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清香月有晴 > 第十五章 美食不可辜负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美食不可辜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个人围坐在一张黄花梨木大圆桌旁,每人面前摆着一碗一碟一双筷子,桌子中间是一个大铜锅,固定在桌子上,铜锅中空的炉子里有一个小型聚火阵法,汤汁清澈,在聚火阵法的催动下,翻滚沸腾。

  桌子上面摆着十六盘肉片和各式各样的蔬菜水果,摆盘精致,肉片薄得能透光,果蔬五颜六色,一看就让人很有食欲,想要饱餐一顿。

  李承宗不在场,年轻人的盛宴,老头子去了只会搅乱气氛,还不如不去。

  林园喉结上下滚动,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刘霁更是难熬,抓心挠肝就等着涮肉片了。

  袁青松鼻子扇动,嗅嗅味道,朝着刘霁道:“小师弟,什么时候才能吃?”

  刘霁抓起筷子,看着翻滚的汤底道:“快了快了,再煮一煮,等有沫子的时候,把沫子一打,就可以涮肉片了!”

  几人听得刘霁说话,纷纷注视着铜锅,清汤中飘着好几种灵芝,被沸腾的汤挤到铜锅边缘,三根和胡萝卜一样粗的人参在锅里飘来飘去。

  等了足足五分钟,清汤还是清汤,浓郁的香气四溢,七个人都不约而同咽了口唾沫,垂涎不已。

  “小师弟,这沫子什么时候起?”

  林园杵着筷子问道,这种香气勾引地他已经欲罢不能,只想好好品味火锅的味道。

  刘霁略略有些尴尬,说好的沫子呢?难道富含灵气的菌汤锅底不起沫子?

  “那就动筷子吧!”

  刘霁率先端起一盘肉,一股脑放了进去,汤面变得逐渐平静,过不五秒,又开始沸腾起来。

  肉片由红变白,随着汤水上下起伏,变成肉卷。

  刘霁道:“好像可以吃了!”

  林园伸出筷子,夹起一片肉,送进自己的口中,肉片鲜嫩,带着灵芝和人参的香味,药性也融入在其中,特殊的口感在林园口腔中扩散。

  林园大声惊呼道:“好吃!”

  众人纷纷动筷,一锅肉片眨眼间就被消灭干净,可怜的刘霁只抢到一片肉,大部分都被林园捞进他自己的碗里,刘霁不由得怒目而视。

  “师兄,要蘸料碗的!”

  刘霁又往锅里填了一盘肉片,林园也站起来,左右开弓,倒进去三盘肉,把整个铜锅塞得满满当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第二锅一开,七双筷子争先恐后伸向铜锅,刘霁把肉片往料碗里一卷,蘸足了料汁,吹两下送入口中,大口咀嚼,美味的肉片让刘霁忍不住呻吟起来。

  “哦~烫!”

  其他人有样学样,纷纷蘸料。

  “呵!好东西!”

  一向板着脸的田寿乐扯着嘴角微笑,向刘霁竖起大拇指。

  袁青松放下筷子道:“多亏了小师弟还有庆生师弟!如此美妙的食物多多益善,我看以后每周,咱们至少吃一次!”

  穆怀放也是个隐藏吃货,对袁青松的提议不断附和,手中筷子不停,一个劲地往锅里伸。

  王庆生对于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吃得也很满意,被袁青松夸奖之后,不知是热得,还是不好意思,黝黑的脸庞竟然出现了一点儿红晕。

  “这个桌子、铜锅和阵法,都是小师弟的点子,我是没有想到,好几百年了,普通人的吃食,竟然还有这种吃法,那个辟谷丸,一点儿味道都没有,简直就不人道!”

  王庆生大肆吐槽,刘霁道:“这个火锅,还可以有很多口味,限制于材料,今天只能做菌汤锅底,待过些日子采购一些东西,我给大家做麻辣火锅!而且啊,我想这辟谷丸也可以加一些香料嘛,弄成多种口味的,什么麻辣味,灵芝味,烤肉味,肯定会有人喜欢的!”

  林园眼睛一亮道:“师弟真是天才,我当年怎么没想到,容我回去以后尝试配方,一定要把这个想法落实了!”

