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晨光熹微。

  天边的云彩镀上一层金边,露水在松枝上安静地等待,等待阳光照射后的升华。

  华山脚下,帅气大叔在自己的茅庐前正炖着罐罐茶,右手边的茶几上,除了半杯茶水,还摆放着鲜活的水果与一盘点心。

  客人们不请自到。

  “没想到,你隐居后的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你认为我需要帮助?”

  大叔吃着点心回话,渣子从嘴里喷出来少许。

  一行四人从林中走出来,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甚是威严,紫袍玉带仪态不凡。

  余下三人两男一女,看样貌大约十五岁左右,腰间均挎着带鞘长剑,其中一男子剑在右边,显然练得是左手剑法。

  “是为三位小辈而来?”大叔挑挑眉毛,粗略扫过三个小年轻,最后把目光落在中年男子身上,“我很好奇,你竟然愿意跑这么远来找我!”

  中年男子并未回答问题,他微笑道:“套用你的话来说,许久未见,甚是想念。”

  “来坐坐坐,喝茶吃点心。”

  大叔招呼几人落座,变戏法似的,凭空出现四把椅子围绕茶几,桌上多了一套精致的茶具和四盘点心。

  三个小年轻似乎有些拘谨,落座后长剑横放在腿上,双手搭剑,目不斜视。

  中年男子倒是很随意,取过茶杯,倒入茶水。

  “点心不错。”

  中年男子捻起一块送入口中,就着煮沸的茶水,咀嚼两口吞入腹中。

  “好茶!”

  “都吃都吃,不要放不开,这茶不是你这么个喝法,细品,细品你懂吗?”

  大叔貌似很嫌弃中年男子。

  “细品什么,我不认为你也会喝茶,以前都是嫌弃点心太干,就着茶水容易吃下去。”

  紫袍中年男子回怼。

  被揭穿的人似乎很尴尬,急忙辩解加转移话题。

  “那都是过去式了,你来我这干什么?直接点!”

  中年男子就着茶水,咽下面前盘中最后一块点心,缓缓说道:“确实是为了三位后辈而来,如果可以,我想让他们三个,随侍在你身旁,即使端茶倒水也好,作为回报,你能在心情好的时候指点他们一下就行。”

  大叔皱了皱眉。

  “你的意思是,就像我当时在我师父身边那样?”

  “没错。”

  “这不可能,跟着我他们受不了,而且我也教不了他们,三个人都用剑,我的剑法……何况,深山老林,这是不是历练的地方。”

  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道:“就当帮宗门的忙,也帮帮她的忙,好不好,师叔?”

  中年男子带着哀求的语气,似乎打动了这位帅气的大叔,他或许是心软,又或许是因为中年男子不远千里而来的诚意,又或许是那一声饱含感情的师叔。

  “让他们先听我讲些东西,如果能悟出来,想明白,我就留下他们,或者他们能够接受,否则免谈。”

  帅气大叔双手搭在膝盖,目光炯炯,仿佛能够洞察一切,一扫之前招待客人时的友善,气势逐渐凛冽起来。

  三个小年轻额头微微见汗。

  中年男子道:“你们认真听着!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是。”三人异口同声。

  “那我开始了。”

  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大地上有着传承了千年的宗门,也有传说自上古延续下的家族,更是存在着最俗套的东南西北中五大圣地,各自统筹管理着自己的地盘。

  其实说是管理,不如说是收取保护费,五大圣地保证自家地盘上的门派、家族不被其他圣地的人灭门,至于其他的事,除了灭门还有大事吗?

  当然,圣地既然是圣地,那么江湖仇杀,作奸犯科之类的事,他们也管,毕竟都是名门正派。

  五大圣地维持秩序,底层的人们也能有饭吃、有衣穿,资质好的还可以进宗门修行,向着长生不老的目标前进。

  江湖上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

  当然,辩证法强调,矛盾是对立统一的,有圣地名门正派,自然也有邪教恶徒。

  他们手段残忍,常常作奸犯科,灭人满门更是家常便饭,毕竟杀人放火金腰带。

  此外,在我们的北方和海外某岛,异族对我们也是虎视眈眈,你们应该也知道,打打不死,杀也杀不光。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此时你们在长辈的羽翼之下,尚未体会到,我想问你们,能否忍受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能否忍受断肢之苦,丧师之痛,无能之怒,情伤之恨?

  当然也有美好的事物,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修为大成时。亦或者,是一件对你很有意义的事情。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有什么问题吗?有听明白的吗?”

  帅气大叔拿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拍拍手,顺带扫了扫掉在外袍上的点心渣子。

  三个年轻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看向紫袍中年男子。

  “你们随意说,有什么想法,感受,或者听不明白的,不用看他的脸色。”

  中年男子微微点头道:“听你们小师叔祖的。”

  三个年轻人一脸难色,中年男子见状微微摇头,缓缓闭眼又缓缓睁开,胸中一口气慢悠悠地吐了出来。

  大叔笑了。

  他准备摆摆手就回屋。

  “我想问问师叔祖,您所说的美好的事物,我们都没经历过,那么有意义的事情,您可以分享一下吗?”

  女孩说话了。

  大叔细细打量了女孩一阵,这个漂亮的小姑娘,看起来怯生生的,声音很清脆,像是黄鹂鸣叫。小姑娘的提问仿佛是让他陷入沉思,他的眼神眼神温和,可是透露出的情绪复杂,既有欣喜温润,也有一丝丝遗憾包含其中,只是隐藏的很好,没被四人看出来。

  “你的问题很好,对我来说,是两个夜晚,一个是出生,一个是非常普通的夜晚,不是洞房花烛夜,可是对于我来说,确实是意义非凡。”

  大叔笑了笑,仿佛无形之中又给他套上了一层枷锁,整个人看起来有着沉重。

  “来都来了,虽然我不会留下你们,但是也不至于让你们空手而归。”

  说罢,帅气大叔走进茅屋,不一阵,他的手中拿着三本蓝皮书走出来,手腕一抖,三本书分别飞向三个年轻人。

  “自己看吧,能会多少在你们自己了。各有各的道路要走,我这些也只能是参考借鉴。学我者生,像我者死。”

  紫袍男子拱手道:“多谢!”

  “不必客气。”

  大叔拿起茶杯,嘬了一口茶。

  紫袍男子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叨扰了,你们跪谢师叔祖,我们就此返程。”

  三个年轻人膝盖一弯,却发现怎么也跪不下去。

  “没必要跪,记得,以后靠自己。”

  大叔摆摆手,拿起一颗红彤彤的果子,大大的咬一口,汁水飞溅,他注视着离去的一行四人。

  “没意思。”

  “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啊。”

  紫袍男子带着三个年轻人进入树林,只听身后传来奇怪的歌声。

  “想得而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渐行渐远。

  远处似乎传来一声悠悠的叹息。

  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