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终于到达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吃吗?”

  景越问。

  “产量高,能吃饱,挺好吃的。”

  叶清回头看了他一眼。

  景越被她这一眼,看的有点迷糊。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没什么。”

  叶清扭回头,对于景越这种锦衣玉食长大的少爷来说。

  他可能会觉得,玉米粗糙拉嗓子。

  景越还想问,却被用力拽了他袖子一把的小娃娃转移了注意力。

  “我觉得,不能一直喊她小娃娃,没有人会一直叫自家的孩子,小娃娃吧?”

  “就叫福宝吧。”

  叶清想都没想,就报了一个名字。

  “希望她今后平平安安,是个福气满满的宝宝。”

  “行,就叫福宝吧。”

  景越高兴的附和道:“福宝,景福宝,又顺耳又好听,就是你的名字了。”

  福宝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忽的,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

  “福宝她,是不是就一直不能说话了?”

  景越看着福宝甜美的笑脸,心里莫名一酸。

  “不会,等过段日子,福宝就能说话了。”

  叶清握着马鞭的手一紧,又慢慢的放松了。

  福宝不是遇见他们之前才中毒的,很有可能是娘胎里带的。

  想要让福宝说话,光给她解毒还不行。

  还要让她有足够的安全感,她才有可能试着说话。

  这些她跟景越说过,两个人都为福宝可惜。

  说话间,他们的马车已然来到了南村路口。

  还没有进村,一眼就看到村中央的那个大榕树。

  郁郁葱葱,生机勃勃,让人看了就活力满满。

  南村是个大村子,光是粗略一看,叶清估摸着南村少说,也得有上千户的人家。

  整个村子背靠连绵不断的大山,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河,蜿蜒从村子旁边经过。

  村子里没有茅草屋,大部分都是土坯房,也有约莫十分之一的人家,是青砖大瓦房。

  他们从京都出发的时候是六月初,等到达南村这里,已然接近八月中旬了。

  距离八月中秋,月圆人团圆的好日子,还有三两天。

  这边是北方,地里的作物是一年两熟。

  一茬麦子,一茬玉米。

  他们是从村东头进村的,要先经过一个打谷场。

  六月初割麦子,麦子脱粒以后,除了往屋后头堆放麦秸,打谷场上也有一堆一堆的麦秸垛。

  这些对景越来说,都是新奇稀罕的东西,他的眼睛都要看不过来了。

  一路行来,他们基本上没有遇见什么人。

  这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做晚饭,也就不会有人围观他们这两个突然进村的陌生人。

  也给他们带来一点麻烦,他们不知道村长家在哪里?

  叶清只能赶着马车继续往前走,幸运的是他们在大榕树那边看到了几个玩耍的孩子。

  “我去问问他们。”

  随手从包袱里拿出一个纸袋,里面是她为了以防万一买的糖块。

  “你是谁啊?来俺们村子做什么?”

  大榕树下玩耍的孩子有六个,一见她走过来,就停下在玩的游戏,问道。

  “我要去村长家,你们能告诉我吗?”

  叶清把纸袋打开,让他们能看清里面装的糖块。

  “你们告诉我村长家在哪里,这些糖块就送给你们了。”

  六个小孩子立即被吸引了过来,眼巴巴的看着纸袋里的糖块,还有清晰的吸口水的声音传来。

  “我用糖块跟你们换,好不好?”

  叶清蹲下身,跟孩子们平视,柔声说道。

  “……好吧。”

  糖块的吸引力实在是强大,几个孩子互相看看,又仔细的看了看叶清,才点头答应了。

  问清楚村长家的所在,叶清就把那一纸袋的糖块都给了他们。

  “村长家在村西头,咱们还要绕过前面的三棵柳树,穿过那边的打谷场,就到了。”

  叶清返回马车旁,也吃着糖的福宝冲着她甜甜一笑。

  “咱们要快点了,这眼看着要天黑了。老宅那边不能去住,还得麻烦村长给咱们找一处能住人的房子,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别担心,一切都会顺顺利利的。”

  景越伸手,抓住了她的手,用力的握了握。

  村长家很好认,就在打谷场的旁边,门前种了两棵柿子树。

  这时候是八月中旬,柿子树上硕果累累,一个个青绿色的柿子,看上去有碗口那么大。

  “那是什么?”

  景越好奇的问,福宝也跟着好奇的仰头看去。

  她不说话,但,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也装满了好奇。

  “那是柿子树,上面结的就是柿子。再过一个月柿子就熟了。”

  叶清笑着,摸了摸福宝的小脑袋,满足了他们父女两个的好奇。

  “好吃吗?”

  景越一路上,问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吃吗’。

  针对她路上,买的各种瓜果,点心,还有自己做的咸味花生等等零嘴。

  叶清觉得他吃货的开关,好像在不经意间被打开了。

  “好吃,甜味十足。要是做成柿饼,也很美味的。”

  叶清望着长满枝头的柿子树,眼里划过一抹怀念。

  前世她妈妈家的门前院子里,就种着好几棵柿子树,结出来的柿子又大又圆又甜。

  每年吃不完的柿子,她妈妈都会做成柿饼,偷偷的给她送过来。

  在她的心里,甜甜的柿饼就是妈妈的味道。

  “今年咱们也做柿饼。”

  景越一回头,就看到她眼底那一抹深切的怀念,和无法消除的哀伤。

  不知怎的,他的心里就是一疼,下意识的握紧了她的手。

  “好,一起做柿饼。”

  叶清回给他一抹微笑,这才走向村长家门前,敲了几下院门。

  “有人吗?家里有人吗?”

  不一会,就从门里传来脚步声,一直走到院门口。

  院门被打开了,露出一个有点胖,却一脸和善的老头。

  “刚才谁敲门啊?”

  “是我们,大伯,您就是南村的村长吗?”

  叶清笑着问道,这个慈眉善目的老村长,给她的感觉可跟景后妈不同。

  一样的慈眉善目,但,景后妈就叫她新生厌恶和警惕,老村长却叫她心生好感。

  “我就是南村的村长,我好想没有见过你们。你们从哪里来啊?来南村要找什么人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