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十四章 回京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回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夜,风洛寒守在沈若夏的房门外,听着里面急救的声音,第一次,他开始怀疑自己,沈若夏确实是宰相的奸细,他也是真的利用了她,但是,他没想到她会替自己挡箭,在她的眼里,看到了愧疚和悔恨,“我后悔了”更是直击他的内心。

  “王爷,已无大碍,切记要经常换药,不可劳累,动怒。风洛寒点点头叫人送走大夫。

  看着床榻上脸色惨白的沈若夏,内心复杂,守在她的床头,一点点回忆,他和她的经过,是啊,她又做错了什么,在那样的内宅中生活,时刻小心翼翼,却依旧顽强抵抗,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她又怎会如此,更何况,最后舍命救自己呢。

  “水,水,我想喝水。”沈若夏轻吟着,他急忙跑过去,拿起茶壶倒水,慢慢扶起沈若夏,一点点的喂水。“咳咳咳,”一时太急,呛到了自己,“慢一点”听着熟悉温柔的声线,沈若夏从恍惚中清醒过来,猛的抬头,迫切的说“风洛寒,你……你不是死了吗,不对,我,我应该是死了。”看着她神经的乱说胡话,风洛寒好脾气的安慰着“你没有死,我也没事。”沈若夏听了如释重负,开心的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男人不经意的笑了“你很希望我有事?”沈若夏突然一惊,坏了坏了,绝不能让他知道我是宰相的奸细,不然死的更快。她镇定下来,笑嘻嘻的说“没有,怎么可能,你死了,我不就成寡妇了,那可不行。”男人认真的盯着沈若夏说“最好如此,我活着一天,你就不会守寡,而且,我活着,你就必须是我的王妃。”风洛寒的话温暖着沈若夏,她不自觉的竟然答应了,也许是她喜欢这种温暖吧。

  这几天,他们正在处理刺客的事情,沈若夏听下人说,王爷料定在到达当晚他们会有所行动,将全部的军队留在了外面,自己的房间并没有人看守。

  坐在床上,沈若夏心想着,既然这风洛寒猜到叛乱,为什么一定要吸入毒烟呢,而且,他怎么确定那些人知道他到达的具体时间呢。糟了,他是不是知道有奸细了,想到这,沈若夏害怕了,安慰着自己道“不会的不会的,如果知道了,他会杀了自己的,更不会对我好啊。”

  她被自己折磨着,大喊着“不会的,不会的。”门开了,男子笑着走进来“什么不会的。”眼前的沈若夏吓了一跳,急忙道“没什么,没什么,那个叛乱的事处理完了吗?”风洛寒坐在凳子上缓缓的说“处理完了,情节严重的斩首,其他的安抚,救济粮明日便会到达。”听着这些,疑问着“为什么才下来呢。”男人叹了一口气“因为朝廷从来都不知道南方的虫灾如此严重,每次递来的折子都是好转,已经控制住了。”“这不是欺君吗,这要饿死多少百姓”沈若夏生气的说。

  这打抱不平的气势,惹得风洛寒一阵笑,沈若夏咽了咽口水,害怕的说“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对我笑,太可怕了。”听着这番话,风洛寒的剑瞬间黑了,严肃着问“你为什么扮成王毅,不在王府待着,跑到这里来了。”沈若夏心虚的说“我这不是怕你有危险吗,这王毅我见过了,他只是个孩子,半路被人抓来,平乱胜利,他就可以回家了,我这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风洛寒听着她的谎话,眉头一皱,虽有些失落,她没有对他说实话,但是,他相信,她担心自己是真的,哪怕是因为愧疚而担心他。

  第二天,风洛寒来看望沈若夏的时候,她穿着盔甲,准备与他一起回京,他生气的说“堂堂三王妃,怎么可以穿成这个样子”沈若夏无奈的说“我也没办法,都告诉橙儿对外界说我生病了,撒了谎,这要是大摇大摆回去,不一定成什么样子呢。”更何况,千万不能让沈律知道自己没有回去。风洛寒想了想叫人给他拿了男装,安排一辆马车,她的伤还没有好,马上回京已经很累,不能再加重她的的病情了。为了掩护她,风洛寒声称自己受伤未愈,要求乘坐马车,这个理由确实可以。要知道那可是身中三箭,也能大杀四方的人啊。

  一路上,风浩轩时不时的也去坐马车,说是要照顾风洛寒,结果每一次照顾的人都是沈若夏。

  “三嫂,来来来,这是我给你摘的野果子,已经洗过了,快吃吧。”沈若夏也是不客气的接着,他们俩说着玩笑,总是有共同话题可以聊,沈若夏给他讲很多笑话,马车都要被他笑翻了,沈若夏看着他笑自己也很想笑,风洛寒全程无聊至极的看着他们,她的笑话是很好笑,但是,为什么他笑不出来呢,有很多次,沈若夏笑的太厉害扯痛了伤口,风洛寒都会把风浩轩赶下去,看着恋恋不舍的风浩轩,风洛寒更是恼怒。

  五天后,他们到达了京城,沈若夏悄悄地回到了逸清苑,卸下男装,又恢复到了吃吃喝喝的日子。

  朝堂上,“回父皇,儿臣已经查明叛乱原因,救济粮的延缓导致百姓不安,被有心之人利用才掀起了这一场闹剧。”皇上生气的拍了拍龙椅,“救济粮是谁管辖的,朕为什么不知道虫灾,到底是谁欺上瞒下,洛寒,把参与这件事的人都给我狠狠严惩。”

  日子过得极快,转眼间到了下个月,这一个月内沈律并没有联系她,也没有给她新的任务,明日,她就去沈府要解药,晚上,沈若夏的身体突然剧痛,仿佛有成千上万的虫子在啃食着自己,不仅要吃她的血肉,骨头都不放过,她痛苦的呻吟着,用力的咬着被子,额头上布满汗水,多少次她想喊橙儿过来,又怕露出马脚,一次次的忍受着,疼晕过去。

  第二天,橙儿端着水盆来侍候洗漱,却看到瘫倒,疲惫不堪的沈若夏,慌了神,扔掉水盆又哭又喊的跑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