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打破幻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书中是一个月后,景越白天出门,不知道和谁喝了点酒。

  然后,那一天夜里就燃起了大火。

  前提是他们继续留在京都,现在他们要走。

  放那把火的人,肯定不会等到一个月后再放火的。

  马车晃晃悠悠的出了京都,一路往老太爷的老家赶去。

  想着心事的叶清,不知道,有人站在城墙上,看着他们的马车渐渐走远了。

  第一天夜里,平安度过。

  第二天夜里,又是一夜平安。

  等到第三天傍晚,马车停在她们即将投宿的客栈时,叶清的心不由的提了起来。

  下了马车,她不着痕迹的扫了周围一眼。

  再把视线转回眼前的客栈,一丝不详的预感悄然爬升到她心头。

  这一天,她们经过了驿站,也穿过了一座小县城,等到要投宿的时候,就只能投宿在远离城镇的地方。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是有人在夜里故意放火,木质的客栈烧起来容易,救起来可不容易。

  哪怕客栈后面有一条小溪,也没用。

  那小溪太浅,估计只能没过她的脚踝,根本扑不灭熊熊大火。

  客栈占地面积不但大,还高,足足有五层楼高。

  等进了客栈里,她心里的不祥预感越来越多。

  经营了多年的客栈,木头都干透了,天干物燥的,随便一把火,就能在瞬间吞没整座客栈。

  一路上的不方便,又一直趴着,景越看上去蔫蔫的。

  连晚饭都没有吃,只喝了苦药,就一头扎到床上昏昏欲睡了。

  叶清用力的摁了摁狂跳的眼皮,哪怕没有食欲,还是吃了跟平时一样多的饭菜。

  时间一点点流逝,暮色渐渐笼罩了大地。

  夜已深,灯光一盏盏次第灭去,客栈被夜色吞没了,周遭万籁俱寂,连一丝风都没有。

  对面的门悄然拉开,有人从里面飘了出来,停在了他们的门前。

  低低的敲门声过后,来人又喊道:“大少爷?大少奶奶?”

  房里鸦雀无声,没有一点动静。

  门外的小厮对视一眼,掏出匕首撬开了房门。

  他们没有立即进去,推开了一条缝,往里面吹了一股子白烟。

  接着,两人一人吞了一颗解药,这才进了屋子。

  暗夜里,能隐约看到床上两团隆起。

  两人踮着脚尖走近,同时举起手里的匕首,恶狠狠朝着床上的人刺了下去。

  匕首刺下去的感觉不对劲,一人猛地掀开被子,才发现床上躺着的不是景越和叶清,而是两条卷起来的被子。

  发现上当的两人,迅速回身,就被迎面而来的拳头给打昏了。

  “……他们不是老太爷派来的吗?”

  早被搬到地上趴着的景越,震惊的看着夤夜来行凶的小厮,好一会,才找到了他的舌头。

  哪怕在黑夜里,叶清还能清楚的看到他红了的眼角,以及眼里的难以置信和悲愤。

  “不是老太爷的意思,要害咱们的另有其人。”

  叶清冷静的说,把他从地上拖起来,小心的放到背上,从窗户里翻出去。

  等她沿着客栈的攀爬下去,景越已经变成了煮熟的鸭子。

  他长这么大,才知道女孩子是柔软的,还香香的。

  客栈后面有一片小树林,叶清背着他直接进了树林里。

  有点心猿意马的景越,想要转移视线的时候,猛地发现了客栈那边起火了。

  “客栈里面还有人……”

  他着急的在她耳边喊了一嗓子,却没有叫她去救人。

  “我通知了客栈里的人,不会有事的。”

  叶清反而带着他往树林里,又多走了一段路。

  在他们身后,客栈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好在叶清通知的及时,除了那两个小厮以外,其他投宿的人,包括客栈老板伙计都跑了出来。

  “是谁?”

  景越红了一双眼,望着跑出来的那些惊慌失措的无辜的人们。

  “是孙洋,还有孙家人吗?他要报仇冲我来啊,为什么要连累无辜的人?”

  “都说要害人了,哪里还会管是不是会连累到无辜。”

  叶清没有安慰他,唯有早一点看清某些人的真面目,他才能不再天真,不会再继续被伤害。

  “要放火烧死咱们,除了孙洋和孙家人,还有你的好继母。”

  ……

  沉默,无边的沉默包围了两人,连带着周遭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起来。

  “不是我非要残忍的打破你的厚壳,硬要把你从壳里拖出来,让你面对这个残忍的事实。景越,你不是小孩子了,你也不是八岁,你十八了,该长大了。”

  在景越想要逃避时,叶清却不容许他逃避,逼着他面对这个对他来说,变得有点残忍的世界。

  “景越,我不怕吃苦,但,我怕死。要是你还不肯睁开眼睛,一定要装睡。迟早有一天,你会被你的好继母给害死。”

  “……是我拖累了你吗?”

  好一会,景越才开口,他声音嘶哑,仿佛有砂砾磨过。

  “我不怕你拖累,我只是想让你不再逃避,想让你直面这个事实。”

  景越是个好人,但,他对于景后妈母子三人不设防,就等于把性命交到了他们的手上。

  叶清越是跟他相处,就越不想他变成书里,那个活不过三章,又做了垫脚石的炮灰。

  那对他来说,才是最残忍,最悲惨的事。

  “为什么呢?”

  景越的声音,在她背后幽幽响起。

  “她对我一直很好,我不想干什么,她从来不逼我去做。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她都会派人专门给我送一份。”

  “我不想习武,不想念书,她也说好。我想做一个快快乐乐的纨绔子弟,就她不会嘲笑我。我记不得我娘的模样,我想,要是我娘还在,就是她这样吧。”

  一滴眼泪从他眼睛里滴落,砸在叶清的脖颈后。

  “有时候,你的存在就是一种错误。”

  叶清说着,就想起了前世的她。

  前世叶后妈就容不下她,不止一次指使家里的佣人,把她带到外面,再偷偷的丢下她。

  还有一次,故意把她带到了商场六楼的窗户旁,还把窗户打开,把她独自一人丢在哪里。

  那一次,她差点就掉下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