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十七章 献吻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献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表达过心意后,沈若夏与风洛寒的相处模式简直让人大跌眼镜,尤其是那死人脸,他无论多晚下朝,多晚处理完公事,都要拉着沈若夏一起吃饭,搞得沈若夏每天在睡梦中被抱到饭桌前痛苦进食。

  这不,今天晚上又是如此,外面下着小雨,风洛寒洗完澡换好衣服后,又屁颠屁颠的拿着食盒走到逸清苑内,在门口守夜的橙儿看到来的人,捂嘴着笑,又开始了,她推开门走进去轻轻的叫醒沈若夏,沈若夏睡眼惺忪的看着橙儿,听到“小姐,王爷又来了。”原本没睡醒的她,一下子来精神了,连忙下床把门关的死死的,“橙儿不要出去,也别出声,这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咚咚咚,敲门声一次又一次的响起,屋子里的人就是装作听不见偷偷的笑着,直到敲门声停止,沈若夏大字型的躺在床上,拉着橙儿上床睡觉,就在这时,窗户突然开了,夹带着外面的细雨微风涌入屋内,男人拍了拍衣服,将食盒放到桌子上,不顾沈若夏的愤怒径自走向她,“我就知道你没睡,饿醒了吧,要不要一起吃啊!”橙儿偷偷的笑着,一点点的挪出去。

  沈若夏被迫吃饭,尽管这饭好吃,但是也不能总是吃啊,吃了这么多也不消化还会长胖的,她决定和风洛寒谈一谈“风洛寒啊,我想……”还没等她说完,风洛寒打断她,面带微笑的说“你叫我什么!”看着微笑,实则那冰冷的眼神,简直比之前死人脸还冷冽啊,沈若夏结巴的说“王……王爷?”风洛寒眼神凌厉的看着她,

  “呃,呃哈,那个呃,哦……洛寒”风洛寒笑笑点了点头,沈若夏虚惊一场接着说道“你看,你每次这么晚回来拉着我吃饭,我都胖了多少了,所以你能不能回自己的房间里吃啊?”风洛寒没有说话自己吃着饭,不时的还往沈若夏的碗里夹肉,没出息的她还是吃了,毕竟这王府的伙食太好了。

  风洛寒吃完饭,坐在凳子上悠闲地喝着茶,沈若夏倚在床头困的低下头,风洛寒突然起身,沈若夏庆幸着总算走了,“行,那您慢走哈,晚安喽!”没等沈若夏上床,风洛寒已经坐在床上,沈若夏跳到地上狂躁的说“到底要干嘛呀,陪吃饭,陪唠嗑,还要陪睡觉,三陪呀!”风洛寒脸色一黑,陪自家的相公还有怨言了?沈若夏“啊啊啊我不管,你必须给我下来,我要睡觉了。”一只大手搂住她的腰肢,将她揽上床,一个翻身,压在她的上面,邪魅一笑说“难道不应该一起睡吗?”又翻身把她抱到了床的里面,这下沈若跑都跑不出去。

  “我……我告诉你,我只是接受了你对我的告白,但并没有接受你啊,更更别想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说话,风洛寒不禁觉得搞笑,“我会让你接受我的,现在只想睡觉。”说完搂着沈若夏闭上眼睛,留下沈若夏不自在的挣扎着,挣扎累了,她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上,沈若夏伸了伸懒腰,风洛寒早已不在身边上朝去了,因为一晚上没有动,像是被绑在床上睡了一夜,浑身酸痛,梳洗了一番,橙儿带着沈名硕来看望沈若夏。

  沈若夏见到沈名硕热情的拉他坐在她的身边,沈名硕哭着说“姐姐,姐姐你好些了吗,再也不要丢下我了。”沈若夏哽咽着“对不起,我不会丢下你了,即使死了也不会丢下你了。”随后,她做了很多好吃的,还有许多沈名硕从来没有见过的,正在他们准备动筷子的时候,风洛寒和风浩轩赶来了。

  看着这两个人的到来,沈若夏的脸黑了,不悦的说“又要倒胃口了。”风洛寒若无其事的坐在沈若夏旁边,自然而然的给她夹菜,风浩轩看着不同以往的三哥,惊讶的说“三哥,你什么时候转性了。”

  风洛寒没有回答,他便转头问橙儿原因,橙儿笑道“这当然是因为我家小姐贤良淑德,落落大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厨艺非凡,举止优雅……”沈若夏尴尬的笑了笑,一只手拉着橙儿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再说了,风洛寒和风浩轩努力的憋笑,就连沈名硕都忍不住笑了出来,风浩轩竟敢笑出声,沈若夏看似温柔的说“你是不想吃饭了吧!”吓得风浩轩立刻闭嘴,毕竟这饭是好吃的。

  一餐过后,风洛寒和风浩轩走进了书房商讨着事情,“浩轩,我决定了,三天后就去寻找绝痕草和源头之水,毕竟我的母亲也是那里的人,南平国,我是去定了。”风洛寒的决绝让风浩轩有些担心,他知道风洛寒不是一个莽撞的人,但是这件事他并没有考虑的很周全,

  “三哥,我陪你,无论去哪,我都会陪着你。”“这不是开玩笑,那个地方凶险得很,不能带你去。”

  风浩轩毫不退让地说:“我必须要去,你去救嫂嫂我定要出一份力。”风洛寒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他,必要的时候,让他提前回来。

  晚上,风洛寒又一次的上了沈若夏的床,沈若夏气乎乎的坐在凳子上,风洛寒讨好似的说:“你过来,我和你说一件事。”沈若夏不理他,他又一次说:“是关于你的,难道不想听吗?”看着诡计多端的风洛寒,沈若夏半信半疑的走了过去,突然一只大手又一次的将她揽在了床上,沈若夏气愤的看着他,大声的说:“风洛寒你总是耍我……”没等沈若夏说完,风洛寒的唇附在了她的唇上,吞没了所有的语言,沈若夏怔怔的看着他,挣扎着,风洛寒紧紧的拥吻着她,慢慢的沈若夏放弃了,任由他吻着,

  不久,风洛寒将她搂在怀里,声音低沉的说“三天后,我们就去寻找源头之水和绝痕草。”沈若夏一时没有说话,苦笑着“能找到吗,那么危险,我不想你为我受伤,我的时间足够了。”风洛寒有些生气的说“这不仅仅是你的命,还是我的命,你和我在一起的时间一百年都不够。”

  沈若夏看了看他,深情的吻着他,她想,她是真的爱上他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