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清香月有晴 > 第六章 开山门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开山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霁躺在床上,伸出胳膊,李承宗摸着刘霁的脉,细细诊断,天地元气在体内消失的情况不是没有,这种情况基本断定此人无法修行。

  人体就像一个容器,天地元气就像是水,水装了就漏,装了就漏,除非像小学数学题那种,放水的速度低于储水的速度才行。

  可这不是简单的数学题。

  “丹田没有问题。”

  李承宗下定了判断。

  如果说师兄的谶语都有错的话,那真是伤心欲绝。

  虽然说陈百川的占卜时灵时不灵吧,可是临死前的占卜谶语,大概率还是要信的。

  尤其是李承宗心里对陈百川的信任无可比拟,如果刘霁不能修炼?那……

  摇摇头摆脱自己的胡思乱想,李承宗接着诊脉。

  可是刘霁却慌了,摇头什么意思?尤其摇头以后什么话都不说,简直就像手术室里出来的主刀大夫。

  “没救了吗?”

  刘霁很沮丧。

  “没有问题。”李承宗严肃地道:“你比较虚,身子亏空很大,天地元气在修补你的身体,还有你的经脉,这是一件好事,天地元气重塑你的身体,这是天大的机缘,可遇而不可求,说起来你陈师伯当年也是如此。”

  看来是通病啊。

  刘霁放心了。

  “以后每天都要进行一遍淬体,至少一个月。”

  李承宗收手,双手交叉抱在小腹处,两个大拇指不断地绕着转圈。

  “经脉好像没什么事,一个月后就可以为你打通经脉了,届时可以自由修炼!”

  刘霁狂喜,事情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这一惊一乍的,搞得自己心态炸裂,这样不好,最近需要先看看陈战方送的《养意经》锻炼心神。

  李承宗笑道:“不要太担心,有我在,包你平安无事。况且,这是在太昊峰,《混元八景》所吸收的天地元气富含生气,在你运转周天后,成为自己的精元,自动修复身体完全可以解释的通。”

  刘霁点头表示知晓。

  “洗澡吧,洗完了好好休息,明天有想法的话,可以去看看收徒大典。毕竟是百年来的第一次,这等大动作,会有很多其他门派的掌门前来送贺礼的,提前见见世面也好。”

  李承宗乐呵呵地道。

  刘霁点点头道:“好,我确实也想去看看,不过我有个问题。”

  “什么?”

  “我这么弱,承受不住其他门派掌门的威压或者败在他们的气场下怎么办?”

  “那岂不是很丢人?”

  刘霁有些忧心忡忡,百年一次的盛典,按老李的说法,大佬无数,小弱鸡去了尿裤子怎么办?

  李承宗道:“你拿着天机六棱镜,能帮你隐匿气息,并且帮你撑起气场。”

  “好。”

  “为师先去睡了,小刘你洗完澡也早点休息,青松说明日辰时典礼开始,要去的话,别太晚了。”

  李承宗出门右拐。

  刘霁自己下床关上门,脱了衣服舒服地泡在不久前送来的澡盆里。

  说实话,刘霁在进水之前还是有心理阴影,早上的铁桶炖自己痛不欲生,如果不是百香果茶让自己短暂的忘掉疼痛,那会儿自己就能晕过去。

  房间的气窗是撑起来的,一弯明月高悬,刘霁靠在水桶里,呆呆地看着月亮,皎白月光也通过气窗落在他的脸上。

  好几天没吃饭没喝水,今日一杯果茶下肚竟然不饿,也是神奇。目前来看,明月楼需要一个卫生间,只是打扫卫生有些困难,造出来的东西最后处理到哪里也是问题。

  对啊,以前招人入伙,新人吃饭、上厕所怎么办?应该有食堂吧?没有独立卫浴,公共厕所和大澡堂总得有吧?

  刘霁决定明天问问李承宗这些问题,自己至少一个月后才能修炼,到胎息境也需要时间,衣食住行已经解决,接下来得解决自己的吃喝拉撒!

  吃目前所知没得饭吃,喝有林园给的水果茶,拉……没地方,撒……没人的地方。

  为这些事操心真是伤神。

  别人穿越咋就没这些破事呢?

  擦干净身子躺在床上,浑身舒畅,刘霁渐渐的沉入梦乡。

  清晨旭日东升,它破开黑色的天幕,把光芒照耀在广袤的神州大地。九天之上云卷云舒,清风徐来,吹开山口的云雾,缓缓地露出一条通天阶梯,顺着两峰之间往天元峰的方向延伸。

  顺着蜿蜒的阶梯向上,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笔直的玉石台阶,越过玉阶是高大的白玉山门,两边玉柱有着醒目的两列字。

  左边“入我门来,非死即伤。”

  右边“义之所至,当仁不让。”

  蟠龙缠绕两条玉柱攀延至顶端,象征蟠龙升天。

  山门后步行一百米,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八根巨大的红色铸铁柱子分列左右,其上挂着大红灯笼,广场上摆着数十把座椅,广场正前方九层白玉台阶上是一座大殿,整体来说,有些像天龙八部中的少林寺……

  大殿前方的露台摆放着六把红木太师椅,空无一人,想来就是给袁青松他们坐的。

  此时,只听得三通炮响,远处传来穆怀放的声音:“开山门!”