  不多时,桌上所有的肉片都被清空,刘霁皱皱眉头道:“好像差点什么?”

  袁青松左右四顾,没发现什么问题,余下几人也是面面相觑,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刘霁。

  刘霁嗦着筷子,含糊道:“缺点喝的!”

  林园笑道:“这还不简单?”

  只见林园大袖一挥,他面前的桌子上凭空出现七个封着口的酒坛子和琉璃酒杯。

  陈战方的眼睛死死盯住酒坛子,仿佛酒坛子有什么魔力,他放下筷子,隔空取走一坛酒,拍开泥封,举起酒坛,大大地灌了一口,酒液顺着嘴角流下来一部分,打湿了衣领。

  “好酒!美酒佳肴,人生圆满无憾!林师弟手艺不减当年啊!哈哈哈哈!”

  林园弯起嘴角,骄傲地道:“还是战方师兄识货!”顺着,把酒坛分发给几人。

  袁青松打趣道:“识货是识货,喝了酒今晚可是要留宿陵光峰了?”

  王庆生也凑趣道:“我这空房子多得很,随便安排!”

  陈战方冷哼一声,眼中精光四射,气势非凡。

  “喝了酒又如何,量她也不敢奈我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

  饭桌上传来愉悦的笑声。

  穆怀放拍拍陈战方的肩膀,笑道:“还是少喝点吧,我怕你跪搓衣板!”

  刘霁看着几人打趣陈战方,不由得也露出会心地笑意,看来妻管严这件事,真是哪哪都不能免俗。

  林园招呼众人把酒满上道:“第一杯先满上,剩下的能喝多少喝多少,不强求!”

  刘霁闻着杯中酒,紫色的酒液干净明亮,酒香沁人心脾,只是闻一闻就有了些醉意,白皙的脸庞显现一丝红晕。

  林园注意到刘霁的变化,促狭地笑道:“你就这一杯,剩下的都给战方师兄,他可是海量。”

  陈战方摆摆手道:“这一坛酒就够了,不能贪杯!”

  “哈哈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袁青松率先举杯道:“共同的,咱们敬小师弟,如此美食,让我我觉得,这几百年简直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刘霁也举起酒杯道:“不敢不敢,我也敬几位师兄,以后还请多多照顾小弟!修行上有不懂的,还需多多请教!”

  袁青松一口气干了,放下酒杯道:“小师弟哪里的话,以师弟的天赋异禀,还需要我们吗?”

  林园附和道:“就是就是,多亏了小师弟,我得以进入至真境界,摆脱了压在身上的担子,以后啊,可以专心研究美食佳酿了!敬小师弟!”

  刘霁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怎么进至真又和我有关系了?我什么也没说啊!难不成你给我配几副药就提升境界了?

  那我不如当个吉祥物,你们每天拜拜我好了……

  林园也干了,刘霁也一口闷掉杯中的酒,酒液入喉,清凉的液体滑进胃中,唇齿留香,丰富的果味在口腔中爆炸,一股暖流由丹田蔓延向四肢百骸,说不出地舒服惬意,精神状态更是振奋。

  度数不高!比茅台好喝多了!

  这是刘霁的第一印象,只要是度数不高又好喝的酒,刘霁就会非常喜欢,一个酒精过敏的人,喝啤酒都会三杯倒,今天这一杯酒下肚,没晕过去,反而觉得很舒服,更让刘霁对林园的酿酒技术感到佩服。

  林园见刘霁干了一杯,没有醉酒的意思,环视几位师兄弟,竖起大拇指朝着刘霁道:“小师弟这酒量可以啊!”

  陈战方道:“哈哈哈哈,可以着重培养!”

  刘霁笑道:“和几位师兄共饮很开心,所以这一杯没事,一会儿可能也就醉了!”

  王庆生道:“无妨,今日就下榻我陵光峰,让我也沾沾师弟的光,感悟修行之道!”

  众人哈哈大笑。

  穆怀放笑道:“还有菜呢,林园师弟的菜园子,可不出残次品!”

  刘霁笑道:“确实!美食不可辜负!”

  田寿乐也笑道:“嗯,不吃饭简直就是罪过!”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半个时辰后,杯盘狼藉,桌面如同风卷残云,醉醺醺的刘霁被王庆生背着,住进了陵光峰的客房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