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赚钱不容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家就没有想过,要把猪肉铺子搬到镇上来吗?”

  叶清边帮着石头嫂整理背篓,边问道。

  听石头嫂说过,王家日子过好了,却没有放弃屠户这个身份。

  “他家可能想过,但,咱们这边都是有规定的。镇上就只能有三家屠户,不能再有第四家屠户的。”

  石头嫂想了一下,才说道。

  “倒是咱们那边,曾经有人做过屠户,才留下了一个屠户的名额。王屠户那个名额,还是从那家买回去的。”

  那一家不是不想继续做屠户,奈何家里就剩下一个老太太,一个小丫头。

  小丫头太小,才五岁。

  就算老太太有心,一直留着这个屠户名额到,她家孙女长大出嫁时候,也敌不过家里过日子要花钱。

  老太太年纪太大,小孙女年纪太小,两个人老的老,小的小,都不能赚钱养家。

  “老太太也知道,不卖出去这个屠户名额,她们祖孙两个不能一直叫村里人接济,谁家也都不容易。”

  石头嫂说,却笑了。

  “好在那王屠户是个心善的,买了这个屠户名额,也没有把这祖孙两个丢在一旁。而是,常常接济这祖孙两个。”

  “日子长了,这两家倒是越走越近,那小孙女后来长大了,就嫁到了王家。老太太也总算放心了,在临去时也是笑着走的,还说她终于能笑着去见她家的亲人了。”

  “嫂子,可见好人还是有好报的。”

  叶清这么说,也是为了让景越能彻底,走出景侯爷和景后妈带给他的阴影。

  石头嫂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却笑着点头附和她,说道。

  “妹子,你说得对,好人是有好报的。这不,那小孙女在王家过得日子可舒心了,吃喝不愁不说,还抱上了大胖孙子呢。”

  景越定定的看了叶清一眼,心里暖洋洋的,感觉他整个人好像是浸泡在温水中一样。

  他的小媳妇儿,就好像那暖阳,却不刺眼,也不伤人,温度刚刚好。

  “我媳妇儿一定非常非常喜欢我,非常非常在乎我,才会时时刻刻关注着我,关心着我吧……”

  这一刻的景越,竟然有点飘了。

  在没有人发现的时候,他的唇角缓缓的往上翘起,勾出一抹愉悦的弧度。

  景三娘回来的倒是不晚,但,她是抱着一个大部分,背后的背篓也装满了。

  “三嫂,你都买了什么啊?这大包小包的,连背篓都塞满了。”

  叶清赶过去,接过了她怀里的大包袱。

  在景三娘松口气的同时,才发现她和大包袱之间,还挤着一个半大的包袱。

  “嗐,这不是我娘家嫂子的,妹子的小姑子要出嫁了吗,听说咱镇上有好木棉,就叫我给她捎回去点。”

  景三娘一边说,一边喘了一口气。

  那些木棉倒是拎得动,就是要的太多,她不得不抱着背着回来。

  “我差点就给忘了,还是在半路上,看到人家背着木棉,说要回家做被子,我才忽的想起来的。这不,我就赶紧又跑回去了,可把我累得够呛啊。”

  “嫂子,来,喝口水。”

  叶清翻出带过来的,放了红糖的糖水,亲自递到了她的嘴边。

  “嫂子,你辛苦了。”

  “嗐,辛苦倒是不辛苦,就是太占地方了。”

  景三娘就着她的手,一气喝了十好几口,才舒坦的长出了一口气。

  她边说,边摇了摇手:“我抱着回来的路上,好些人都要给我让路呢。”

  要不是她嫂子再三说了,她刚才就不返回去了。

  实在是抱着那么一大包的木棉太占地方了,来往的路人都不方便,她看前面的道都要侧着头,才能勉强看到。

  “诶,妹子,你家这水里加了糖了啊,真甜呀。”

  说完,景三娘似乎才想到,刚才她喝到嘴里的水,有一股甜滋滋的味道。

  很甜,越喝越爱喝。

  回味了一下,嘴里的甜味,她笑着朝叶清说道:“妹子,再叫我喝几口,太好喝了。”

  叶清把糖水罐,直接塞到了她手里:“喝吧,喝多少都行。”

  景三娘觉得她带来的糖水好喝,是因为糖精贵,大多数人家都舍不得放糖。

  糖水,一般都是来了客人,才会端上桌的。

  就像前世她妈妈说过的童年的回忆一样,满满的都是甜滋滋的味道。

  那就是糖的味道啊!

  “我小时候啊,家里的糖都放在糖罐里,被我乃乃锁在炕柜里,轻易不拿出来吃。”

  她妈妈边说,边回味着儿时的味道。

  在叶清的眼里,就是童年的幸福回忆了。

  她妈妈说往往家里的糖都放潮了,结块了,也舍不得吃。

  其实,在这个时空这个时候,人们都是一样的。

  买回来的糖,都放潮了,结块了,也还是要珍藏在炕柜里,轻易不拿出来。

  景三娘又喝了好几口,才把糖水罐放下了,她一脸满足的说道。

  “今天来镇上,是我最痛快的一天啊。”

  能喝到这么甜的糖水,真幸福啊。

  稍稍歇息了一会,一行人就又坐上了牛车,往村里回去。

  眼看着天边的日头往西移去,他们一来一回这么一遭,等回到南村估计都要到下半晌了。

  “今天回去的还算早呢,往常回去的时候,往往太阳都快要下山了呢。”

  看看前方稀稀拉拉的行人,再回头看看渐渐落在后面的汲水镇,景三娘说道。

  平日里她们来镇上,是能多卖几文钱。

  但,那几文钱可不容易赚到手。

  往往一待就过了晌午,眼看着就要到下半晌了。

  有时候待上一天,也是有可能的。

  这也是为什么村里人,宁肯自己走路来镇上,也不做牛车的原因。

  无他,赚钱太不容易了,根本舍不得这坐牛车的一文钱。

  叶清也了解过了,坐牛车到汲水镇是一文钱,要是去县上则要三文钱。

  过了汲水镇以后,在到达县上之前,还要过一个镇子呢。

  “嗯,就是。”

  石头嫂点头,靠着她的背篓打起盹来。

  景三娘看了看她,往叶清这边凑了凑,同时也压低了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