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镇上见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景越慢慢放下裤腿,慢慢从床上下来。

  他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笼罩在他身上的阴霾,还有他眉宇间的阴鸷,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

  叶清伸手扶了他一把,景越这才抬头,朝着她笑了一下。

  “我没事,我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没有说话,她只把小福宝又递回了他怀里。

  “林大夫,这是我女儿。今年两岁了,十分不爱说话。”

  景越抱着小福宝,心里最后一点阴霾也不见了。

  他有可爱漂亮的女儿,还有美丽聪慧的妻子,有她们母女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根本没有必要再记着京都里那些人,那些事。

  林大夫没有让他做下,直接拿过小福宝的手为她诊脉,不过须臾就放下了。

  “不要担心,这女娃娃也不用吃药。今后你们带她多跟人接触,时间长了,她就会开口说话。”

  给一家三口看过之后,林大夫就去给下一位病人看诊去了。

  解开了心结的景越抱着小福宝,和叶清一起从同济医馆出来。

  阳光灿烂的,让他们不得不先闭了一下眼,才能继续往前走。

  “咱们是到坐牛车的地方,等着两位嫂子,还是随便逛一逛啊?”

  景越问,从同济医馆出来,他的精气神又有了一次改变。

  他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就这么一直走回去,也不会累。

  “先随便逛逛吧,两位嫂子说过,她们不会回去那么快。”

  叶清边说,边当先往同济医馆后面那一条商业街走过去。

  这个镇叫汲水镇,是在前朝末年建立的。

  那一年天下大旱,为了活命,附近村子的富户集体出资,叫人在这边勘探水源。

  没想到,真的让他们找到了水源,却苦于财力和人力不足,不能开发水源。

  只能眼睁睁看着丰富的水源,而束手无策。

  在十里八乡的老百姓们都渐渐陷入绝望的时候,东周第一位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的女侯爷——明武侯出现了。

  她天生神力,仅凭她一人之力,劈山开渠,创造了这片土地上,原本没有的河流——汲水河。

  老百姓感念她的恩德,自愿追随她投奔了一位义军头领。

  后来,她成了开国皇帝册封的侯爵里,第一位的女侯爷,还是武侯。

  那些年老体弱的人们则留了下来,就在她开辟出的汲水河源头的不远处定居,渐渐就形成了现在的汲水镇。

  同济医馆距离汲水河有一段距离,但,也不太远。

  他们一家慢慢悠悠,溜溜达达走过去,也不过才花了一盏茶的时间。

  从这边街角看过去,汲水河渡口那真是行人熙熙攘攘,来往船只不断。

  “媳妇儿,等将来我赚了钱,咱们也买条大船,我带着你和小福宝,从这汲水河上过去,看一看咱们东周的大好河山。”

  望着那边摩肩擦踵的人群,景越的心里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豪情。

  他的确是要改变了,不能再做以前的纨绔米虫。

  “好,我等着你给我们买大船,然后一起四处看看。”

  叶清笑着点头,景越说的对啊,世界这么大,有时间,有能力,是要四处走走,看看。

  两人没有再停留,转身一路慢慢看过去。

  三人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遇到新奇的,有趣的,就停下来看一看,不知不觉就走了好几条街。

  小福宝一路都兴致勃勃的,在看到一家卖小鸡崽后,兴奋的她把小身子一扭,用力的朝着那边探过身去。

  似乎怕二人不清楚她要什么,她的小手在指出去的同时,嘴里也用力的‘嗯’了一声。

  “小福宝,你要小鸡崽吗?”

  现在抱着她的是叶清,景越就笑着问道。

  小福宝不说话,却用力的点点小脑袋,一脸的‘我想要’的小表情。

  “给小福宝买几只吧,我觉得咱们家的院子有点太清静了。要是养些小鸡崽,也挺好的。”

  景越说着,就拉着叶清往那边走过去。

  “大娘,你家这小鸡崽怎么卖啊?”

  叶清笑着问,卖小鸡崽的胖乎乎的大娘。

  小福宝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她的怀里跳下去,蹲到了装着小鸡崽的篮筐前面。

  “我家这小鸡崽卖了好多年了,每一只拿出来卖的小鸡崽,都保证能养得活,绝对不会叫你白花钱的。”

  卖小鸡崽的大娘,也笑着回道。

  还笑着把一只,毛茸茸的小鸡崽,放到了一脸好奇,两眼晶晶亮的小福宝手里。

  “我家小鸡崽都不用特意挑,你就随便拿就行了。一般都是一文钱两只,要是你买的多,十文钱就多给一只。”

  “那,大娘,我就卖二十文钱的吧。”

  叶清刚才也用异能看了,果然这些小鸡崽都挺有活力的,一只只生机勃勃,没有一只病弱的小鸡崽混杂在其中。

  “行,那我就多给家两只小鸡崽吧。”

  大娘笑呵呵的,从身后拖过一只篮筐,将她要的小鸡崽,一只只都放到了筐里。

  她一共放了二十二只小鸡崽,而她递给小福宝那只却没有算在其中。

  “这小女娃真可爱啊,这小鸡崽我就送给她了。”

  大娘笑呵呵的一挥手,接过叶清递过去的二十文钱,把装满小鸡崽的篮筐递给了她。

  跟卖小鸡崽的大娘道别后,景越背起篮筐,叶清抱起小福宝,三人继续朝前走。

  “啊。”

  走出去一段路之后,小福宝主动把她手里的小鸡崽,放到了景越背着的篮筐里。

  “哎呀,我家的小福宝真好啊。”

  景越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一双眼越来越明亮,完全没有了刚来时,残存的那一丝晦暗。

  “那当然了,小福宝是咱们的小甜心,是咱们贴心的小棉袄啊。”

  叶清笑着说道,在用力点着小脑袋,得意的挺起小胸脯的小福宝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我家的小福宝最好了,咱们都喜欢小福宝啊。”

  小福宝笑着扑到了她怀里,也亲了她一口。

  说笑间,叶清的视线,不经意从某一处略过,桃花眼骤然发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