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八章 客饮局

我的书架

第八章 客饮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晚起早睡,无所事事,萎靡不振,沈若夏的生活就是如此,每次橙儿劝她开心些,沈若夏总是说道:“我还能有几天快活日子,能怎么着,我能去抗旨不成!”说罢,倒头就睡,“小姐小姐,既然,既然你说快活日子所剩不多,为什么不尽情的做些想做的事情呢?”

  沈若夏小嘴一撇,立马坐了起来,“对哈,我之前的精神劲儿呢”欢快的跑了出去,“小姐,你慢着点,等等奴婢啊!”

  不得不说这条街还挺热闹,店铺很多,还有挺多商人来往,沈若夏没有目的的走着,“姐姐,姐姐”沈若夏抬头望去,原来是名硕,几天不见,这小子长高,长帅了呢,看着名硕跑过来,沈若夏露出慈母一般的微笑,仿佛是看见自己一手培养的儿子,有所成就了似的。沈名硕惊喜的问“姐姐,你在这干嘛呢?”“没做什么,出来逛逛,你在学堂怎么样?”沈名硕突然傲娇起来,小脸满是骄傲,“先生说了,我很聪明”看着沈名硕骄傲的样子,沈若夏也是自豪(不要脸)的说“这点和我一样,都很聪明。”橙儿在一旁无语了,弱弱的说“这和主子有什么关系”

  为了奖励沈名硕,一路上买了不少的东西,最后去了客饮居点了一桌子的菜,连橙儿都对主子的财力竖出了大拇指,沈若夏张罗他们两个坐下,无奈的说:“这不,做了准王妃,唯一的好处就是钱多了,不然,怎么快活。”听着主子的话,橙儿也心酸了,是啊,主子什么时候都没有现在的月银多,离开了丞相府也许是个好事。

  “小二,要一壶桃花酿,再上些招牌菜”女子优雅的说着,沈若夏转过头看向她,原来是她那个娇滴滴的妹妹啊。

  她还是挺漂亮的,一件淡黄色衣裙,简单的发饰,衬得她温柔,不过,如果心再善些就好了。正在思索着,一道清澈的声音传来,“让沈小姐久等了”“参见太子殿下”太子轻轻的扶起她,沈川妍小脸一红,害羞的说“太子说笑了,能与太子有约是我的荣幸”看着这娇羞的模样,估计把魂都弄没了吧。

  “三哥,你说了今天请我的,我可就不客气了啊”风浩轩乐呵呵的说着,风洛寒黑线,说的好像你什么时候客气过似的。

  沈若夏无奈的喝了口酒,心想,可真是巧了,都凑一起了,“太子殿下”二人齐声说道,“三弟,四弟”“参见三王爷,四王爷”一番寒暄,听着这些客套话,沈若夏都要起茧子了,橙儿不安的小声说“小姐,咱们要不要过去行个礼,万一看到,多不好啊”沈若夏啃着鸡腿,不在乎的摆摆手“放心,他们看不到的,这有屏风怕什么,我猜啊,那三王爷不过是路过太子那里,碰巧能看见,不得不行礼,而咱们这稍微在里面,他们不会来的”说完,还不停的给名硕和橙儿夹菜。

  “姐姐,我吃饱了。”沈名硕拍了拍肚子笑着说,橙儿道“小姐,我们走吗?”只见沈若夏扔掉手里的鸡骨头,悠悠的说“我倒是想出去,但是,出去了,不是还要行礼,装模作样的问候,再坐一会也挺好,看看他们怎么尬聊。”悠闲地哼着小曲,仔细的去除虾线,一个又一个的给名硕和橙儿剥虾。“小姐,你不吃吗?”沈若夏神情一变,轻轻说“呃,你们…吃吧。”那不吃虾的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

  “三弟,这婚期在即,怎么不见你和川妍姐姐见面呢?”风一承故作疑惑的问。“正是因为婚期在即,才要避嫌,不急于一时。”沈川妍的小脸一红,倒是太子笑意盈盈的说“哈哈哈,也对也对,外面的流言蜚语信不得,不然真的以为是两位感情不和呢”“太子殿下想多了,三哥虽然不苟言笑,但也是有人情味的,我看到他的聘礼可不少呢,就连嫁衣也是请滕春阁的阁主,一针一线连夜赶制出的呢,可见他的用心。”风浩轩得意洋洋的说,心里盘算着,让你炫耀,虚情假意。风一承脸色微变,滕春阁可是有名的组织,不仅仅是衣物,还有刺杀,钱庄的买卖做,这几个国家根本不敢动他。

  “哈哈哈,凡尔赛吗!”沈若夏听着他们互撕很是开心。突然,一支冷箭射入,沈名硕坐在沈若夏的对面,清楚的看见,惊恐的站起来喊“姐姐小心”,沈若夏还没有反应过来,冷箭已经近在咫尺,一柄剑的乱入挡住了冷箭,但是,由于冷箭的速度很快,攻击力很大,还是划破了沈若夏的脖子。

  看着橙儿和沈名硕焦急的样子,沈若夏摇摇头安慰道“我没事”,转过头,注视着风洛寒,“谢谢你救了我”刚才的凶险让沈若夏清楚的明白,不是一个人想让她死。只有自己强大,才能保护其他人。风洛寒摇摇头,眼里却透露出一丝担心,握剑的手不禁紧张,轻声道“没事”风浩轩走过来紧张的说“嫂嫂,你的脖子流血了”风一承不怀好意的笑着说“三弟的武功果然精进了,英雄救美很是精彩啊!”沈川妍紧紧拉着沈若夏的手,故作抽噎的担心着。沈若夏没有力气去和他们演戏,便以受伤为由早早回府。

  转眼间,婚期到了,火红的嫁衣映衬着那张白嫩的脸庞,她看了看自己笑了出来,真的很漂亮,如果,是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一定希望让他看见这样的自己,但是,现在,好像都不重要了。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她能感觉到周围欢快的气氛,和她的死气沉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脚踏入这里,便是笼中雀。沈若夏坐在大红色的婚床上,紧张不安的抓着手指,这一切,终将是要来了。“小姐,要不要吃点东西”橙儿心疼的看着她,沈若夏摇摇头,轻声说“我们算是从一个牢笼逃到了另一个牢笼,是福是祸,就看以后了。”

  门吱的一声,缓缓打开,大红色的喜袍映入眼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