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寇明 > 第二十八回 文恬武嬉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回 文恬武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练臣坐在轿子里,心里满是疑惑,不知这饶登突然急匆匆地找他是为了何事。

  饶登来到这宁海州后刘练臣就看出他和自己道不相同,是个认死理的人,因此也就不怎么愿意和饶登攀关系。而饶登估计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平日里也不与刘练臣亲近。两个人虽然同城办公,但自养马岛剿匪之事结束后已经很久没有打过交道了。

  正因如此,今天饶登的突然邀请更让刘练臣摸不着头脑,他都已经记不清上次去饶登家是什么时候了。可饶登发话,他也不能不来。刘练臣虽然是正三品指挥使,但明朝以文制武的习气流传已久,从五品的知州饶登不是他能随便得罪的。

  刘练臣正沉思着,他所乘着的轿子却砰地一声落到了地上。

  “大人,已到饶知州的宅邸了。”奴仆的声音从轿子外传来。

  “啊?哦。”

  刘练臣闻言回过神来。他拍了拍脸,驱散浮在脸上的疑惑,然后才推帘下轿。

  一下轿,刘练臣就看到了在门前石阶下等候的饶登。

  “诶呦,饶知州,这怎么好意思啊。”

  刘练臣看到饶登降阶相迎,赶紧作揖,脸上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但他心知饶登平时心高气傲不善交际,此时示好必然是有求于自己,心里已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刘指挥,今日没骑马啊。”饶登上前一步扶起了刘练臣,客套了一句。

  “这几日连日阴雨,道路湿滑,我怕我那马打滑就没骑了。”刘练臣嘴上笑嘻嘻地,心里却想这饶登连客套话都不会说,自己三年前就胖得不能骑马了。

  “说的也是,今日阴云密布,恐怕一会又要下雨,我们先去里面谈。”饶登说罢伸手,摆出了一副请进的姿势。

  刘练臣一拱手,顺着饶登的手势向门内走去。

  “不知饶知州今日匆匆忙忙所为何事?”刘练臣边走边问。

  “就是和这大雨有关啊,我们进屋再说。”饶登并不正面回答。

  刘练臣听罢,也只得按捺住好奇心,跟在饶登身后。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饶登并没有引他去正厅,而是去了一旁的书房。这饶登今天行事古怪,刘练臣已经不想去猜他要做什么了,老老实实地跟了进去。

  “刘指挥,不瞒你说,本官今天找你实在是有求于你。”

  二人在书房落座后,饶登挥手赶走了一旁服侍的下人们,然后一脸恳切地开了口。

  刘练臣心想这正活可算来了,我且听你什么打算。

  “饶知州请说。”刘练臣也摆出一副洗耳恭听地表情。

  “我宁海州恐怕有海溢的风险。”饶登轻声说。

  “什么!”刘练臣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饶登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在刘练臣耳朵里无异于一道惊雷。

  海溢就是指海水上涨淹没土地,若是轻度问题还不大,但重度的海溢将毁坏农田淹死百姓,带来不可估量的恶果。万历三十六年蓬莱就曾遭遇海溢,大水漫进蓬莱城中淹死了不知多少人。刘练臣脾气再好也在心里骂开了,这宁海州毗邻大海,海溢处理不慎就会是全州的灭顶之灾,饶登居然客套了这么久才说。

  “刘指挥噤声,”饶登赶紧站起来,想把刘练臣摁回椅子上,“此事上报以后我还没有告诉别人,现在只有你知我知。”

  “快说是轻度的还是重度的。”刘练臣一下甩开了饶登按着他肩膀的手。

  “这几日上报的文书只说海水上涨,有倒灌进五丈河与清水河的风险。如果不起大风把海水卷进来,就是轻度的,卷进来就是重度的。”饶登见刘练臣情绪激动,便缓缓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

  “为什么不告诉旁人,这是你我能解决的事么!”刘练臣猛地拍了一下饶登身旁的茶几。即便是这大明官场文尊武卑,他也实在是遏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了。

  “刘指挥怎么糊涂!”饶登叹了口气,“刘指挥想想,一旦我将此事公之于众,有多少人会争相逃命,有多少人会趁火打劫。到时海溢还没到,这宁海州就乱成一锅粥了。”

