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颠覆封神之邬文化 > 28章打了三圣母杨婵的腚上

我的书架

28章打了三圣母杨婵的腚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将巨人打的连连吐血的邬文化,知道,对手坚持不了多久了,等到功力散尽,巨人变回白衣青年,不是软脚虾也是面团了,到时把这没教养的小子,捏扁吹圆,全看自己的心情,最终的胜利者,还是自己,多好啊。

  得意忘形的邬文化,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一道金光,间不容发的射向自己的眉心。躲闪已经迟了,无计可施的邬文化,只能继续变小,变成针尖大小,企图缩小目标让金光脱靶。

  说时迟那时快,针尖大小的邬文化的头,就和来袭的金光撞到一起,后果如同飞翔的小鸟在天空,用头皮擦着喷气式战斗机飞行员的座舱盖一样。邬文化都快吓尿了,晕晕乎乎的一摸头顶,黏糊糊的,入眼一看全是血。脑门中间一道,头发带头皮都飞了,看起来就像日本武士的发型“月代头”。

  邬文化定眼一看,来袭之物竟然是一个金凤簪,这下可把他吓坏了,自己肉身多硬自己最清楚,这个金凤簪竟然能刺破自己的身体,这宝物的品级,不是先天灵宝,就是后天至宝,能有这样法宝的人,都是铁板。

  邬文化眨下眼,就发现,金凤簪落到了一个粉色衣裙的少女手中,这少女抬手就对自己又射了一簪。元凶找到了邬文化岂会客气,左脚踩右脚脚面,身影在空中“之”字型前进,只留下三段残影,刹那间就出现在少女左侧。

  邬文化只见这少女,还在傻愣愣的右手捏着金凤簪,瞄着自己的初始位置,仔细打量这粉衣少女,见到她一双大眼,清澄明澈,犹如两泓清泉,一张俏脸在阳光下秀丽绝俗,更无半分人间烟火气。

  再加上这少女竟还有一股才女气,若非要用诗来形容的话,和西游记中玉面狐狸的气质到是很相似,完全配得上“娇娇倾国色,缓缓步移莲。貌若王嫱,颜如楚女。如花解语,似玉生香。高髻堆青軃碧鸦,双睛蘸绿横秋水。湘裙半露弓鞋小,翠袖微舒粉腕长。说甚么暮雨朝云,真个是朱唇皓齿。锦江滑腻蛾眉秀,赛过文君与薛涛”。

  恼怒的邬文化虽然生出了一丝怜香惜玉之心,可是他凭实力单身,美女怎么了,该打还得打,该教训还得教训,无非是、本来想用剑劈了她,现在用手打而已。

  前世的邬文化比较苦逼,交往了一个女朋友。那女孩就像浆糊,有事没事一天三闹;实在闹的不像话了,就扳倒在床上,轻轻的打几下腚了事。灵魂虽然重生了,但是打女朋友腚这个动作,条件反射般的留存了下来。就如同电影《疯狂的外星人》中,外星人的意识转接到猴子身上一样,一听到锣声就敬礼。

  邬文化一生女孩的气,就条件反射的想打人家的腚。看着眼前的傻妞,邬某人岂能和她客气,将手中的剑往地上一扔,左腿一弓右腿一蹬,左臂从身后反向搂住少女细腰,用力下压,让她爬倒在自己左腿面上,右手撩起她的裙子,就使出了他的降虎十八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