  穆怀放为首,率众首座在山门处等候,一应弟子留下十个分列山门左右,剩下的小跑着从山门阶梯上下去。

  BGM响起,是大鼓、笛子和琵琶的混合演奏,别说还挺好听,激昂和悠扬婉转夹杂,心跳也跟着跌宕起伏。

  山门外传来一声:“天剑宗到!”

  只见来人身姿笔挺,背后负着一柄长剑,黄色的流苏不断甩动,他身着天青色长袍,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剑眉星目,双目扫动,电光火石之间迸发出强烈的剑意。

  穆怀放呵呵笑道:“欢迎乘风长老,你我三十年前一别,已是许久未见,今夜不醉不归!请!”

  其余首座皆道:“见过乘风师兄!”

  李乘风颔首、回礼。

  “好!今夜不醉不归!”

  他跟随着礼仪弟子引领落座。

  “普陀寺到!”

  一帮大和尚身着月白色的僧衣,大袖飘摇,缓缓步行上山。

  穆怀放道:“可是玄烨大师与普陀寺高僧?”

  为首的大和尚道:“大师不敢当,正是贫僧与师侄们前来观礼。”

  他略微发福,慈眉善目,耳垂阔大,按面相来说是有福之人,平和的气场让人忍不住想与他亲近。

  穆怀放道:“大师请上座!”

  玄烨合十回礼,率领一干僧人就坐。

  “御虚府到!”

  几个道士模样的人走上前来,当先那道士黑色道袍干净整洁,挽着发髻,一柄拂尘搭在左臂弯,挂着明黄色的流苏,仙风道骨的模样。其身后弟子也是一样的装扮,只是流苏颜色不一,有红有蓝。

  穆怀放大笑道:“鸣玉道长当面,快请快请!”

  马鸣玉亦是笑道:“一别经年,诸位身体康健,可喜可贺!”

  穆怀放道:“确实,封门百年,我等几乎不在江湖走动,犹记你我宗门通力合作,并肩作战的时候,甚是怀念!”

  林园道:“鸣玉道长说的是,那时对阵异族,真是酣畅淋漓,中土神州有今日之安宁,天宫幸存于世,多亏了当时诸位倾力相助!”

  穆怀放道:“话不多说,今夜我等促膝长谈,共话当年轶事!诸位道长快请坐!”

  “好,今夜贫道候着各位,只是客人颇多,不要让贫道等睡着了!”

  “去你的,赶紧找地方坐下吧!”

  “哈哈哈,好!”

  马鸣玉与穆怀放嬉闹斗嘴一番,心情大好,也不计较穆怀放的失礼之处,跟着礼仪弟子前往广场落座。

  “洛书房到!”

  只见一众儒生,冠衣博带,腰间挂一羊脂白玉玉佩,手持书卷,周身明煌煌浩然正气加持,却是这些人中气势最为磅礴浩大的。

  穆怀放上前一步道:“未曾想是冯先生与诸位书院大儒驾临,如有招待不周,还请海涵!”

  冯盛道:“穆师兄客气,见过几位首座!”

  众人跟着冯盛作揖行礼。

  众位首座纷纷还礼。

  “几位快快请坐!”

  “怀远,率众弟子奉茶。”

  “是!”

  陈怀远应声道。

  这名弟子相貌不凡,动作干练迅捷,乃是穆怀放的关门弟子,瘦瘦的模样和穆怀放区别很大,让人觉得穆怀放是不是克扣了关门弟子的修炼资源。

  此刻,中央洛书房、东方天剑宗、北方御虚府、南方普陀寺四大圣地均已到齐。

  再过半个时辰,其余各门各派也纷纷到场。

  穆怀放几人不再站立山门处,返身大殿之前,就坐太师椅上。

  “请掌门!”~

  袁青松今日简直就是盛装出席,头戴束发紫金冠,青玉簪子横插在发髻当中,脚踩腾云靴,一身素白底色长袍,袖口处有一圈为黑,长袍绣有鎏金祥云纹,长髯精心梳理,笔直且柔顺,浑然天成。

  他一手在前放于小腹处,一手背后,龙行虎步却没有霸道之感,长期醉心书画反而带有一种书卷气,长袍飘飘然给人一种临空而行的错觉,

  此等装扮行头,众人不禁在心里叹道:“好一个公子爷!”

  任谁也想不到这位翩翩公子是画卷和毛笔随意搁置的邋遢货色。

  人前人后,差别好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