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十三章 利用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利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早上,风洛寒的军队开始点名,士兵们站好军姿等待着,而这时的沈若夏还躺在床上会周公呢,“王毅……王毅,王毅在不在”将军大喝着,沈若夏从梦中惊醒,“不对不对,我是王毅王毅,不是沈若夏啊。”急忙的趴下了床,穿着盔甲跑了出去,看着外面的士兵,沈若夏胆怯了,弯着腰,一步步的向前走,“王毅去哪了”,沈若夏急忙的跑出来“我在这,”将军看着沈若夏的服装,脸都绿了,这盔甲可以披着吗!气愤的说“你是来干嘛的,会不会整理自己,赶快收拾好别耽误大家时间”。沈若夏大声喊道“是”。

  “三哥,这个小兵也太随意了,难道是来郊游的吗,要不要让我去教训他”。风浩轩稍有些生气的说,“你一个王爷不要插手军队的事,你我都一样,我们是奉命平乱,军队只能有一个将军,容不得第二个人去指挥。”风洛寒看着沈若夏自己整理衣服,也是有些无奈了,这样子确实不像是个好兵。

  沈若夏跟着队伍,这一路走来是又累又饿,幸亏自己走的时候带了个馒头,“王毅,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沈若夏津津有味的吃着馒头没有回答,“王毅,王毅,问你话呢。”沈若夏愣了愣,“啊啊,不好意思,我没听见。”小兵无语的说“你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只有战争结束了,才能回家,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才行。”沈若夏看着这个小兵,也就二十左右,黝黑的皮肤,可以看出他的常年奔波,大大的眼睛,充满着希望,沈若夏看着他,好像扫走了心里的阴霾,微笑着点了点头,说着“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三哥,我们这马上就要进城了,为什么城门还没有开?”风洛寒轻声说“马上就会开的,他在等着我们的信号。”风浩轩摇摇头,不明所以,“这是秘密,你记住,到了这里,如果没有我亲自传话,不要相信任何人,这里一定会发生些大事,保护好自己。”风浩轩似懂非懂的挠挠头。

  风洛寒的关心总是这样的,没有太多温暖的话,也没有袒露太多的担忧之色,或许在他的人生中,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他的母妃,朝廷动荡的幕后主谋,都是他要探索的谜团,风浩轩是当今皇后的儿子,他对自己很好,皇后也是待他如亲生儿子一样,所以他不能让风浩轩有一丝危险。沈若夏,他可能是在乎的吧,但是,这个在乎,与这些大事相比,她只是最小的一部分,而且还是最不稳定的一部分,如果她真的是宰相的奸细,决不会手下留情。

  一个信号发射出去,城门缓缓打开,风洛寒率领着大军进城,街道上空无一人,衣服,包袱,工具杂乱无章,房屋破烂不堪,走到州府衙门,衙门的牌匾已经打落,断裂在地上,看着这一番景象,风洛寒眉头紧皱,找来县令,县令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说“这都是因为一场虫灾啊,这场虫灾让我们方圆五百里没有一块地有了好收成,八月份的时候,我们向朝廷上报,朝廷让我们自行解决,到了九月份的时候,朝廷说会提供救济粮,可是这一等就是一个月啊,这一个月内有好多的人来闹事,朝廷也没有下达通知,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安抚民生,百姓对朝廷越发的失望,组建军队闹事,为首的几个更是宣称我国……我国已亡啊,我把自己的家产变卖,买来粮食,只不过短短的维持两日,街上的人见人就抢,牲口家禽都已经宰杀,恐怕,下一步就是,就是吃人了呀,王爷啊,我真是无计可施了。”老县令声泪俱下,风洛寒连忙起身请县令起来,“你放心,本王自会调查清楚,给你们一个交代。”

  沈若夏和士兵们在一起,悄悄地找了机会溜了出来,拿起随身的纸笔写信“风洛寒已经到达南城,准备彻查救济粮延缓的事。”她寻找着钱庄,这个街上太奇怪了,没有人,也没有商铺开门,只有阵阵冷风吹过,突然间一支箭从她面前呼啸而过插在了墙壁上,箭上还有一个纸条“不必传递消息,速速回京。”沈若夏看到纸条上的字,很是惊讶,这么就不用我了,为什么呢?难道……难道他们准备动手了,那风洛寒他,他会不会有危险啊。

  晚上,她悄悄潜入风洛寒的院子里,看看风洛寒有没有危险,心里的愧疚让她不敢去面对风洛寒,自己的命握在别人的手里,一步步的棋,都是自己走的,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刷刷刷,几个黑影飘过,他们轻轻的戳破窗户,似乎在吹着什么烟,然后翻进窗户,接着里面响起了打斗的声音,外面也喊着“推翻朝廷,推翻朝廷。”外面也喧闹了起来,兵器之间碰撞的声音,让她害怕。

  风洛寒一脚将一个黑衣人踹出门外,整扇门被撞到,他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身体上多处创伤,看来是那个烟起的作用,让他没有力量去打斗,铿锵有力的问“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又为什么要设计朝廷。”即使他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了,但是,他的声音却还是没有丝毫胆怯,“这和你无关,你只需要知道,会葬身于此就好了。”风洛寒擦了擦嘴角的血,阴冷的说“看看到底是谁会葬身于此。”说完,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几个黑衣人蜂拥而上,男人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似乎是内力,震慑着他们,可是蓝色的光芒越来越弱,黑衣人也仅剩一个,沈若夏看得出来,风洛寒已经疲惫不堪,勉强的支撑着身体,黑衣人张狂的大声笑着“你死定了。”黑衣人迅速起身一剑向前刺去,此时此刻沈若夏离风洛寒最近,她飞快的跑了出去,迎面冲向风洛寒,利剑刺进了沈若夏的背部,与此同时,风洛寒的剑刺破了黑衣人的喉咙,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根本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对上沈若夏明亮的眼睛,沈若夏艰难的抹出一抹微笑,缓缓的说“对,对不起我……我后……悔了。”

  看着晕倒的沈若夏,风洛寒的心一痛,没错,他知道是她,他一直都知道是她,“对不起,是我利用了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