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二十二章 一别两宽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一别两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若夏一个人在迷雾里苦笑,现在森林已经恢复了本来的面貌,而她也和风洛寒走散了,弥漫的烟雾转瞬间增多似乎要吞噬她,而风洛寒却在另一个时空里看到了不一样的沈若夏。

  她背着包乘地铁上学,如果放假,就一天赖在床上,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下床,转眼间又回到了她的小时候,她的父亲母亲常年吵架,沈若夏也经常被打,瘦弱的她躲在房间的角落里,抱着双膝,埋头痛哭着,她的母亲也不是很喜欢她,因为她是一个女孩,更是因为他的父亲出轨让她的母亲对婚姻失去了希望,新年时做了一道蒸虾,十一岁的沈若夏等着妈妈给她剥虾,那一天她的母亲再也没有回来,原来是那天母亲去寻找加班的父亲,在父亲开车回家的路上,两人因为争吵,不慎发生了车祸,从那时起,她就成了孤儿,因为家里的财产,在亲戚家长大,她自卑害怕,什么事情都要抢着干,受到了委屈也不敢说,上了大学后,她搬出来住,租了一个只有三十平方米的小房子,省吃俭用的活着,直到有一天一道闪电将她送到了这里。

  画面一转,沈若夏面对沈律,坚定的说:“解药不要也罢,哪里有什么背叛,不过是心寒罢了,像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当我的父亲,风洛寒还不知道我的事,你的计划也没有人知道,这是我给你留的最后一丝颜面,如果,你敢伤害风洛寒的话,我定让你不得好死,如今,我们父女之情就到此为止吧。”沈律气愤的看着她,又无可奈何,毕竟现在还不能和风洛寒撕破脸皮。

  看到这里,风洛寒的心隐隐发痛,自己利用了她这么久,不信任她这么久,甚至还把她当做诱饵,牺牲她的生命。

  风浩轩和橙儿也看到了自己在意的人的往事,橙儿看到了两个沈若夏,懵懵懂懂的知道了现在的沈若夏不是之前的沈若夏,一时没有办法接受,黯然的坐在那里,而风浩轩看到了自己的母妃竟然间接的杀害了风洛寒的母亲,久久不能平静,自己的母妃明明对风洛寒那么好,怎么可能会杀了他的母亲,难道是因为愧疚吗。

  渐渐的,薄雾退去,而他们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森林尽头,森林尽头是悬崖,他们看清彼此,风洛寒最先跑过去抱住沈若夏,激动的说着:“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辛苦,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沈若夏冷笑着用力的推开他,“辜负我,呵,王爷何时辜负我,如果不是肃鸿提醒,我是不是都已经死在沈律手里了,尽力护我周全,真是可笑,没错,我在中毒后利用了你,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一直利用着我,太可笑了,你对我的感情有几分真?又有几分利用?如此,你我的情分到此为止。”风洛寒听着这些后悔不已,羞愧的看着她,他多想挽回,在利用她的过程中,他也对她有几分好感,但是和他的计划比起来微乎其微,一时间风洛寒无法辩驳。

  橙儿这时也没空去想真正的沈若夏已经死亡的事,本能的去搀扶沈若夏,哭泣着说:“小姐你还好吗?”刚扶住沈若夏的肩膀,橙儿突然撒开手,哽咽的说:“你不是我家小姐,为什么要骗我?”沈若夏突然失去支撑,踉跄了一下,哀痛着说:“为什么?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来到这里,你家小姐去了哪里,自从来到这里,我只有接受这些,你们扪心自问,我有没有伤害过你们,在这里,只有橙儿和名硕对我好,风浩轩逗我开心,而你风洛寒你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也给了我撕心的痛,现在,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沈若夏决绝的看着他们,小胖熊迷迷糊糊的从沈若夏的衣服里钻出来,看着满脸泪水的她,蹭头安慰着,风浩轩不可思议的看着沈若夏,怎么也没想到她不是沈家大小姐。

  黑龙不知何时从悬崖下面跃起来,四面八方的蛇涌现,接连的向他们涌来,风洛寒想保护沈若夏,急忙跑到她的身边,一条花纹绿蟒咬向沈若夏,风洛寒转手一拉,将沈若夏带走,突然间沈若夏松开手,将他推到了一边,一只三头鸟从风洛寒身边擦身而过,沈若夏决绝的说:“我们两清了。”说完便跳下悬崖,小胖熊也躲进沈若夏的衣服里和她一起下落,随后那些花蛇,三头鸟,黑龙全部蜂拥而下。

  风洛寒在悬崖上大声哭泣着,沈若夏在向下落时,一滴滴清泪撒在了她的脸上,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这样结束吧,悬崖上的橙儿趴在地上哭着说:“对不起小姐,不管你是谁,我都是你的奴婢啊,你不是说过我们是好姐妹的吗,不要这样离开我。”风浩轩跪在悬崖上一声不吭,是他自己,是他自己逼死了她,让她伤了心,在最后关头,她又救了自己,而自己反而利用她,这样狡诈的自己,确实配不上善良潇洒自在的她。风浩轩抓住风洛寒的衣领,愤恨的说:“你怎么能如此对她,开始,我们确实对她抱有敌意,我还以为接下来的相处,会让你改变看法,没想到,你竟然一直利用她,对她的好都是假的。”风洛寒反驳道:“没有,我对她的感情是真的,只不过,我认清自己的心很晚,我以为自己可以利用她,不会伤害到她,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

  沈若夏跌倒了谷底,被一片叶子接住,下面的世界简直是不可想象,那里的植物非常高大,而自己特别渺小,这个叶子就有三米宽,四米长,怀里的小胖熊感受到了沈若夏的动作,颤巍巍的从衣服里出来,“喔喔喔……”沈若夏摸摸它的头,“只有你和我在一起,也好啊,起码有个伴。”

  风洛寒不顾他们的劝说,仍然要自己下去查看,一定要找到沈若夏,即使是死,他也认了。

  
sitemap