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二章 拜见父母

我的书架

第二章 拜见父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那些年错过的爱情,哈哈,橙儿,别说,你们府上的东西确实比速冻饺子好吃”。橙儿不解的问“呃,速冻饺子是什么”沈若夏笑到“有机会做给你吃”橙儿推辞道“那怎么行,怎么可以让小姐给我做吃的。”

  沈若夏认真的看着她,你对我这般好,我必待你如亲妹妹,橙儿看着她,眼里泛起了光。

  早上,沈若夏被橙儿叫起来,满是起床气,看什么都不爽,直到橙儿将饭菜端了上来才缓和些,橙儿看着她那吃相,忙给她倒水,生怕她噎着了。“小姐,你慢点吃,咱们一会儿还要去给老爷请安,我先帮你挑些服饰啊。”橙儿说完便退了下去,沈若夏一想到要去见“爹妈”心里不由得打颤,不知道又有什么****。

  朝堂上,皇帝风广翔坐在龙椅上,扫试着下面的大臣们,堂下的大臣生怕这目光落在自己头上,吓的头都不敢抬。“宰相,听说你的大女儿已经醒了,那她与一承的婚事,你怎么看呢?”沈律听了忙回答“回皇上,小女刚刚苏醒,但是却留下了病根,患了失忆症啊,皇上,是小女配不上太子殿下啊”说着说着,宰相便痛心疾首的哭了起来,“爱卿莫急,令千金的病,朕会派人诊治,尽快让她痊愈,但是这婚事,是先皇定下的,你的女儿中必定要有人与皇室联姻啊!”皇帝为难的说道。“皇上,老臣还有一女,虽是庶出,但是琴棋书画,样样了得”沈侓一脸自信的回复着,“哦,早就听闻,沈府的女儿中,有一才女,没想到是你的二女儿呀!”“皇上,老臣的嫡女沈若夏,从小身体赢弱,不敢让她学习较多的才艺,说来,都是老臣的责任,没有照料好她,才会让她步入险境”说完,宰相又伤心起来,只是,不知道这伤心中有多少的真意呢!“唉,事已至此,莫过于伤心了,一承啊,你备些聘礼,早日去提亲吧,迎娶沈府二小姐”“是,父皇”风一承平静的说道。

  “老爷回来了,快说说,怎么样啊?”金如玉急忙的问。“哈哈哈,能怎么样,这下,妍儿与太子的婚事算是坐实了,没准以后,我就是国丈啦,哈哈哈。”金如玉听了也乐的合不拢嘴。“老爷夫人,大小姐来请安了”金如玉立刻黑了脸,端庄的坐着。“父亲,母亲,女儿来给请安了”沈若夏优雅的走着,“呵,这么晚来请安,你当真是病得不轻啊,娘心里很是伤心呢”说完就拿出手绢假惺惺的擦眼泪,“这个母夜叉,不就是个妓女吗,如果本主的生母没死,有你什么事,没准就是她害死了真的沈若夏呢”沈若夏不动声色的想着。

  “母亲莫要怪我呀,女儿刚刚好转就急着见父亲母亲啊,我让橙儿提前报了平安,只是那时身体太弱,不能病怏怏的去见您,免得又让您劳心啊!”说完,沈若夏故作咳嗽了几声。

  沈律平淡的道“夏儿快快起来吧,好生养着身子,回去休息吧,你与太子殿下有缘无分,爹爹也是无能为力啊!”“爹爹,您说的女儿都懂,二妹妹与太子殿下是相配的,我这身子,不知何时能够养好,还劳爹爹谅解”沈律看着面前的女儿惊讶了,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一句话都说不清楚的傻女儿吗!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沈若夏才放下心来,要不是橙儿之前给自己介绍了这个家的情况,不就被金如玉那副假惺惺的模样骗了吗,这个女人有很大的嫌疑,除了她,还有谁想要杀原主啊,这个父亲,也是够无情的,母亲死后,就立刻扶起金如玉做了正房,对这个女儿更是不管不问,从小在金如玉和她的女儿沈川妍的虐待下生活,好在,原主性格胆小,言语不清,否则,恐怕都活不到现在。

  “橙儿,我们今天出去逛逛吧,我好久都没出去玩了”“这,小姐你的身体……”“没事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能吃能喝的,不会有事的”说完就拽着橙儿出去,这霄凌国还是挺繁荣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小商小贩卖力地吆喝着,沈若夏兴致勃勃的去淘点小玩意,“小姐,你慢点,等等橙儿啊”“哇,好漂亮啊,老板,这个项链多少钱啊?”

  就在这时“站住,别跑,小崽子,看我不打死你”沈若夏好奇的回头望去,一帮男人,追着一个小男孩,生气的说“嘿,我就看不惯了,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孩子,”扔下手里的项链就向前跑去,“小兔崽子,你倒是跑啊,哼,看我不收拾死你”“慢着,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孩子,害不害臊”“呦,你是哪家姑娘,用得着你多管闲事吗,他打碎了老子的古董,还不赔钱,不打他,我打谁”看着面前那个粗莽大汉,这家伙,他这一拳下去,这小孩半条命都没了吧,沈若夏咽了咽唾沫,说“多少钱,我赔给你”“就你,哼”大汉伸出三根手指,沈若夏说“三两?”“你傻呀,三百两,一口价,没钱,就让我把他带走”“橙儿,橙儿,把钱给他,快点呀!”橙儿为难的看了眼沈若夏,走到她身边,悄悄的说“小姐,我们只有五十两,就算是回府,也很难凑到啊!”

  沈若夏呆住了,想着,这嫡女当的也太憋屈了吧,她清了清嗓子假声命令道“橙儿,你速速回府拿钱,我在这等你”说完,她向橙儿使了个眼色,橙儿会意,转头回府“喂,你不会是怕她不回来吧,一个大男人,难道连这么点胆量都没有吗?”说着,她牵着男孩上前,将手里的钱袋给了他“这是押金,你起码带我去瞧瞧我花钱买来的是什么宝物吧!”大汉看了眼钱袋,拿在手里掂了掂,转头带他们走去,一路上,小男孩紧紧的握着沈若夏的手,恐怕抛弃他,沈若夏看了看他,努了努嘴,示意跑路,她把男孩带到一边,在人群的最外面,看见前面的十字路口,拽着男孩就跑,“不好,他们跑了”大汉回头骂着“小崽子,就你们还跟我玩,追,打死他们”沈若夏松开男孩的手,对他说,你快跑,能跑多远跑多远,千万不要被抓到,如果,你实在没有地方去,就去沈府找我,我叫做沈若夏,快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