我不会骗你。不管什么时候,都是!”

项宁冷笑,她觉得自己有点天真了。竟然因为秦如轼那么一个看似完美的骗局,就相信他可以救苏辙。

明明,连杜市长都不可以。秦如轼,怎么会可以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苏青峰打来的,一上来他就焦急的询问。“你在哪里?你和秦如轼在一起吗?”

项宁一愣,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苏青峰声音更冷了,“你哥哥马上要被带走了,你还不赶紧过去看看。”

话毕,苏青峰砰地一声挂断了电话。项宁真的愣了,“秦如轼,我哥哥今天要被带走是吗?”

秦如轼点了点头,“是,所以我才叫你快一点……”

话未落音,项宁突然扬起了手。她是真的很想打秦如轼一巴掌,可是这里是荒郊野岭的,如果不坐秦如轼的车,她根本没有办法马上赶回去。

思及此,她又放下了手掌,“秦如轼,马上带我回青城监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