  刘练臣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才柔和了一些,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那饶知州今日找我是想做什么。”沉默片刻后,刘练臣问。

  “事到如今我也不客套了,我想跟调刘指挥的兵一用。”饶登回答。

  “借兵?没有登州兵备道的调令,我可不敢随意调兵。”刘练臣警觉起来。

  “事急从权,我只想要宁海卫的六千军士加固一下沿海堤坝。”饶登的语气坚定。

  刘练臣心想哪还有什么六千军士,空饷吃了那么多年,宁海卫可能连四千人都没有了。

  “不可能,我宁海卫虽然和你宁海州衙处于同城,但彼此互不统属,宁海卫从来不用宁海州一粒粮食,宁海州也别想调走一个大头兵。”刘练臣果断地拒绝了饶登的要求。

  “刘指挥,你莫要顽固。一旦海水决堤,我们两个都逃不了。你可别忘了我是宁海知州,我征调你部士兵是理所当然!”饶登也急了,拍着桌子瞪起了眼睛。

  “饶知州,我敬你是个有功名的士人,一直忍让着你。你也别忘了我是正三品,你是从五品,照官阶说你还没命令我的份,要调兵你得得上报登州知府与兵备道!”

  见饶登发怒,刘练臣也喊了出来。门外的几个仆人听到宁海州这文武一把手吵成这样,不禁都发起抖来。

  饶登一听刘练臣这话,顿时没了精神,颓然地低下了头。

  他不想上报登州,或者说不敢上报。

  他一直自视清高,从骨子里看不起大明官场的这些酒囊饭袋。他一直觉得自己如果能去中央出任一部尚书,又或者是在内阁中有一席之地,一定能彻底改变大明一片糜烂的现状。要去中央,他就要往上爬,现在要是上报登州,他将再无升迁之望。

  “饶知州,你也知道皇明定制。说一千道一万,你不上报,我可不敢答应你。”刘练臣见饶登不说话,便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刘指挥,上次宁海卫官在从养马岛斩获八十余具海寇的首级,你一个人贪墨了多少恩赏,我也是记录在册的。”饶登拂袖而起,站在刘练臣身后,冷冷地道。

  “饶知州,你这是要威胁我老刘了?”刘练臣闻言转过身来。

  “岂敢,我只想让刘指挥知道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饶登面无表情。

  刘练臣和饶登对视片刻,忽然笑了。

  “诶呦你看饶知州,干嘛闹成这个样子。”刘练臣一脸谄媚的笑容。

  “……”

  饶登也没想到刘练臣的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憋在肚子里的刻薄之言没地方发泄,不由得愣住了。

  “我的饶知州哟。”刘练臣走到饶登身边,轻手轻脚地把他扶到了椅子上。

  “刘指挥是答应借兵了?”饶登有些搞不清状况。

  “饶知州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刘练臣挠了挠头,“您也知道关外建虏正蠢蠢欲动。宁海卫离建虏也不算远,对方大军渡海而来的话半日就到,我部官兵职责所在,不能轻动。但是您想要加固堤坝也确实是为了一方百姓着想……”

  刘练臣说到这停住了。他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

  “我看不如这样吧,我宁海卫抽出一千多人,帮您在整个宁海州内征调民夫,让民夫们去加固堤坝。全州范围内能征调的民夫肯定比官兵多得多,群策群力之下加固的堤坝只会更加牢固。我那一千多人也正好可以当做监工,监督百姓好好劳作。”刘练臣道。

  “这不太好吧,一条鞭法之后朝廷已经不让加派徭役了。”饶登有些犹豫。

  “事急从权,这不是饶知州说的嘛。”

  饶登看看刘练臣那媚笑中带着一丝不耐烦的表情,知道这是这位指挥使最后的退步了,再逼他只能鱼死网破。

  “好吧,征调民夫的事就交给刘指挥了,还望尽早去办。”沉思片刻后,饶登同意了刘练臣的想法。

  刘练臣心里的大石落下,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刘练臣随后又发表了一通饶知州真是不愧为百姓父母的马屁,在饶登的陪送下笑呵呵的离开了饶登的府邸。但在刘练臣踏入轿门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