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朝好首辅 > 第八章 七公子

我的书架

第八章 七公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叔叱骂道:“你三叔我哪里会记错,分明刚才我给了你三两银子,你小子怎么着,想吞你三叔银子不成,亏我还这么相信你,今天你无论如何得把这三两银子还我,不然,别以为三叔我不敢教训你!”

  “等等,三两银子是吧,刚才被那位要去了!”

  何子安说着就指了指前面骑在马上的游七,说道:

  “我这不正看着三叔你的银子嘛,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银子,只见过铜板,正觉得新鲜,就被那人拿了过去,他说他叫七爷,正好身手没带银子,要拿我这银子做急用,我说这银子不是我的,是我三叔的,他说正好三叔你欠了他三十两样子,他干脆就先把利息收了,三叔,你要是不相信,我这就去把他叫回来。”

  说着,何子安就朝游七跑了过去:“喂,那位叫七爷的,你等等!”

  三叔听后本不是很相信何子安的话,但他还真怕何子安把游七叫回来,那他只怕还真的要拿三十两银子出来孝敬给游七。

  于是。

  三叔忙叫住了何子安:“你回来,既然是七爷拿走的,这事就不提了。”

  “三叔,你什么时候欠下这么多银子的,三叔你能不能请我吃几张饼,我饿着呢”。

  何子安问着的时候,三叔就已经背着书篋先回了书院,骂道:“想吃我的东西,没门!”

  何子安见三叔走了,拿出怀里的三钱银子,微微一笑:“想坑我,没门!白赚三钱银子,按照明朝的物价,猪肉都可以买十几斤了。”

  ……

  “何公子,你总算来啦,我带你去见我外祖父。”

  这时候,何子安刚进入书院正门,就见刚才那位七公子出现在眼前。

  何子安也没想到这个绫罗绸缎堆起来的玉公子还挺热情,忙拱手道:“多谢。”

  饶过一扇垂花门,又走了一段走廊,穿过一月洞门,经过一花圃后,何子安与这七公子进入了一间只摆着一桌饭的的空屋子。

  “七公子,你不是说,带我去见你外祖父吗,怎么带我来这里了?”

  何子安问道。

  “你不是说你饿了吗,我都听见了,先吃饭,这是我外祖父安排的。”

  这七公子说着自己就先坐了下来:“你昨个儿给我爹爹的那幅对联其实是首诗吧?”

  “公子聪明”。

  却之不恭,以后这七公子的外祖父也算是自己的老师,所以,何子安也就还是坐了下来,但他却意外发现了这桌上居然有自己独家授权给留香居的回锅肉!

  这,难道其实大明已经有这道菜了?不是说,这回锅肉是清末一位回四川的翰林发明的吗?

  何子安有些疑惑。

  “我就说嘛,再怎么说,现在我也算是你师兄了,你得把这首诗给我看看,这肉不错啊!我就说我这外祖父会弄到好吃的。”

  这七公子说着就对着一碗回锅肉大快朵颐了起来,一时间竟吃去了小半碗米饭。

  何子安其实不怎么饿,之前也不过是故意逗逗自己那吝啬的三叔,此时干脆就看着这吃的没有顾忌的七公子,一时不由得好奇问道:“七公子,这回锅肉很好吃吗?”

  “这叫回锅肉?我倒不知道这叫回锅肉,我只觉得好吃,嘿嘿!看来你也吃过嘛,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做的,肉质柔嫩不腻,就是辣得满嘴冒火。”

  七公子说着就急忙喝了口茶,突然又意识到什么,忙恢复了优雅的姿态:“何公子,你也请。”

  “嗯,多谢七公子相让”,何子安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七公子不禁羞红了脸,大大的眼珠子转了转,吐了吐舌头,就道:“我往常不是这样的,主要是这回锅肉不错,咯咯,你还没回答我话呢,这回锅肉到底是哪里来的,怎么做的?”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是京城一家叫留香居的酒楼出的新菜”。

  何子安回道。

  “那我有空定要去尝尝”。

  七公子说着见何子安碗里空空,干脆就夹了一块肉到了何子安碗里:“让你吃你就吃呀!”

  “七公子,我在吃,在吃的”。

  何子安感到有些好笑,他发现这位七公子似乎很热情,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些膏粱纨绔子弟。

  七公子见此依旧只是咯咯一笑。

  而这时候,忽然,一白胡子老头跑了进来,如丧考妣地对着一碗回锅肉哭了起来:“我的回锅肉啊!自从游七孝敬给我一份后,觉着没吃够,我好不容易让人去留香居买了一份,你们倒好,给我吃了!”

  这白胡子老头气急败坏!痛心疾首!然后也不顾忌什么,直接用手将最后一块回锅肉抓了起来,放入了口中,用一张似乎没牙的嘴的不停咀嚼着,但也因此越发地生气,指着何子安和七公子:“你们,你们!给老夫靠墙壁站好!”

  何子安和七公子只得靠墙壁站好。

  “你叫什么名字,新来的学子?从现在起,你不能在我书院读书了,立即给我回家!”

  这白胡子老头先对何子安说了一句。

  “外祖父,您不能撵他走!他是我爹爹推荐来的,他身上还有爹爹的推荐信呢,不信你可以让他拿出来,再说你这回锅肉是我带他来吃的,而且我吃的最多,谁让您这菜这么好吃呢,您不能怪他,要责罚您责罚我一人就是!”

  七公子说着就嘟起嘴来。

  “居然还充起大丈夫的款了,还挺担当!别以为外祖父不敢打你!”

  白胡子听七公子这么一说,就重重举起巴掌来,但还是轻轻放了下去:“别以为当今皇帝怕你爹,全天下的人就都怕你爹,我可不怕他,什么推荐信,我不想收他为我的学生,谁也不能拦我!”

  这七公子见何子安要因她的连累而没法在书院读书,一时不由得着急起来:“外祖父,你不收他为学生,你会后悔的!”

  “就算他将来考中状元,或者和你爹爹一样当了皇帝老师,我也不后悔!”

  这白胡子老头说着就依旧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一盘回锅肉:“可惜了,我的回锅肉。”

  然后,白胡子老头看着何子安:“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走!”

  接着,这白胡子老头又指了指七公子:“敢私交外男,待会我才跟你算账!”

  “哼!他也才十来岁而已!有什么嘛!”

  这七公子双手一叉腰,跟女儿一样姿态,只说道:“不就是一碗回锅肉嘛,他也会的,大不了让他赔你一碗就是,你何必撵他走,你知不知道,他可是皇帝陛下钦封的圣童!”

  “什么圣童,就算他是当年的李东阳也不行,等等,你说什么,他也会做回锅肉?”

  这白胡子老头说着就看向了何子安。

  何子安点了点头:“我会的,老先生,而且不只会这一样,不过,我想问问,如果我做出一道好吃的,老先生是不是就不会让我离开书院了。”

  “哎呀,你不早说,回锅肉不用你做了,老头子我以后还可以去吃,你再做一份其他的,如果真的味道不错,老头子我让你去甲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