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怎么回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怪不得,苏辙到来的时候,脸色比早上还要难看。原来,这个女人在苏青峰心里的位置,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甚至,和顾家多年的恩恩怨怨,都是因她而起。

那么,江媛婷算什么?苏青峰这样,怎么对得起陪着他这么多年的江媛婷呢?

项宁担忧的看着苏辙,“哥,你没事吧?”

苏辙却很快的冷静了下来,他苦笑一声。“我能有什么事?我本来还以为,这个家很需要我。现在看来,我们其实对于他来说,或许什么都不是。”

这种言论很刺心,但是却很真实。

原来,很多东西,真的不能只看表面。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阴暗面,而那个阴暗面的面积,最终决定了他的好坏。

而苏青峰显然,那个阴暗面已经大过了家庭的责任感。

“阿宁,这个家你也没有必要待下去了。走吧,还去和顾席城在一起吧!”

项宁摇了摇头,“我不能走。”

苏辙皱着眉头看着她,“这个家庭你还留恋什么?你应该不知道吧?你和顾席城离婚这件事也是爸爸默认了的!”

“什么?”项宁惊讶的看着苏辙。

“真的!”苏辙这会儿已经失望透顶了,所以对于苏青峰的所作所为再也不掩饰了。“秦如轼亲口告诉我的,他们利用了我,来逼迫你和顾席城离婚,一石二鸟。”

项宁咬了咬牙,“就是因为所谓的仇恨?”

苏辙苦笑,“爸爸已经不是以前的爸爸了,他现在对我们都可以下手。你走吧!”

项宁却摇了摇头,“不,越是现在这种情况,我越是不能离开。”天知道,苏青峰还会对顾席城做什么?她怎么可以再让顾席城和她一起冒险呢?

苏辙却不置可否,“顾席城是可以保护你的。”

“我不要保护。”项宁说这话的时候微微扬起了下巴,仿佛已经成长的金孔雀。

“我可以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了,哥,让我试试吧!”

苏辙这才点了点头,“好,我陪你。”

两人说完,又商量了一会儿。决定回家还是先装作不知道,毕竟苏青峰还不知道,她们可以趁着这个时机,偷偷的做一些准备。

……

顾氏集团,几乎是同一时间,顾席城便得到了关于项宁昨晚失眠的消息。竟然来自于一碗小馄饨。

那天听到项宁说,要给苏青峰打包小馄饨,他就觉得很奇怪了。

那家店,他是知道的,以前和客人一起吃饭偶尔也会去。但是那么娘气的小馄饨却是没有吃过的,所以,并不了解味道。

当时,听见项宁说,就吃了一口,果然不是男人爱的味道。

所以,他就叫盛南查了一下,竟然查到了苏青峰年轻的时候,是那家店的常客。而且,每次都是和一个怯生生的女孩子一起的。

他们总是同吃一碗面,看起来感情不错。

盛南还算是聪明,查到这个位置之后,就一鼓作气的又查出了那个女人原来是苏青峰家里的一个资助者。怪不得,他们没有在一起。

后来,苏青峰家里边给他定了婚,就是贤良淑德的江媛婷。而那个叫做王若涵的女人,却换上了心脏病。

至此,这条线渐渐的清晰了。

苏青峰为了救王若涵,所以和顾家合伙开始研制心脏病药物。但是,顾家却中途退出了,导致那个项目因为资金问题而瓦解。

后来,王若涵死了。

苏青峰便将所有的的怨恨都付诸在了顾家的身上,所以对顾家深恶痛绝。

只是,现在清楚了之后,顾席城却突然觉得这个心结似乎更加难以解开了。苏青峰这么多年了,还爱着毕福记的小馄饨,说明他根本没有忘记。

那么,他们还会有机会解开这个怨恨吗?

想到这里,顾席城拨通了项宁的电话。与此同时,项宁在和苏辙讨论之后,也正准备给顾席城拨电话。

刚拨了一个数字,顾席城的来电便响了起来。

项宁忙接通,“顾席城,我有话要跟你说。”

“你先说。”顾席城说道。

项宁便将他们得到的讯息给顾席城重复了一遍,“不知道当年顾家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退出?会不会有什么隐情?”

事已至此,只能从这里下手了。

顾席城摇了摇头,“这件事,我了解的也不清楚。我需要回一趟老宅,晚点再给你答案。”

项宁点了点头,“你呢?你方才要和我说什么?”

顾席城一愣,“你已经说完了。”

两人想对而笑,竟然生出了一丝默契来。苏辙看着项宁的样子,心中无限的感慨。

……

顾席城那边,挂断电话之后,他就回到了顾家的老宅。

沈芳菲最近迷上的佛教,步上了顾老夫人的路子。这样,其实对她自己来说也是挺好的。

心灵得到了皈依,就不会再在红尘中迷途了。

顾席城去的时候,管家说,她正在佛堂里面做早课。顾席城点了点头,便直接去了那边。

在顾家的老宅后院里,有一间专门建造的小佛堂。

是以前顾老夫人还在的时间建造的,十分的古朴大气。门开着,能看见一个人被跪在佛像前虔诚的参拜。

顾席城没有打断她,只在身后的一个休息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沈芳菲才睁开了眼睛,缓缓的站起身。

“你来了?”因为长期参拜的缘故,她整个人看起来多了些许慈祥的意味,看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嗯,有些事想要问你。”顾席城开门见山。

沈芳菲闻言,回头看了一眼佛像,“出去说吧。”

门外,就是顾家的花园了。池塘边的凉亭里,有观景的桌椅。顾席城便和沈芳菲到了那里坐下。

管家很快便端了茶叶过来,沈芳菲难得露出了一丝期待来,那是对自己的孩子的一种爱。

“这是我上次去西山的时候,主持给我的,说是西山的后山长出来的茶叶。我试过了,很香。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但是胜在天然。阿城,你尝尝。”

顾席城端起来喝了一口,“很好。”

沈芳菲很是高兴,又叫旁边的佣人。“去包一些来,等下给阿城带回去。”

知道佣人走了,她才平静下来,问起了顾席城的来意。顾席城斟酌了片刻开口。“都说咱们顾家和苏家的恩恩怨怨,我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