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美味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了那一回猪下水以后,别说我家两个皮猴了,就是我和你三哥也不想再吃第二回了。”

  边说了吃猪下水那一回的事,景三娘边笑道。

  “今天,要不是妹子你做的好,我可是不敢吃呢。”

  说着,她还侧头,看向石头嫂:“是吧,嫂子。”

  “就是,就是三娘说得对啊。”

  吃的头也不抬的石头嫂,侧头看了景三娘一眼,笑着点头:

  “妹子你做的卤煮猪下水真好吃,好吃的我差点连舌头都要吃掉了。我都差点以为,我吃的不是猪下水呢。”

  她在别处也吃过几回,但,每一次吃过以后,就再也没有吃的念头了。

  偏偏今天在叶清家,她吃了一块,还想第二块,第三块,总觉得吃不够似得。

  “除了卤煮猪下水,炒猪心,还有这夫妻肺片,也好吃,就是有点辣……”

  景三娘吃了一口夫妻肺片,一边辣的她直哈气,一边却又夹了一筷子。

  “不过,这辣味吃着真过瘾啊,也是吃的叫我停不下来啊。我从来不知道,我竟然喜欢吃辣的,哈哈……”

  辣椒早就有,通常人们都把它们当做一种装饰,从来没有想过拿来吃。

  实在是辣椒看着红通通的,模样诱人,就是直接吃的话,那滋味太叫人难忘了。

  第一个吃辣椒的人,以为它是能生吃的,就一嘴咬了半截。

  等吃下肚以后,不光是嗓子火辣辣的疼,就连肚子都疼的厉害。

  于是,就再没有人敢吃辣椒了,都被那个人喊疼的模样给吓退了。

  人们再看到辣椒,虽说没有退避三舍,却也只拿来当装饰物了。

  那颜色,通红诱人,串成一串挂在屋檐下,大门上,还挺喜气的。

  “听我娘说,咱们这里第一个吃辣椒的,是我娘家一个老姑奶奶,这话说来就话长了,反正是好几辈之前的事了。”

  景三娘边吃着,边扭头,跟叶清说起有关吃辣椒的事。

  “听说那个老姑奶奶,那时候年纪小,看见辣椒就以为能生着吃,就吃了。当时她说嗓子疼,肚子疼,可把大家伙给吓坏了。”

  “还拉着她到镇上找大夫瞧了,大夫说,不是多大的事,以后别吃就行了。等回家后,那老姑奶奶说口渴,喝了一通水,才把那疼劲给压下去了。”

  “也是从那时候起,这辣椒就被拿来做装饰用,再没有吃过。”

  刚才叶清把夫妻肺片端出来,她还曾经犹豫过呢。

  后来,她是鼓起勇气,夹了一筷子夫妻肺片,放到嘴里的。

  “今天我才知道,这辣椒竟然要这么吃啊。还别说,这辣椒生着吃不好吃,你放到这菜里,哎呦喂,吃在嘴里那叫一个别有滋味啊。”

  “是啊,嫂子,这辣椒要是只放着做装饰品,好看是好看。就是啊,这世上的美味可就少了一大半了啊。”

  叶清笑着说道,在小福宝好奇的眼神里,又夹了一筷子夫妻肺片:

  “酸甜苦辣咸,这五味里,辣味不可或缺啊。”

  “还别说,真是这样的。听妹子你这么一说,我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景三娘也笑着点头,在吃过这夫妻肺片以后,她觉得她是喜欢辣味的。

  就是这个味,就是辣椒带来的这个辣味。

  等回去以后,她也要试着做一做,有这样滋味的辣菜。

  “嫂子,除了炒菜以外,腌菜里也能放辣椒。”

  叶清见她喜欢吃夫妻肺片,就特意,把那一盘子夫妻肺片和炒猪心换了一下位置。

  “行,我都试试。”

  景三娘兴致勃勃的,心里已经在盘算要拿辣椒做什么菜了。

  “其实,嫂子,要是缺菜的时候,可以多放盐,把辣椒剁碎了,少放点盐,熬一碗白面粥,也是下饭的菜。”

  叶清说的这个,是前世她妈妈做过的,跟她说是小时候,家里缺菜的时候,做出来当菜吃的。

  一大碗的辣椒粥,能吃不少日子呢。

  “还有这种做法啊,那我也做出来尝尝。”

  景三娘点头,随手拿过一个叶清蒸的三合面饼子,掰开,把夫妻肺片夹在饼子里,咬着吃。

  “哎,妹子,这饼子也是你先做的吧?”

  只吃了一口,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满是惊喜的看向叶清。

  “这饼子里有玉米面,高粱面,还有山药面吧,我都吃出来了。”

  叶清点点头:“对,是三合面的饼子,我想着只有菜,主食不够,就做了这个三合面的饼子。嫂子,你吃着怎么样,好不好吃啊?”

  “好吃,怎么不好吃。”

  景三娘两眼晶晶亮,看着叶清,就好像在看着一个大宝藏似得,怎么看怎么喜欢。

  叶清的到来,真是带来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啊,叫她目不暇接都看不过来了。

  “我真是想不到,妹子你的手艺这么好,把饼子做的这么好吃。一点也不粗拉,更不硬邦邦的,没有一点弹性。”

  “像我,就做不出这么好吃的饼子。”

  “嫂子,我能做出这样的饼子,是我在饼子里放了点发酵粉。”

  叶清没有打算,今天就把红果磨得粉拿出来。

  在书里设定中,这个时空这个时候,人们吃的最多的是死面饼。

  也有发面饼,就太稀少,一般不常见。

  今天她在卤煮猪下水里放的是死面饼,除了这个死面饼,还可以做发面火烧放到卤煮里,代替死面饼,一样的美味。

  “原来放了发酵粉吗?哦……”

  景三娘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她家一年里吃白面馒头的机会稀少,吃的也都是死面饼,鲜少有做发面馒头的时候。

  省事是一个,还省钱。

  做发面馒头,需要酵母,还需要碱面。

  前者她家里没有,后者要花钱买,她舍不得。

  但,今天在叶清家里吃了这卤煮猪下水以后,她觉得等以后再做死面饼的话。

  也可以尝试着,做一锅卤煮猪下水出来,把死面饼放到卤煮里,跟猪下水一块煮着吃。

  对了,还可以用辣椒做辣味菜,配上死面饼绝对也好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